扫码订阅

今天,为还没出生的宝宝在找儿歌,不经意间选择到了儿时百听不厌的一首—《爸爸的草鞋》,80后的我们对这首儿歌都耳熟能详,然这首歌的内涵是什么?难道真的是歌颂一个身为船长的父亲吗?儿时的我一直到今天以前都是这样认为的,直到今天再仔细的看了歌词,才发现其中另有韵味。

歌中这位“爸爸”的经历正与国军52军从长城抗战到撤往台湾的经历相吻合,《爸爸的草鞋》说的就是52军的故事,这首歌有着曲折的历史背景。

以下转自百度贴吧:

先把歌词贴出来:

歌词:

(独白)爸爸有双草鞋, 搁在鞋柜台上,他常默默盯著它望。仿佛注視著茫茫大海的一艘船, 忽然一顆泪滴到鞋上。映出這段往事, 好長, 好長。

草鞋是船,爸爸是帆。

奶奶的叮咛载满仓。

满怀少年时期的梦想,

充满希望的启航、启航!

船儿行到黄河岸,

厚厚的黄土堆上船。

夜来停泊青纱帐,

天明遥望山海关!

(早在1933年,日寇侵犯长城各关口,中央军第2师,第25师受调北上与83师,编成第17军(52军前身),在长城抗战中英勇抵抗,立下了功劳。)

草鞋是船,爸爸是帆。

奶奶的叮咛装满仓。

一股离乡的惆怅噎满腔,

蓦然回首又将启航、启航!

一路跋涉到江南,

洞庭风景无暇看。

峨嵋山下好荒凉,

不堪回首泪暗弹!(在艰苦的八年抗战中,52军转战南北,英勇守土,是国军中的一支精锐主力。1940年法英战败后,滇缅公路被切断,西南门户大开,日寇有从越南方向入侵云南的危险。关麟征的第9集团军(52军是其主力)和卢汉的第1集团军紧急奉调长途跋涉入滇,从此52军在滇南担任国境守备4年之久。44年强渡怒江,进入缅甸,追击倭寇,并与远征军会师)

草鞋是船,爸爸是帆。

故国的叮咛不敢望。

强忍无奈小别的悲伤,

信誓旦旦又将启航、启航!

船儿行到澎湖湾,

多劳妈妈来操桨。

深情勃勃升起疲惫的帆,

又冲破了许多风浪。

草鞋是船,爸爸是帆。

远远的故乡在召唤。

满载半世纪漂泊的沧桑,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靠港…… 倦航的船儿快来靠港、靠港……

(抗日胜利后。52军被调到东北战场,参加内战。后于上海战役后撤到台湾,曾驻澎湖。当年他们从上海撤退即开往澎湖列岛的马公岛驻扎。)

1980年7月30日晨,香港伊丽莎白医院。一位已昏迷不醒的老人被送了进来。在急救过程中,医生和护士发现老人胸前疤痕累累,以为是过去动什么手术留下来的。当得知这位老人是昔日的抗日名将,那些疤痕是与日寇在长城古北口血战中,被倭蔻手榴弹炸伤留下的,人们不禁肃然起敬。两天后,老人病逝。这位老人,就是国民政府在大陆期间所任命的最后一任陆军总司令——关麟征.

这首歌词与曲都为叶佳修所写。但他是了解潘安邦的背景,并从他的角度写的,所以潘安邦唱起来,更契合。这首歌描写的就是潘安邦的祖辈的故事。

演唱者潘安邦背景:潘安邦的爸爸名叫潘时骅; 是国军少将, 参加过抗日战争, 李登辉时期总统府会计长;潘安邦的爷爷名叫潘国纲, 是民国时期师长, 参加过北伐战争。

千里驹师”25师隶属于52军,中央军嫡系。其师长,副师长曾是赫赫有名的关麟征和杜聿明 。无论德械师和美械师都是较早改装的。早年和红军累次交手,胜多负少,名气很大,而且善于学习经验。发现红军特别能跑后也把行军神速当做该师特点。这在当时的国军中是个特例,一般的说,国军跑不过红军是普遍现象,很少有25师这样铁脚板的。 1933年,25师第一次施展其千里奔袭的本领,七天时间行军九百公里参加长城抗战,和中央军第2师,83师一起在长城古北口要塞和日寇血战一个多月,25师几乎被打残,但也给日军以重创。回到内地整编后又在抗战爆发后参加了台儿庄战役长沙会战等。“兵贵神速”,速度就是战斗力,25师无论是增援还是奇袭都快捷迅速,甚至撤退都能很快摆脱敌人追击。渐渐的,“千里驹师”开始叫响,名气也跟着52军大了起来。

坂垣征四郎评价说:“关麟征的1个军应视为普通支那军10个军。”蒋介石在武汉珞珈山军官训练团讲话时说:“中国军队如都像52军那样战斗力强,打败日本军队是不成问题的。”作为52军主力的25师战斗力可见一斑。抗战后期,“千里驹师”随52军南下驻防中越边境,后又到越南受降,驻军越南。于是这匹“千里驹”在中国的大地上南北驰骋,甚至跑到了国外。

一首简单的儿歌,有如此的韵味,怪不得儿时的我能听的津津有味,大家觉得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