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虎啸南疆》之十 踏出国门 水口关外是战场 初战胜利 神兵夜半袭孤山 (二)

(二)

我团投入战斗后,各部队行动迅速,进展顺利。最振奋人心的是一营一连攻克孤山的胜利消息。

在一比二万五的军用地图上,通往复合县城和格灵地区的公路在大弄交会,在公路交叉点的中间,有粒比芝麻还小的小黑点,地图上标注的名称叫瞥敦,当地百姓叫观音山,部队叫顺了口,称为孤山。它高200来米,孤零零地拔地而起,直插云霄。陡峭的山崖,刀削的石壁,怪石嶙峋。茂密的荆棘丛中部满了天然洞穴,真像是一座鬼斧神工的巨大碉堡。盘踞孤山的越军在山上构筑了地道,在东、西、南三面设置了各种火力点。环绕孤山的四周是又深又密的甘蔗林,狡猾的越军结合复杂的地形,构筑了环行战壕,并以山为依托,以反坦克武器为主组成了强大的火力网,封锁住通往复合和格灵的必经公路。我路过那里时特别注意了观察,发现公路在这里有较大的坡度而且有一个很大的转弯,无论是坦克或者汽车在这里必须减慢速度,否则就只有翻车。我第一线作战的友军,进行了几次强攻都受到了挫折,损失了好几辆坦克和汽车,进攻受阻。这时东集团的穿插部队在那冈河时被越军炸毁水库阻塞了道路,一部分已经突入了纵深,大部分穿插部队被阻在了后面,过不去。军区领导立即指示没有穿插进去的部队,主要是炮兵和特种车辆改道从复合穿插,一是支援突入敌纵深里面的部队,二是达成合围高平之敌的战役企图。如果孤山这颗钉子拔不掉,大部队插翅也飞不过去,不仅使孤军突入敌纵深的先头部队处境危险,合围高平之敌的战役计划也会功亏一溃。急啊!各级指挥所乃至总部都把眼睛盯在了这里,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拔掉这颗钉子!

2月19号下午我们部队一进入越南境内,上级就把这个举足轻重的艰巨战斗任务交给了我团一营。一营营长苟传楷,教导员程先明立即亲自带人,利用夜暗潜伏到孤山脚下进行侦查,并连夜召开“诸葛亮会”。根据孤山右面是大山,左面是河流,地形复杂,大部队展不开,重火器用不上的特殊环境,决定采取奇袭和强攻的办法,不惜任何代价攻克这个堡垒,拔掉这颗钉子。他们决定以一连为主,在三个步兵连队抽调16名战斗骨干组成敢死队,这些战士个个身体强健,技术精湛,作战勇敢,都是共产党员,他们在一连副连长方华友的带领下,配备了各种武器弹药,携带了必要的攀登工具,在沉沉夜幕的掩护下,迅速隐蔽地向孤山摸去。

越军有一个特点,夜间不轻易射击,他们害怕暴露自己的射击位置而遭到我军毁灭性的打击。

子夜的战场异常的寂静,只有混杂着火药味的夜风,吹刮着茂密的甘蔗林发出阵阵哗哗地响声。我16名敢死队员分成战斗小组,悄然无声地向孤山上爬去,陡峭的绝壁爬不上去,就搭人梯,上面的战士踩着下面战士的肩、头,慢慢向上送。后面的战士抓住上面战士的脚轻轻地向上吊。前面的战士不小心踩落了石头,后面的战士赶快用身体顶住。不少战士的手扎满了刺,鲜血直流,感觉不到疼痛,有的战士指甲殴翻了都没有意识。他们的责任太重大了,他们肩负着成千上万人的生命,甚至关系着整个战役的成败!他们知道在他们的身后有各级领导在注视着他们!祖国人民在期盼着他们!使命,责任,让这些平凡的战士创造了奇迹,他们居然在越军一点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攀上了山腰,攀上了山顶,并监控住了山腰的一个洞口。按照与指挥部的约定信号,他们将胜利到达山顶的消息告诉了指挥部。天一亮,上级下达了攻击的命令,担任主攻的一连在连长钟炳辉和指导员鲁声树的指挥下,迅速向孤山发起攻击。越军见我军发起进攻,依然按照他们过去的如意算盘,赶快从孤山内钻出来,沿着孤山脚下的战壕进入阵地,准备对抗我军。这时潜伏在孤山上面的16名敢死队员,一阵雨点般的手榴弹摔了下去,紧接着就是猛烈的冲锋枪子弹从天而降,越军死伤大半,知道我军已经控制了山顶,无法与我军对抗,立即拖着未死的伤员撤进到孤山洞内。我地面部队立即控制了孤山脚下的地面阵地。越军就像一群没头的耗子,全部龟缩在洞内。此时团工兵排已经拉来两吨TNT炸药,在一声巨大的响声中,孤山被炸去半边,龟缩在洞内的越军全部埋葬在了这天然的棺材内。强大的气流卷着火光,似报捷的信号与冉冉东升的红日相映成辉。孤山这颗留下我军仇恨的钉子终于被拔掉了。

当时担任一营教导员的老乡、战友陈先明亲自组织指挥了这次战斗,他回忆了攻打孤山的全过程:

“1979年2月19日下午两点,我营为486团先头营,从龙州出发向越南边境进发。全营乘车摩托化开进,当进至距龙舟大桥3公里处时,见沿途公路两侧摆了不少从越南拖回被炸坏的汽车和坦克。团长陈显文,参谋长张树清拿着作战图在路边拦下我们,让营长苟传凯,政教陈光明受领任务。他们简单介绍了友军作战情况,及前方部队经过的两侧山头均有越军防守,让我营为先头营,直攻越南复合县,乘车行进中进入战斗,并随时听团部电令。大约在下午三点左右我营通过龙舟大桥,这时行车缓慢,见右侧山头枪声密集,友军正在攻击,车边有伤员和抬下来的烈士经过,左侧村庄被炸平,并有被炸死和炸飞的尸体,肢体。前方车队停止不前,说要让炮兵炮击前面的孤山,掩护山那边撤下来的汽车和坦克。这是所有干部战士见到的有生以来最真实的战斗场景。就在车队停止不前等待炮击孤山,掩护车队通过时,团部电令我营下车,加入战斗,攻下孤山,拔掉钉子,打通阻止威胁我军进出复合的通道。这时大约19日下午4时左右,全营下车,向左面开阔地开进,一连在前,营部,二连,三连,炮连,机枪连的顺序开进。当进到被炸毁的村庄时,只见遍地宣传单,还有地坑里被炮弹炸死的越南士兵和村民。营长命令部队停止前进,原地隐蔽待命。营长,政教 通讯班,一连一排保护营长,政教抵进孤山侦察地形及敌人火力配置。这时团政委杨兆金率保卫股及组织股长赶到,并交代这是我团出境第一仗,一定要打好,做到初战告捷,首战必胜,并留下组织股长跟随我们。

营长,政教率一连一排少数兵力做掩护,抵近到孤山200米处,三面观察地形,并听取友军攻打孤山失利的情况。在晚上大约10点左右,听到孤山里有婴儿啼哭声。孤山高200米,正前方是一片甘蔗地,开阔平坦,向一个大木墩放在通往复合合广渊两县的交叉路中间,山体边有很多小洞,友军介绍他们一个营没有攻破而伤亡较大,后让炮兵掩护炮击孤山,并让一个加强连配髙机六挺,在炮击孤山的同时,高机平射孤山,让进出部队通过。

我们将侦察和勘察地形的情况报告团部,团部命令我营尽快定下作战方案报批。大约在8时,我们上报了偷袭加强攻的方案,团部马上同意此案,并加强三挺高射机炮,由高机连付连长黄德家指挥作战。12时开完营党委会,并确定由一连主攻,三连助攻,二连预备队,机枪连陪属给三个连队,炮连在一连后配置,参加团炮火袭击,掩护一连强攻。偷袭小分队由一连付连长方华友为偷袭敢死队队长,从三个步兵连挑选党员,骨干组成,明确他们从孤山三个方向攀登上山顶。只要有一个人也要坚持到山顶,做到拂晓上下一起攻击。偷袭小分队千方百计不能让敌人发现,到达山顶,不论哪一个人都要发出灯光信号。营党委决定给16名敢死队员战后都报二等功。20日凌晨1时左右,我给16名敢死队员做了出发前的动员,营长苟传凯并检查了一连的主攻准备情况。

凌晨三点,主攻,助攻,高机炮兵、营指向攻击地开进。天黑,又是弹坑、甘蔗、高草,大约距孤山500米部队隐蔽前进。在凌晨四点时半,攻击部队都到达指定位置,静观敢死队员蹬山顶去准备偷袭,在大约四点四十五分左右,山顶发回了灯光信号,在五点二十分前,又有三个组发回了登上山顶的信号,未听到任何枪声。待我营到达攻击出发地后,友军撤出,交换阵地。20日五时三十分,对孤山发起攻击,第一次炮火袭击打了约十分钟后,主攻连利用炮火袭击的掩护推进到公路边甘蔗地隐蔽,实际距孤山脚也只有200米的距离。5时50分,第二次炮火袭击,5分钟后部队发起攻击,部队很快就进入甘蔗地。山上见越军从后面山脚出来进入阵地,山顶十六人一起从山上往下开火,越军一见从背后受到攻击,很快就退回后面山洞,一连很快就封锁了后面洞口。主攻部队并未开火,战斗半小时就结束了。清理战场时,在山脚战壕缴获了越军75炮、火箭筒,枪榴弹、轻重机枪自行车以及收音机等大批战利品。并在甘蔗林发现10多具友军尸体,他们有被地雷炸死的,有被越军打死的。营长带一连守住洞口并往洞里搜索,并让山顶部队也进行搜索,在山顶发现一具友军战士尸体,他身背40火箭筒,牺牲在山顶。在搜索洞内时,发现洞里地形复杂又黑,山顶洞口又小,对我搜索很不利。报告团指,团指命令工兵排带炸药二吨实施爆破,将残余越军全部炸死在洞内。我带民兵翻译进到洞口旁小村搜索时,发现有一住户,是个六十多岁的双目失明的老太太,家中放有三十多个越军的背囊。正巧老太太是这位翻译的姑妈,据了解,此洞可容纳100多人,过去抗法,抗美都躲过很多人,当地人都叫它英雄山。

我营在上午十点左右,将孤山交工兵排后撤出战斗,20日早上攻下孤山,拔掉钉子,打通进出安全通道。我营首战告捷,实现了零伤亡。孤山从此再也不是阻挡我军进出越南的屏障了。

2月25日,《解放军报》在头版登载了《神兵袭孤山》通讯。向全国人们报告了攻克孤山的顺利消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9/8/2010 12:20:02 PM 被巴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