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打响抗日战争的第一枪?-----固始抗日英雄金振中


金振中,河南固始人,1903年生于贫穷之家。 1924年,加入冯玉祥领导的国民军,曾在张自忠任校长的“西北陆军军官学校”学习。历任排长、连长、营长。固始县工会一名干部告诉记者:因为驻防卢沟桥时,其所辖的第29军第110旅第219团第3营实际是一个团(1400名官兵)的编制,解放以来,家乡人一直将这位受伤“起义”回家的志士尊称为金团长。 1985年3月1日金振中因病逝世了!终年83岁。在固始县文化局院内大厅里,由文化局胡文治局长主持举行了追悼会。参加追悼会的有县统战部、政协、文化局和文化馆的领导,金振中的家属及好友。3月初,正值春寒料峭,寒风刺骨,但闻风而来的固始县一千多人怀着对抗日英雄崇敬的心情,冒雨前来参加金振中的追悼会。。附:“七七事变”爆发时,他是保卫卢沟桥的直接指挥官。在7月12日的激战中负重伤,当即送保定医院救治。伤愈后,重返前线又参加了大会战。何基沣将军称赞他为“真正抗日民族英雄”。1948年淮海战役中,其追随起义时,被国民党军队截回徐州看管。后被解放军解放,于1949年春返回故乡固始县,以摆小摊贩为生。1978年,信阳当地给金振中按起义人员落实政策。1980年,金振中在县文化馆工作,并任固始县政协常委、河南省政协委员。

金振中老爷爷生前留下书面遗言,提出五点要求:

一、我一生光明磊落,没做过害人民之事,“七七”抗战滴水微绩已受人民的爱戴,我惭愧不已,望死后由党和人民给予公正合理之结论;

二、遗体火化,丧事从简,愿骨灰撒在卢沟桥畔,与老领导何基沣在一起;

三、请求领导给小子安排工作,以实现他多年夙愿。

四、老妻晚年生活请党和政府关照,以度晚年;

五、愿台湾早日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大业。

根据金振中将骨灰撒在卢沟桥畔的遗愿,卢沟桥文物所所长郭景兴向丰台区政府、北京市政府申请,经研究批准同意于1985年8月14日将金振中骨灰安葬仪式作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四十周年的活动项目之一。在卢沟桥纪念抗战四十周年的大会上,举行他的骨灰安葬仪式。出席金振中骨灰安葬仪式的有北京市委统战部、市政协、丰台区政协等领导同志,北京市各民主党派负责人以及原二十九军将领的部分亲属张廉云、宋小菡、赵学芬等。金振中的夫人和长子、次子以及固始县文化局邹振起同志也一同来卢沟桥参加了骨灰安葬仪式。大会由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关世雄主持。卢沟桥文物所所长郭景兴致悼词。然后将骨灰安葬在卢沟桥洞下。 当晚,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实况录像。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及人民日报海外版,均刊登了这一消息,反响很大。

抗战历史研究专家、研究员、原卢沟桥文物管理所所长、抗日战争纪念馆馆长郭景兴老先生介绍说:“九一八事变”后,由于蒋介石顽固奉行不抵抗政策,日寇不费一枪一弹迅速占领了东三省。接着南下,于1933年先后侵占了热河和冀察两省一部分,直抵平、津周围。南京国民党政府一再妥协、退让,1935年指使何应钦与日本华北驻屯军司令梅津美治郎秘密签订了所谓“何梅协定”,答应华北实行自治,撤退驻华北的中国军队。南京当局调宋哲元的29军负责冀察两省防务,任命宋为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

29军是冯玉祥旧部,中原大战后,冯被迫下野,其余部不愿接受蒋介石改编,遂投靠张学良的东北军,编为第29军,宋哲元任军长,名义上受张学良指挥,与蒋介石素有芥蒂。蒋调29军来平、津一线,被认为是想借日本人之手来削弱或消灭29军。

宋接任后,除留部分军队驻察省外,命所属37师驻北平,师长冯治安兼河北省主席。1936年春,为了摆脱日本人的纠缠,宋回到山东乐陵老家修祖坟去了。日寇准备用武力来达到目的,一时平、津的局势紧张起来。

相关资料证实:当时的北平受日寇三面包围,只有西南部通过宛平和卢沟桥还与外界保持联系,卢沟桥成了北平的咽喉,日寇早欲夺取。师长冯治安把保卫北平西南部的重任交给了110旅,旅长是何基沣。随着日寇挑衅日益频繁,冯治安和何基沣认为:在这关键时刻,应慎重考虑派驻宛平和卢沟桥的部队,经过反复考虑,定为219团三营,营长就是金振中。宛平县城不大,只有东西两个城门,几百户居民,按照惯例,平常只驻防一营兵力。为了增强守卫力量,金振中此时带领的三营是一个加强营,分为四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和两个迫击炮连,共1400余人。三营官兵多是河南人,加上一层同乡关系,官兵较团结,战斗力甚强。

金振中作战勇敢,性格坚定,被师长和战友亲切地称为“别子”(意思是固执,认准的事不轻易改变)。1933年曾和日寇有过一次恶战,1936年春,金振中奉命接替宛平城和卢沟桥的防务。当时,卢沟桥的形势已日趋紧张,日本侵略军已占领丰台,并不分昼夜地在卢沟桥一带进行所谓的演习,用心十分险恶。卢沟桥既是南下的要冲,又是北京的咽喉。金振中面对日军的嚣张气焰,经常向士兵进行爱国教育,要求全营官兵在吃饭前、睡觉前都要振臂高呼数遍“宁为战死鬼,不当亡国奴”的誓言,以激励官兵守土抗日的斗志。1936年农历除夕之夜,活捉了大汉奸宁雨时和数名日军顾问,缴获武器、款项甚多,受到师长冯治安特别嘉奖。1937年7月7日夜,日军到卢沟桥我方警戒线内演习,妄想偷袭宛平城。只因我方戒备森严,才无机可乘。于是,又制造“丢失”一名士兵的谎言,要求进入宛平县城搜查,在遭第29军第37师第110旅第219团第3营(营长金振中)的拒绝后,便向我守军开枪开炮。卢沟桥战斗打响了!

据金振中手稿记载,事变发生的时间是在7日晚10时。当日是阵雨天气,日军进行军事演习。金振中召集部下开会,让大家作好应付突变的准备。晚10时,金接到冀察绥署许处长打来电话,告知日方声称有一名演习士兵,被城内驻军捉走,要求进城搜查。金马上联想到“九一八事变”,预感到日军要故伎重演,他立即回答:“日方士兵被捉纯属捏造,进城搜查则断然不能接受。”金振中向许处长汇报了下午日军“演习”情况,请他不要相信日寇的谎言。“刚放下电话,激烈的枪炮声便响了起来,首先炸倒营部房屋6间,炸死士兵2人,伤5人,防守阵地的各连连长纷纷报告:日寇潮涌般向我阵地扑来。此时外部联系中断,金振中也来不及向别的长官请示了,便果断地下达了作战命令,中国人民八年抗战从此开始。

战斗进行到8日凌晨2时许,金振中接到绥署电话,内容是与日方达成协议,天亮后各派代表分乘两部汽车进城谈判。双方停火。5时许,日方高级顾问缨井德太郎,特务机关长松井等和我方冀察外交负责魏宗翰、林耕宇,冀察交通委员周永业、专员兼宛平县长王冷斋,守城营长金振中等进宛平城谈判。在交涉中,日寇虽承认失踪士兵已经归队,但仍无理要求守城部队退出宛平城西十里,以便日军进城”调查失踪原委“,否者,把宛平化为灰烬,还要我方赔偿他们的损失,惩办守城营长金振中等。我方拒绝了这无理要求。

金振中已看出,日寇是在借谈判进行讹诈,以争取时间增补部队,组织反扑。果然不出所料,9点30分许,谈判正进行之际,日寇的炮弹又落到谈判桌附近,人们一哄而散,日寇代表爱泽乘机要金振中先把他们送出城去,然后在城东北角插上旗,表示接受日方要求,这样才可停止进攻,并保证金振中本人的安全。金振中对此怒不可遏,我方愤怒的卫兵立即把爱泽就地枪决,另外几个吓得面呈死色,他们死拽着金振中胳膊和后衣襟乞求饶命,金振中吩咐把他们绑起来留作人质,带到阵地前让攻城的日寇看看。

日寇攻城不下,转而进攻铁桥,金振中唯恐铁桥有失,就把城防交给宛平公安队,由他带领九、十两个连,猛攻冲击铁桥的日寇,激战两小时,终将敌人击退。

9日的战斗更加激烈,日军多次增援,均被我军击退,日军大队长一木清直被击毙,敌伤亡惨重,败下阵去。

10日,铁桥东端失守。11日凌晨1时,金振中命赶来增援的保安四团二营曹营长猛攻正面之敌,他自己带人组成敢死队,迂回到敌人背后猛攻,铁桥东端阵地遂被我收复。大家只顾兴高采烈地追击逃敌,一个隐匿之敌甩过一颗手榴弹,炸断金振中左腿,接着射来一颗手枪子弹,从他的左耳旁穿进,右耳下穿出,金振中立即昏倒在地,被随从抬下战场,送保定斯诺医院抢救。

金振中负伤后,阵地仍由219团防守,直到29军奉命撤出北平,日寇始终未能攻下宛平和卢沟桥。

如今,在金振中之子金天愚家中,“民族英雄”四个大字的条幅引人注目。金天愚说:“那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第一任馆长郭景兴题的词。”其实,在固始,年轻一代很少有人知道金老爷子了,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历史老师提到了他,也引起了我的兴趣。下面收上两篇附录,有兴趣的可以看看。本文旨在缅怀老先生,资料来源甚多,如有错误,请指正,多谢!

附录Ⅰ:在金振中先生骨灰安葬仪式上的悼词

在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四十周年之际,我们怀着沉痛的心情深切悼念“七七事变”时守卫卢沟桥的原29均直接指挥官,金振中先生。

金振中先生因患心脏病多方医治无效,不幸于1985年3月1日在河南固始县逝世,终年83岁。

金振中先生早年投入冯玉祥将军的西北军,后编入宋哲元将军领导的29军37师110旅219团第三营任营长。曾积极参加喜峰口抗击日军侵略的战斗,由于战功卓著收到37师冯治安师长的嘉奖。1936年调到卢沟桥驻防。在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时,金振中营长奋起抗击日本侵略者,亲临宛平城指挥战斗,并高呼“宁为战死鬼,不作亡国奴”以激励官兵,守土抗敌。

金振中营长率领下的三营全体官兵,立下了“与卢沟桥共存亡”的决心。在与日军短兵相接时,手持大刀,冲向敌阵,砍杀声、呐喊声、震撼四野。足见29军3营官兵爱国抗敌之英勇。在与日军激战中,金营长身负重伤,被送往保定医院救治。

卢沟桥29军的抗战是中国全国性抗战的开始,而金振中营长是站在反击日本侵略者的最前线指挥了这场震惊中外的战斗,这个功绩中国人民将永远不会忘记。金振中先生在解放后,曾任河南省政协委员、固始县政协常委。

金振中先生临终仍深深怀念他战斗过的卢沟桥,视卢沟桥为他的第二故乡。遵照他的遗嘱将骨灰运抵北京,撒在卢沟桥下,永定河内。为此我们今天举行骨灰按章仪式。

悼念金振中先生,我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为完成统一祖国的神圣大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繁荣富强的社会主义国家而努力奋斗!

金振中先生永垂不朽!

一九八五年八月十四日

附录Ⅱ:金振中简历

金振中,又名金霭如,1903年2月17日出生河南固始县原籍,汉族,文化程度:初中,家庭出身:地主兼小商,本人成分:军人

1911年——1918年 在家念私塾

1918年——1923年 在家学商

1923年——1924年 经人介绍到方城县当兵

1924年——1926年 投奔冯玉祥西北边防陆军干部学校,毕业后编入陆军第二混成旅四团二营六连当兵。任班长。

1926年——1930年 第二混成旅改为第五师十五旅提升为三十九团二营六连少尉排长。1927年提为团部副官,1929年升为少校团副。

1930年——1932年 编为宋哲元29军37师110旅219团任团部少校团副。

1932年——1935年 调219团3营少校营长。曾参加喜峰口抗日战役。后调北平西苑。集体参加国民党,曾到庐山军官训练团受训三个月。

1935年——1937年 调219团3营任营长。至卢沟桥一带驻防。直接参加并指挥卢沟桥战斗。负伤后送保定医院治疗。伤愈后重返前线。

1937年——1943年 29军改编为77军。任37师219团上校团长,156旅副旅长,后任179师1065团团长。参加汉口大会战。

1943年——1944年 回乡一年。

1944年——1949年 上级来信召回部队。调军部少校附员(闲员),1948年淮海战役时,随59军、77军副司令员张克侠、何基沣起义。

1949年——1977年 在固始县作小摊贩。1953年镇反时,宣布为反革命分子,监督劳动。1958年被定为伪军政警宪人员的反革命分子,交街道监督劳动。1969年1月全家被遣送农村(固始县杨集公社)劳动改造。并将城市户口改为农村户口。

1977年——1985年 1980年固始县委根据中央精神,按起义人员落实了政策。全家迁回县城改为居民户口。安排到县文化馆工作。定为20级干部,并任固始县政协常委、河南省政协委员。1982年调为19级干部。1983年河南省政协委员换届,不再担任省、县政协委员。

1985年3月1日因病逝世,终年83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