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因为宣传和教育的影响,很多朋友为了回避集中营的尸体和焚尸炉的视觉冲击,试图将国防军与党卫军,德军与纳粹分开理解分别对待,这其实是一种分裂自我的取向,将在主义与现实,政治与暴力的认识漩涡中迷失方向。在这点上,反德人士其实把握要更到位一些,更因为基于对德国钦定的一些论调来论辩,所以其言语空间更为自由。比如利用集中营和南京来制造两难推理,比如利用德军的入侵来开脱苏军后期的军机败坏等,其实对于如何理解德军这个问题来说,这都是些枝节的东西,特别是日军,无须在由人组成的军队这个框架下来研讨它。

纵观一战二战的德国历史,大家谈的已经很多了,纳粹党如何登堂入室,大家也是非常了解的;假如说是希特勒以自己魔鬼般的魅力欺骗了德国人民,相信每一个成年人都会觉得可笑,一战后的德国人民并不是没有选择,布尔什维克和纳粹都在宣扬着自己的雄才大略,甚至用暴力来维护自己的主张,就像抗战胜利后的中国,人民是有条件来选择自己效忠的政府并帮助自己的领袖获得最终胜利的。所以公允的说,是德国人民选择了纳粹主义,并在合法政府的领导下创造了世界瞩目经济神话。

正是因为纳粹让德国人民看到了希望并感到了切身的幸福,人民的满意使得领袖和他的政府获得空前的威望,所以当德国政府再用他们的主义来武装自己的人民时,大家是认同的,人们总是对能导致幸福的东西欣然接受的。德军的强大正是这种用主义武装人民的直接效果,这种效果在败退的阶段表现的尤为突出,依然可以凝聚成困兽尤斗的惨烈。从这点上讲,解放战争时期的国民党军队可以说是一个典显的反证,大家都很熟悉的孟良崮战役中,张灵圃的中心开花的战略意图从理论上讲国军的战力完全能够达到,但结果却是粟裕将军一战成名,为什么?没有信仰的军队,注定只是一盘散沙。另外,德军中的党卫军的战斗力是有目共睹的,这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说明。

再者,请大家思索一下,军队的细胞是什么?是不是每一个普通的士兵?我们为何而战是不是每一个士兵自觉不自觉都会思考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有清晰的答案并且值得自己付出勇武,有谁还会怯懦?此外,很多人感慨德军军官的高贵出身,指挥艺术的高超,但是我觉得真正值得所有军人敬佩的却是他们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恪守。所以,只有由这样的的士兵和军官所构建的德军,才有能力在广袤的俄国大地上败退时拒绝了拿破仑式的耻辱。

还有,从军官的角度,我还想多说一些,隆美尔或许是很多德迷的偶像,但是我认为他的素质反倒不如鲍罗斯,虽然他在北非的撤退事实上是个正确的选择,所以最后隆美尔参与刺杀元首的行为也是个性使然的正常结果;很幸运,他只是德国军官中的特例,否则德军就要和国军等同了;这样说隆帅,我的心情其实同样难过,但是任何一个大军群的首脑,他的重大抉择必须服从全军的战略要求,我认为在这点上他的确理解的不如鲍罗斯。军官集团在信仰上的混乱对国家是极度危险的,显然德军很好的避免了这点。

当然,纳粹德国和他的军团的最后的结果无需赘言了,但是其成败的教训对后世的借鉴却是无穷的财富,如果朋友们能够把纳粹和德军理解为同一猛兽的头颅和利爪,相信你会有更多的感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