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彭嘉衡,1921年7月生于印尼,1938年参加国民革命军第4集团军交通兵团,1940年考入中央陆军军官学校,1941年进入中央航空学校学习,1942年赴美国高级飞行学校学习,1944年回国被分配到美国第14航空队中美航空联队,1947年退役,1950年进入军委民航局工作。1986年退休。抗战期间,曾64次参加对日战斗,曾获美国航空最高奖“优异飞行十字勋章”。2010年8月22日下午2点整,享年89周岁的彭嘉衡在北京逝世。

追忆彭嘉衡:“飞虎队”里的中国勇士

图为在飞虎队时的彭嘉衡。彭嘉衡提供

提起抗日战争时期在天空中屡建奇功的“飞虎队”,一些人可能会立即想到陈纳德等美国人的名字。记者采访当年的“飞虎队”队员彭嘉衡老人时,他给记者讲起了——

抗日战争时期,美国人陈纳德率领的空军部队,打得日本侵略者魂飞魄散,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飞虎队”。为进一步了解“飞虎队”的事迹,7月22日,记者来到首都机场附近的一栋居民楼,采访当年的“飞虎队”队员彭嘉衡老人。老人得知记者的来意后,满怀深情地讲述起当年的战斗历程。

听到自己被分到“飞虎队”的消息,我高兴得跳了起来

我能加入“飞虎队”,得益于冒名顶替。

我原名叫彭淮清,是印尼华侨。15岁那年,父亲把我送回老家广东兴宁县读书。没多久,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大举侵略中国。同学们带着杀敌报国的决心纷纷投笔从戎,我也参加了第4集团军交通兵团。

1940年,前身为黄埔军校的中央陆军军官学校前来招生。因为学校要求考生必须高中毕业,我就借了老乡彭嘉衡的高中毕业证书报名应试,没想到竟榜上有名。被录取的考生列队点名时,点到彭嘉衡的名字没人回应,招生人员喊了3次,我才恍然大悟,这是在叫我呢,连忙回答了一声“到”。从此,我就变成了彭嘉衡。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不仅是我名字的改变,也是我人生的转折点。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中美两国正式携手抗击日本侵略者。不久,中央航校来我们学校招生。那时中国空军十分弱小,虽然飞行员们进行了顽强抵抗,但制空权还是被日本空军掌握。由于常挨日本空军轰炸,我早就想找机会教训他们了。所以一得知消息我立即报了名,结果又被录取了,成为航校第15期飞行学员。

在航校里我学得很认真,初级班飞行培训毕业后,获得去美国进一步学习的资格。在美国学习将近两年,1944年我回到了祖国。当去重庆空军总部报到时,有关人员告诉我,我被分配到美国第14航空队中美混合联队第5大队17中队。

当时,第14航空队不仅在中国家喻户晓,在世界上知名度也很高。这支部队的前身是中国空军美国志愿援华航空队,创始人是美军退役军官陈纳德。为帮助中国抵抗日本侵略者,1941年在美国政府的暗中支持下,陈纳德以私人机构名义重金招募美军飞行员来华对日作战。他们驾驶着画有“插翅飞虎”队徽和鲨鱼头形的战机,屡次打败强大的日本空军,被人们亲切地称为“飞虎队”。太平洋战争爆发后,美国正式对日宣战,“飞虎队”被编入美国空军,并成立了中美混合联队。此后,“飞虎队”越战越勇,不仅在中国的天空中打击日军,而且远赴东南亚和日军作战,还飞越喜马拉雅山,开辟了著名的“驼峰航线”,把大量军用物资从印度送到中国。

所以,听到自己被分到“飞虎队”的消息,我高兴得跳了起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