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再搞“私有化”为“现代化”化缘

7月28日,俄罗斯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库德林在俄政府工作会议上确认,俄计划从2011年初起在3年内出售俄石油运输公司、俄石油公司、俄储蓄银行、俄对外贸易银行、俄农业银行、俄联合粮食公司等11家国有企业股份,三年总计将筹得8835亿卢布资金。如此计划如期执行,俄将正式拉开即上世纪90年代以来的“新一轮私有化”序幕。

那么,曾经认为俄罗斯在“私有化”过程中犯过严重错误,并对“私有化”过程中诞生的“金融寡头”们大打出手的普京为何在此时此刻“重提旧事”,要在俄罗斯搞新一轮“私有化”呢?普京新一轮“私有化”计划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这新一轮“私有化”计划又会给包括中国在内的外国投资者带来多少新的商机呢?

私有化是俄百姓心中隐隐的痛

在俄罗斯,一提起“私有化”,恨的人多,爱的人少。1991年12月29日,俄前总统叶利钦签署《关于加快国有和市政资产私有化的总统令》,俄政府随后公布了《俄罗斯国有和地方企业私有化纲要基本原则》。1992年6月,叶利钦重用“私有化之父”盖达尔在俄推行激进的经济改革——“休克疗法”,而私有化作为“休克疗法”的核心内容而正式开始实施。叶利钦的当时想通过先放开价格和迅速将国有财产私有化,造成新生政权从政治到经济上与苏联彻底决裂的事实,再通过短期内“急风暴雨”和“洗心革面”的全面改革,赢取民众支持,巩固新政权基础。

俄罗斯当年的改革派信誓旦旦地把建立私有制视为通往西方“文明社会”的法宝,将“私有化”看作是拯救俄罗斯的“救世灵方”。按照当时《俄罗斯私有化纲要》的说法,俄官方搞“私有化”要实现7大重要目标:形成一个私有者阶层;提高企业的经济效益;利用私有化所得的收入建立社会保障资金体系;促进国家财政状况的好转;提高竞争力、经济非垄断化;吸引国外投资;为私有化创造条件、建立良好的组织体系。

为了实现这7大目标,为了把俄罗斯带出绝境,当年的改革派寄希望于通过实行私有化在短时间内摆脱社会主义,摆脱旧官僚对经济的控制。有些人甚至提出了“变卖俄罗斯”的宏伟计划,准备把俄罗斯这个国家的“所有一切,从螺丝钉核反应堆都转入私人之手”。

然而,私有化的实际结果与最初目标却相差甚远。私有化既没有实现收入目标,也没有达到效益目的。私有化实际上成为一些国有优势企业的“大拍卖”,成为对国有资产的“大分割”。结果,在1992年至2002年十年的“私有化”过程中,占俄人口总数10%的最富有阶层的收入占全民总收入的32.9%,而10%的最贫困居民收入仅占全民总收入的2.3%。据俄权威人士披露,俄私有化进程杂乱无章,国有资产被廉价出售,原来国有的12.5万家企业仅以每家企业1300美元的平均价格被卖到私人手中。俄罗斯约有500家大型企业被以72亿美元的低价出售,而这些企业的实际资产要达2000多亿美元。

普京曾大声对“私有化”说不

十年的私有化不仅未能改善俄财政预算收入反而使俄各企业的经济效益更加恶化,不仅未能吸引更多的外国投资反而造成了巨额国有资产流失,不仅未能改善社会结构反而造成了新的社会不公平。十年的私有化不仅损害俄罗斯的经济安全而且也危害了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不仅危害了俄罗斯国内社会稳定而且还加剧了社会犯罪率。俄自由改革派代表人物盖达尔事后承认,俄罗斯的私有化实际上是“权贵阶层对国家财产的私有化”,私有化只不过是将“官员手中掌握的公有财产合法化”,私有化是为“权力转化为资本”履行了法律手续。

普京2000年就任总统并稳固自身政权后,开始大声对“金融寡头”说不。他明确指出,把具有战略意义的部门监控权交给私人是严重的错误,应及时改正。随后,普京巧妙利用机会和矛盾,稳、准、狠出击,各个击破,先后查处了传媒大亨古辛斯基、“克里姆林宫教父”别列佐夫斯基和俄首富霍多尔科夫斯基。杀鸡儆猴、敲山震虎。几个回合下来,普京终于让那些原本在俄政坛上指手画脚的“寡头们”学会了什么叫沉默。

近几年来,普京的“重新国有化”战略又使俄政府几乎在每个重要战略领域都建立了一个大型国有控股企业,大大强化了国家对经济的主导作用,有效地维护了本国经济稳定。据最新估计,目前,俄罗斯政府持有本国约5500家企业的股份,俄政府直接和间接控制的企业占俄经济总量的45%-50%,这一比例远高于全球30%的平均水平。

再提“私有化”为了填补“窟窿”

但突如其来的国际金融危机又让俄罗斯人面临了新的经济压力,使俄近十年来首次出现赤字财政。在此背景下,俄高层在时隔20年后再提“私有化”计划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填补俄联邦政府财政预算中出现的“大窟窿”。

7月28日,俄总理普京在政府工作会议上强调,俄政府当前的主要任务就是重新实现预算收支平衡,以确保宏观经济稳定。根据俄当前执行的预算案,俄联邦政府2011年预算收入为8.6万亿卢布(1美元约合30卢布),而预算支出为10.4万亿卢布,赤字为1.8万亿卢布。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算,俄今年的预算赤字将达到国内生产总值(GDP)的5.9%。与此同时,俄国内银行和企业所欠的外债仍高于4000亿美元,这些让都俄高层明显感觉到了资金“捉襟见肘”的现实压力。

而据财长库德林预测,在新一轮“私有化”的推动下,从2011至2013年,俄联邦预算赤字占GDP比重将呈逐步下降趋势,占比分别为4%、3%和2%。这就可以实现普京近日提出的“在2015年前彻底告别赤字财政”的战略目标了。

据俄国内权威经济学家对本报记者透露,其实,为了降低财政赤字并改善国际形象,普京早在2009年4月份就开始酝酿实施新一轮的“私有化”计划了,但这一计划一直没有完全公布于众。直到2009年9月29日,普京在莫斯科出席一个投资论坛时正式表示,“现在,俄罗斯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了,我们将减少政府的干预,逐步卖出政府持有的公司股份,推动私有化进程向前发展。”

2009年11月24日,俄经济发展部长纳比乌林娜正式宣布,俄政府已通过2010年私有化计划,出售国有股份总额达720亿。根据此出售股份该计划,俄政府2010年将对28家进入战略企业名单的公司进行私有化,收入将达540亿卢布。另外,俄政府还将出售449家股份制企业及包括俄罗斯国家保险公司在内的5家大型企业的股份,行业涉及港口、机场、船运和石油等。

而今年3月时,纳比乌琳娜又透露,如所有“私有化”计划都实施顺利,俄罗斯2010年的私有化进程可望为政府带来超过1000亿卢布,这将明显高于此前的预期值。她解释称,俄政府最初的收入预期是根据当时的市场状况做出的,如今市场行情好转,所有项目均能按计划实施。

对2011年即将实施的3年“私有化”计划,俄经济发展部部长纳比乌林娜7月29日强调,俄政府不打算放弃私有化机制,因为它对改善俄罗斯经济结构和促进经济发展有着积极作用。她表示,“她不准备就未来3年的私有化进程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表。私有化的进程将取决于市场条件,只有市场条件有利,这些公司自然将进行私有化。”

此“私有化”非彼“私有化”

俄专家称,俄罗斯历史上已有两次大的私有化运动:第一次为证券私有化、第二次为抵押拍卖,此次为第三次私有化,堪称“划时代的私有化”。舆论认为,此举对市场而言是积极信号,可降低国家在经济危机期间对经济领域的参与程度和干预作用。

其实,虽然都是“私有化”,但“梅普组合”在深思熟虑之后提出的“有限私有化”战略与叶利钦当年“有病乱投医”式的“完全私有化”做法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根据媒体披露的私有化计划:俄政府将出售俄罗斯石油公司24.16%的股份(目前的国家股份为75.16%),俄罗斯石油管道运输公司27.1%的股份(目前国家持股78.1%),储蓄银行9.3%股份(目前国家持股60.3%),对外贸易银行24.5%的股份(国家目前持股85.5%),俄罗斯农业银行49%的股份(国家目前持股100%)等。可见,俄政府在此次“私有化”中会对非国有资金让度一部分股权,但未必是彻底放弃控股权,这能使俄政府在新一轮“私有化”中始终占据可进可退的主动地位。而且,这些国有股份并不是“低价甩卖”,而是一幅“待价而沽”的模样。

普京就曾强调,“应将私有化看作国家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在俄罗斯,不可能再出现免费或优惠的私有化了。俄联邦所有资产只能按照现实的市场价进行私有化,不允许任何形式的打折现象!”据知情者透露,俄高层对进入此次“私有化”名单的企业进行了认真的筛选, 一些十分重要的战略性国有企业并不在此次“私有化”之列,而个别企业在私有化名单中几进几出,这也足见政府的谨慎态度。还有消息称,那些即将被出售的企业,或因为管理问题经营不善,或出于亏损状态。因此,政府希望通过私有化不仅获得资金弥补财政亏空,也提高企业的经营和管理水平。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俄经济领域的主管官员纷纷为新一轮“私有化”计划的启动制造舆论。俄第一副总理舒瓦洛夫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称, “现在已经到了可以回到私有化的时候,俄罗斯可能因为政府10年来的第一次预算赤字而重启股份出售”。舒瓦洛夫在采访中还透露,俄政府还准备通过出售尚未开发的油田、天然气田与金属矿床的开采许可收集资金。俄媒体还援引政府消息人士的话称,现在是出售政府股份的最佳时机,这不仅关乎财政平衡问题,还将向国际社会展示俄政府市场自由化的决心。

“私有化”为“现代化”化缘

其实,俄高层之所以决定对国有企业进行重新进行“私有化”的另一个深层原因,就是为推动本国“国家现代化”的战略部署创造更为宽松的经济环境,通过剥离国有财产为相关企业吸引额外投资以增加财政收入,并提高企业管理效率和优化竞争环境等。

俄总统梅德韦杰夫6月18日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上发言时曾明确强调,“借助命令自上而下无法构建当代经济,俄罗斯推进现代化进程首先应依靠私有经济力量,同时必须引入竞争机制;而国家的作用就是为国内外企业家创造良好的商业氛围以及诚实的竞争环境。”为对外昭示俄高层打造“当代经济”的决心,梅德韦杰夫还于今年6月正式签署总统令,将本国战略企业的数量大幅缩减了4/5,其中股份制战略企业将从208家减至41家,联邦国有单一制企业将从230家减至159家。从理论上说,非国有资金此后都可以入股这些“被解禁”的企业。

而对于俄罗斯的此次“私有化”进程,国际和俄国内的资本早已“蓄势待发、摩拳擦掌”了,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也已明确表示将参加竞购俄罗斯企业股份。有分析指出,俄新一轮“私有化”正值俄经济形势低迷、许多公司股价处于历史低点的时候开始的,“也正因为如此,目前经济形势处于相对良好境遇下的亚洲国家和企业将在本轮私有化大潮来临的时候抢滩俄罗斯。”

早在去年9月底,欧洲复兴开发银行就在莫斯科宣布启动俄罗斯能源融资发展计划,该计划融资总额3亿美元。据悉,欧洲复兴开发银行俄罗斯能源融资发展计划的目标为,通过参与该计划的金融机构,投资俄境内大中型能源项目,最终实现提高俄能源效率,减少能源消耗的目的。

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8月1日报道称,为了缓解本国紧张的财政局势,俄罗斯政府正在考虑向中国出售部分国有企业的股份。《星期日泰晤士报》援引多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俄罗斯银行家的话说,中俄两国政府官员已经就此进行了初步谈判。中国政府下属的一些基金会,可能会作为投资者参与部分俄罗斯国企在香港的上市。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俄罗斯的新一轮“私有化”计划可能为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投资者进入俄能源等相关领域提供新机遇。为此,各方都在提早谋划,以便抓住这一难得商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