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侨报》8月12日载文《谁是大陆公共事件里的“软柿子”?》,文章说,大陆奶粉市场再起波澜。近日,“圣元奶粉疑致女婴性早熟”的报道引起广泛关注。圣元营养食品有限公司在“致媒体的公开信”中表示,其生产销售的产品不存在添加任何“激素”等违规物质的行为。同时,圣元已委托律师,准备对最先刊播此事的两家媒体提起上诉。

这是一个令人纠结的逻辑:企业产品怀疑出事了,危机公关的主旋律不是想着如何拿出铁的证据为质量洗冤,而是报复性地将大棒砸向揭露真相的媒体——这就是“以质量为生命、以消费者健康为使命”的企业责任?

电影《蜘蛛侠》里有句名言: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对企业来说,责任是货币化的商品,是必须为消费者提供的质量与服务,还包括企业的胸襟和情怀。中国奶业已经在“三鹿癫狂”的惊悚中透支了太多公信,为企业计、为行业计,当事品牌应能理解公众的敏感与多疑。既然有“前科”,就当以更真诚的姿势重拾公众的信任,而不是动辄得咎、睚眦必报——何况,真相还是一个问号。

几天前,笔者就留心了刊播这一新闻的媒体:照片在奶粉处打了马赛克,叙述中没有渲染某个品牌的恶意,更没有私下结论,只是就事论事。

即便如此,媒体还是难逃被当事品牌“起诉”的命运。法理上的事情自有法律去阐释,但就情理来说,“起诉”却是企业最下等的公关之策:一方面,媒体是社会公器,应在公共事件中陈述了公意,尤其是权益性事件,媒体的质疑也是公众的质疑,企业的“起诉”姿态很容易传递给民众“恶人先告状”、欲盖弥彰的错觉;另一方面,时下公众最关心的是“奶粉里到底有没有激素、有多少激素”,而不是媒体报道有多大的疏忽。企业放着公众的焦点疑问避而不答,却与媒体交恶,既丧失了重树公信的良机,也加大了坊间的质疑。

联想起前不久发生的“打垮报社宣言”——7月3日,唐骏西太平洋大学的“校友”、中国世代投资集团董事局主席晋永召开发布会,称将对曝光他假学历的15家媒体进行5000万元(人民币,下同)索赔,“在财政上打垮这些报社”——你会发现,媒体这个说皇帝不穿衣服的孩子,往往成为公共事件里的第一个软柿子。

再往前,还有富士康状告《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诉讼金额高达3000万元。尽管最终以双方和解告终,但舆论一致认为,富士康虽没有将诉讼进行到底,但在客观上起到了牵制报社进一步报道、转移媒体视线的作用。

某种意义上说,恰恰是因为媒体代偿了职能部门的责任,才令其成为与假恶丑面对面的堂吉呵德。譬如疑似激素奶粉事件,如果大陆质检或质监机构行动不是那么迟滞、不是坐等仪器生锈或者予以推诿,而是第一时间取证检测,并第一时间将结果公之于众,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

谁是公共事件里的第一个“软柿子”?这个问题其实有多种答案:如果制度阙如、良心兜底,冲锋在掘进真相战场的媒体,很可能第一个受伤;如果秩序崩溃又恰逢媒体失语,分散而孱弱的个体就会付出不为人知的代价;但如果媒体铿锵、制度刚性,第一个“软柿子”必然是问题企业。

本文内容于 8/14/2010 9:24:12 PM 被st9552222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