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将:中国海军已成国际护航“知名品牌”

中评社北京8月6日电/这次护航,中国海军编队创造了几项第一:伴随式护航线路全世界第一;被护商船数历史第一;继中国海军首次环球航行后,海军访问的国家数量第一……“不仅我国船只踊跃申请加入受护航队伍,而且越来越多的外国商船也希望得到我海军护航。”第五批护航编队指挥员、海军南海舰队副参谋长张文旦少将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说,“中国海军已成为国际护航行动中的一个知名品牌。”

少将:中国海军已成国际护航“知名品牌”

海军陆战队员首次参加护航与前4批比起来,第五批护航编队的经历有哪些独特的一面,又遇到了哪些全新的挑战?


张文旦:第五批编队是首次组织海军陆战队员参加护航行动,一些重要的装备,比如直升机,也经过了适应性改装,更加符合护航任务的需要。与前4批相比,第五批护航行动有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情况更复杂,海盗活动呈现出集团化、暴力化、全时化、广域化、隐蔽化的特点;二是任务更繁重,申请护航船舶数量不断增多,我们在4个月内护送了588艘次船舶,创造了护航历史的新纪录;三是政治敏感性更强,1年多的成功实践,国际国内对我海军护航的评价都很高,对后续护航行动的期望不断提升,护航编队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国内外各界的高度关注。


您认为中国海军出航亚丁湾最重要的意义是什么?


张文旦:组织舰艇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是我国首次使用军事力量赴海外维护国家战略利益,首次组织海上作战力量赴海外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首次在远海保护重要运输线安全,开创了海军和平时期战略运用的先河,极大地拓展了海军战略活动空间,为人民海军走向远洋、实现战略转型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 您认为此次护航,编队在哪些方面取得了进步?


张文旦:我认为,通过执行远海护航任务,我们在组织指挥、日常管理、后勤和装备保障等方面都取得了一些经验。护航过程中,我们还积极探索组织远海军事训练的方法和路子,在英语、体能和专业技能等方面有较大的提高。


海盗活动时间已发展为全时段您刚才讲到,第五批护航编队护航期间,发现海盗作案方式更加暴力化?


张文旦:是的。现在海盗已经直接转用多艘已被劫持的船只作为母船袭击其他海上船只。在各国护航兵力相对集中的区域,海盗采取由1至2艘快艇负责警戒或佯动,分散护航军舰注意力,其他小艇分组配合、多路围攻的方式集中攻击目标船只。海盗暴力袭击倾向升级,频繁向袭击目标密集射击、发射火箭弹,造成近20名船员受伤,并先后向荷兰、美国等海军的多艘军舰和舰载飞行的直升机直接开火。


海盗袭击的目标也越来越多样。以往,索马里海盗袭击目标以航速慢、干舷低的商船为主。近来发现,索马里海盗为达到劫船目的,袭击目标发生较大变化。一是袭击小型帆船和渔船。只要有机可乘,海盗也对在亚丁湾、索马里东部海域活动的小型帆船和渔船实施袭击,劫持成功后主要用作海盗母船。二是袭击高干舷、高速度船只。近来发生的多起滚装船、集装箱船遭可疑船只接近、跟踪和袭击事件,表明海盗有能力登临高干舷的船只。三是袭击高价值船只。海盗开始将劫持目标转向大型油轮和煤炭散货船,以勒索更多的赎金。


还有就是,海盗们的作案方式更加隐蔽。索马里海盗为躲避军舰检查,提高袭击成功率,作案手段更加隐蔽。一是用绊网缠绕螺旋桨使商船出现故障而停船修理,为海盗作案提供有利时机。二是航行时用防水油布遮盖梯子,遇到军舰临检时将武器、梯子等作案工具吊放在水中以躲避检查。三是利用渔船或偷渡船作掩护,伪装成渔船或货船混在其中,使得很难用传统手段识别并确定海盗身份。四是冒称船只故障或请求援助,侍机向商船靠近实施袭击行动。


总的来看,我们刚刚到达亚丁湾海域的时候,当时海况比较好,所以海盗的活动也表现猖獗,到了后期,海况变糟,他们的活动就少了很多。 针对这种情况,我军平日进行了哪些训练?


张文旦:面对日益严峻的形势,编队以提高“防、慑、打”能力为重点,采取多种手段,组织针对性训练,着力提升护航能力。在训练对象上,突出编队指挥所人员、护航舰艇和反海盗部署;在训练内容上,突出抓好海上营救、反海盗劫持等应急指挥训练,着力提高临机处置能力。同时,各舰突出抓好舰(副)长、值更官双语(英语)训练、海上小目标识别、复杂情况下舰艇操纵和损管救生训练;直升机组抓好特情处置、直升机紧急起降训练;特战队员强化舰船搜索与突击、海上狙击、对可疑船只临检查证等海上针对性战术训练。


编队又采取了哪些护航措施来保护商船?


张文旦:我们主要采取了三大措施:一是继续严格根据护航教令采取伴随护航、区域护航、随船护卫的方法组织护航行动;二是加强与各国、各组织的交流与合作,最大限度地实现信息情报的共享,在不影响伴随护航行动的前提下,积极配合各方的行动;三是根据海盗活动规律,及时对护航航线进行调整,灵活应变,保证被护船舶安全抵达解护区域。


此次护航,我们还探索出了分批伴随式护航的方式。根据船只到达的时间早晚、船速将在汇合地集合的商船分成3批,由3艘军舰分别承担独立护航的任务,先来先走,晚来晚走,分3次将船只护送至安全地带。


推动交流合作向常态化发展此次护航最大的亮点之一便是与外军交流的增多。中国海军正在以更为开放的姿态走向全世界。编队政委陈俨在接受南方日报采访时表示,这是继人民海军首次环球航行后,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出访国家最多的一次,而且有的国家还是首次出访。


我们发现,与前几批护航编队不同,这次护航编队开展了很多与外军交流的活动。


陈俨:的确,第五批护航编队在执行任务期间,先后与多国海上力量151编队、欧盟465编队、北约508编队以及日、韩、俄等国护航舰艇展开了情报信息交流。与151编队、日本和韩国护航舰艇实现了指挥官互访,双方就护航方式、护航方法等情况进行了交流,探讨分析了当前亚丁湾、索马里海盗活动的情况,并就进一步加强交流与合作交换了意见。


编队还组织168舰与韩国“姜邯赞”号驱逐舰进行了联合军演,演练内容主要包括两国护航舰艇的沟通联络与会合、通信演练、直升机互降等,通过联合演练,积累了双方通信指挥、海空协同等方面经验,将进一步加强两国海军护航舰艇的交流与合作,提高执行护航任务的能力。


这些海上的对外交流活动对我们护航的成功有哪些帮助?


陈俨:通过合作与交流,我们基本能够及时获知海盗的动态,准确掌握外军舰艇位置、航行状态以及航路附近的气象实况,给组织指挥工作带来很大方便。通过积极的对外军事交往,达到了取长补短、增进友谊、增强互信的目的。到目前为止,168编队护送了588艘次,保证了被护船舶和人员、编队自身100%安全。


更关键的是,这一系列活动增进了我们与国外护航编队之间的相互了解和信任,推动护航行动交流与合作向实质性、常态化发展。 此次,海军舰艇编队到访意大利,根据安排,你们之后还将访问希腊等国?


陈俨:是的,护航任务结束后,我们编队在返航期间还执行了出访任务,我们先后访问埃及、意大利。随后,我们还将访问希腊、缅甸、新加坡等国家。这是继人民海军首次环球航行后,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出访国家最多的一次,而且是长时间在海上执行任务后不作任何准备进行的访问,而且有的国家还是首次出访。


出访中,编队将跨越亚、非、欧三大洲,访问的国家多,活动的时间长,内外影响大,是人民海军的一次重要的军事外交活动,对于增进我军与有关国家军队的友好,加强彼此间的交流与互信,展示我军和平文明之师形象,扩大护航行动影响具有重要的意义。


访问中,我们除了完成相关外事和交流活动外,还有计划地组织官兵外出观光,主要是了解当地的人情风俗。对此,士兵们的反响很好。


靠港补给休整,开阔官兵视野护航期间,编队还组织了几次停靠,停靠期间都开展了哪些活动?


陈俨:护航期间,编队舰艇每月一次靠港补给休整,时间一般是5天。我们先后停靠了阿曼的塞拉莱港、吉布提的吉布提港、也门的亚丁港。


官兵长时间在海上执行任务,给身体、心理,包括装备都带来较大影响,靠港补给休整不仅可以使装备得到检修,后勤得到补给,尤其是对官兵的身体和心理健康进行适当调节。


虽然只有短短5天时间,但每次靠港休整,舰上都专门为官兵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还组织官兵到当地集体购物、观光旅游。通过靠港休整,不仅可以让官兵身心得到很好的放松,还开阔了视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