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沙漠“野小子”1957年正式成立。这支部队直属于总参谋部领导,被誉为“总参谋部之子”,主要使命是从事战术侦察、情报搜集以及营救人员等。日常训练是在英国特种部队特别空勤团SAS的训练科目基础上进一步加以提高,具体内容被列为机密,秘而不宣,唯一知道的就是淘汰率高。这支部队与众不同之处是非常注重团队精神,组织形式类似家族式,一旦加入就得终生为之服务。这支部队是以色列国防军的军中骄子,其作战技巧、战斗力、士气均堪称军中典范。特别是这支部队的军官升迁比较快,很多高级将领都出自这支部队,如1991年4月出任总参谋长、并于1999年5月作为工党领导人当选总理的巴拉克就来自这支部队。

其训练基地位于以色列首都特拉维夫东南大约120公里的大漠深处,占地面积25平方公里,训练设施及水平堪称世界一流

这支部队所执行的任务也是秘而不宣,组建50年来,在历次中东冲突多次营救人质的行动中,几乎百战百胜。

1973年4月,沙漠"野小子"首次引起世人关注。当时它针对“黑九月”组织重要成员发动了代号为“青春之泉”的全面刺杀行动,几乎瓦解了整个“黑九月”组织。

1976年6月27日,一架法国航空公司的大型客机在雅典被4名巴勒斯坦人和2名西德人劫持到乌干达的恩德培机场,机上242名乘客中有105人为以色列人,他们被软禁在机场候机大楼内作为人质。劫机者要求以色列在规定时限内将关押中的53名巴勒斯坦人送来乌干达进行交换,否则人质将被处死。以色列为救出人质,成立了以总理拉宾、国防部长佩雷斯为首的行动指挥部,由步兵-伞兵司令肖姆隆拟制了代号为“闪电行动”的军事营救计划。

4架以色列空军的“C-130大力神”运输机从以色列秘密起飞,并乘着夜色秘密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而在事先他们也并未通知那里的地面控制塔台。以色列部队赶在午夜降临前一个小时悄悄降落在了恩德培国际机场。随后以色列人便驾着一辆黑色的梅塞德斯和护卫的几辆吉普驶出运输机,径直驶往旧航站楼。乌干达人以为这是伊迪·阿明或是其他乌干达高官的车队。3组突击队员按预定方案分别扑向各自的目标,整个行动像事先演练得那样流畅,10分钟攻占候机大楼,20分钟解救人质,10分钟检查,12分钟返回飞机。

野小子特种部队从第1架以色列飞机落地到返航的最后1架以色列飞机起飞,只有短短的53分钟!六名劫机者被击毙。还有一名人质被误认为是恐怖分子而被打死。在总共103名人质中有三人死亡。在奇袭过程中,机场的乌干达部队也向以色列特种部队开火,并打死了以色列部队的地面指挥官约纳坦·内塔尼亚胡上校,而他也是这次行动中以色列军队唯一一名阵亡者(值得一提的是,约纳坦·内塔尼亚胡是以色列著名政治家本雅明·内塔尼亚胡(Jonathan Netanyahu)的哥哥,后者曾在1996年至1999年期间担任以色列总理)。作为对乌干达政权的死敌肯尼亚(据信本次行动得到了肯尼亚的大力支持)的回报以及自身安全考虑,机场上的11架乌干达战斗机也被悉数破坏(这些飞机基本是乌干达空军的主力)。

“野小子”千里奔袭乌干达恩德培机场营救人质的突击行动,可以称得上是世界反恐怖作战史上的一个创举,它向世人展示了以色列特种部队高超的反恐怖作战艺术和能力。他的创始人是一个名叫阿南的少校。这支部队成立不久,由于训练严格且自我要求高,很快成为以军中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阿南少校以英国 SAS 特警队的训练方式训练其队员,甚至借用了 SAS 的一句名言:“敢为者赢”作为自己的队训。由于创建初期,阿南招募的队员大都来自阿拉伯占领区的后裔,这些人被认为有亲阿拉伯思想,因而不受以色列军方的信任,所以,他们的训练要求也比一般以军艰辛。他们必须学习任何地面上的战斗技巧,学习任何可用的地面战斗武器及单兵或集体的作战方法等。为了保证完成任务,事前准备也必须详细周全,这也造成了后来这支部队的特殊作风——如果有一万种可能发生的情况,那么事前必须演练一万零一种模拟状况。这种谨慎和自我要求的态度,很快也成为其它以色列部队模仿的对象。另外,特种部队还规定,万一行动失败,必须否认其行为是以色列所策划的突击任务。

和其它特种部队一样,“野小子”特种部队的选拔训练要求是相当高的, 其淘汰率将近 9 成。许多青年都以加入“野小子”特种部队为荣。在训练中,受训队员必须向自己的极限挑战,表现不好的自然会被淘汰;表现好,但不能和其他队员团结协作的“过度自信者”也一样会被淘汰。那些入伍前想加入特种部队而积极锻练的人,并不一定会顺利通过选训,选训过程中不但是个人体能的筛选,也是心智能力、极限耐力的挑战。总之,选训过程是相当 “疯狂”的,只有获得一枚象征通过选训的翼形胸章后,才能成为一名正式 的队员。

一旦成为“野小子”特种部队的一员,即可能成为其终生事业,甚至在 退役或退休后也是一样,要随时准备听从特种部队的招唤重新入伍。“野小子”队员真正脱离组织的时刻,是牧师在其坟上宣读祷文时。其队员无时无刻保持高度警戒,唯一可使他们放松的时候,是与战友在酒店中畅饮高歌,或同事殒落后在其墓前哭泣时。

“野小子”特种部队所使用的武器装备也是高度机密的。他们通常使用 的武器为俄制 AK-47 型突击步枪,“它能耐撞耐摔,还能毫无故障射出精确的弹束,更重要的它是敌人使用的主要武器,取之于敌是最佳的选择”。此外,还配有可折叠枪托的乌兹冲锋枪、贝瑞塔 9 毫米、0.22 口径等手枪,以 及美制茵格伦 M10 型 9 毫米冲锋枪等,都是他们在各次行动中经常作用过的武器。“野小子”们还装备有表面反光、内装微型耳机的头套、防火连身衣、轻质防弹背心、微型个人通讯器材等。 1972 年 9 月,在德国的慕尼黑,发生了一起巴解组织“黑色9月”成员绑架以色列参加奥运会运动员的事件,当时,以色列总理梅厄即决定派遣“野小子”特种部队赴德国展开营救行动,但是,由于德国拒绝,造成了以色列运动员被杀的惨剧。为了报这一箭之仇,以色列在 1973 年 4 月 9 日——10 日,发动了一个代号为青春之泉的行动,50 名“野小子”队员潜入黎巴嫩的 贝鲁特,在极短的时间内,成功地袭击了“黑色 9 月”驻黎巴嫩的办事处,打死其 3 名领导人,打死打伤 40 名游击队员和 10 名黎巴嫩警察。然后从容地从海上撤回到以色列,其大胆和凶残,令人膛目。

这是一个寻常的夜晚,繁华的西贝鲁特一如往常,在几辆欧宾轿车内,

一批人拿着美制茵格伦 M10 型,45 口径冲锋枪,另一批人则隐藏在阴暗的角落,手上拿着几年前从叙利亚掳获的 AK-47 步枪,等待 1 辆黎巴嫩的巡逻装甲车缓缓驶离视线后,4 个嬉皮装扮的人拿着手提箱走了出来,稍后,其余车辆内的人员也分别下车走向不同的地方,但车辆仍保持着运转。

西贝鲁特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这 4 个走向一栋建筑物前的嬉皮们,并 没有引起门口 3 个“第 17 军”的巴解“黑色 9 月”组织的保镖们的注意,他 们抽着烟,听着嘈杂的音乐,注视着街道上走过的性感女郎,对这 4 个嬉皮的接近不以为然。突然,其中 1 个保镖的天灵盖上出现了 1 个 22 口径子弹的 弹孔,另外 2 个也随即被一阵消音的弹雨击倒,而在稍远另一辆车内的保镖,也同时被一阵突射消灭,也许是子弹打穿了线路,使车上的喇叭嘎然响起。障碍虽已被消除,但也曝了光,这些入侵者知道行动的关键时刻已来临。4 个攻击者如捷豹般冲向这栋建筑的 6 楼,小组指挥官勇尼。尼坦亚夫在 1 扇 门前迅速安装塑料炸药。炸开门后,他们看到尤瑟夫正紧张地寻找他的 AK-47。尤瑟夫是“黑色 9 月”恐怖组织的灵魂人物,慕尼黑奥运屠杀事件就是 他所策划。尼亚坦夫没有给他机会,当着他妻小的面,把一阵幕弹打在尤瑟夫身上,其它队员则迅速将搜寻到的文件资料装入手提箱内,所有行动在数十秒内结束。另外两队人员在攻击发起的同时,进入邻栋建筑物内,拜访“黑色9月”组织的另 2 个重要成员——亚东和纳瑟,亚东是欧洲及以色列地区 恐怖行动的策划与执行者,而纳瑟则为“黑色9月”组织的发言人。他们也随尤瑟夫一起登上了死亡榜。这些攻击者下楼后发现接应人员已和黎巴嫩士兵交上火了。接应的驾驶员以赛车般的速度驶向海岸,转乘突击橡皮艇驶向大海。当这些突击队员搭上以色列海军的导弹快艇驶回海法港途中,他们知道自己又为“野小子”特种部队创下了一面光荣的历史。这次行动共打死“黑色 9 月”组织 3 名领导人,40 名队员和 10 名黎巴嫩警察。这种在敌人心脏 地带歼敌,并从容离去的行为,既非一般部队所能胜任,也非一般特种部队容易做到的,但“野小子”特种部队却再次向人们展现了其高超的战斗艺术。青春之泉行动向世人证明了以色列在敌人眼前执行报复行动的能力;而1976 年 7 月 3 日-4 日对乌干达恩培德机场的突击行动,更将其反恐怖特战行动推向了艺术化和戏剧化境界。

1976 年 6 月 27 日,1 架由特拉维夫飞往巴黎的法航客机,被巴解恐怖分子劫持到乌干达的恩培德机场,当时的乌干达总统阿明派军队保护机场,协助巴解要挟西方国家。在西方国家与巴解及阿明谈判的过程中,劫机分子做出了一项威胁以色列的行动——将乘客中的 103 名以色列人挑出,并释放其它国籍人士,致使以色列断然决定采取营救行动,“野小子”特种部队在摩萨德的配合下,搭 乘以色列空军的 C-130 运输机,飞越数国领空,千里奔袭恩培德,在未惊动阿明军队的状况下,成功地降落在恩培德机场。伪装成阿明卫队的“野小子” 特种部队的队员们,仅用了 53 分钟,就成功地全歼了 10 名劫机分子,救出了所有的人质,顺利地撤离回国。在整个行动过程中,只有指挥官詹纳生·尼 坦亚夫中校 1 人遭狙击而重伤身亡。这一行动堪称特种作战的典范,让其它国家的特种部队大开眼界。它使人们感到,只要有“野小子”存在,地球上就没有一块绝对安全的土地。

另一项可作为“野小子”特种部队作战典范的行动,是1988 年4月16日在突尼斯家中狙杀巴解副司令杰哈德的行动。阿布·杰哈德真名叫哈利勒·瓦齐尔,1935 年 10 月出生于约旦河西岸拉姆勒市一个小商人的家庭。1948 年巴勒斯坦战争爆发后,随家人流亡到加沙地带,过着动荡不安的生活。在他 20 岁那年,被选送去开罗驸近的一个军事基地接受专业训练。在开罗,他同阿拉法特相识,两人志同道合,结下了 深厚的情谊,成了终生的友。1960 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中最大的一个游击队组织“法塔赫”在贝鲁特成立后,杰哈德担任阿尔及利亚分部的负责人。

1965 年初,他指挥巴解游击队成功地发动了对以色列的军事袭击。在这次袭击中,杰哈德足智多谋,运筹帷幄,给以色列军队的嚣张气焰以沉重的打击,大大鼓午了巴勒斯坦人民的斗志。之后,他一直化名阿布·杰哈德负责指挥巴勒斯坦武装力量在约旦、叙利亚和黎巴嫩进行的反以武装斗争。1987 年 底,他领导并发动了对以色列军事基地的袭击,使以色列的军事进攻连连受挫。由于战功卓著,被人们称为“圣战之鹰”。

杰哈德在巴解中虽是第二号人物,但其对以色列的威胁,从某种程度上超过了阿拉法特。自从巴解内部在四个组织因与阿拉法特有路线分歧而分裂出去后,杰哈德一直在各派之间翰旋调解,成了核心人物。一旦这些组织重新集结于阿拉法特的旗帜下,凭杰哈德杰出的军事才能,以色列以后的军事进攻将更加阻力重重。不拔掉这枚眼中钉,以色列就永无宁日。以色列总理 沙米尔早就打算除掉杰哈德了。

为了实现除掉杰哈德的计划,沙米尔通过军事情报局派出了 3 名特工人员,持假护照进入突尼斯收集杰哈德的情报。这三名特工中,组长是一名女特工,化名阿伊莎·萨丽迪。她年轻漂亮,黑头发,东方人的脸,能讲流利的法语和阿拉伯语,也能用纯正的英语开玩笑。

阿伊莎来到突尼斯后,自称是某大报的专栏记者。此次来突尼斯,是为 了采访巴勒斯坦人民反对以色列的斗争。通过巴解新闻部门,她获准采访巴解军事领导人阿布·杰哈德。采访地点就是杰哈德的别墅。在采访过程中,阿伊莎仔细地观察了杰哈德别墅的内外结构和警卫措施。采访结束后。她又亲自提出了行动方案,并建议将这次行动定名为“阿伊莎行动”。为了掩人耳目,为行动制造有利条件,此后,她不止一次地在公开场合主动同杰哈德谈话,请教一些政治问题,并多次登门拜访杰哈德,以使别墅的警卫对她习以为常。

“摩沙迪”接到阿伊莎的情报后,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行动计划。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的完成计划,“摩沙迪”在海法港附近的一个训练基地搭盖了一栋与突尼斯杰哈德寓所一模一样的模型屋,供模拟攻击演练之用,据说就连底层楼卫生间的抽水马桶发生的故障也与真寓所一模一样,从出发地到攻击点的路径距离也依样模拟。这些模拟演习曾被美俄两国的间谍卫星同时录 下,从攻击发起到完成撤退仅 22 秒!

“野小子”特种部队不仅自身训练有素,而且还经常为西方其它国家的特种部队培训学员和派遣教官。它屡建奇功的法宝有三个:首先是行动前获取了详尽的情报;其次是行动诡秘,出奇制胜;第三是配备了最先进的装备,队员的枪法极好。

在以色列与恐怖分子永无休止的斗争历史上,“野小子”也有许多不堪回首的记忆。最严重的一次失败,是1974年在马阿洛特市的人质营救行动。三名解放巴勒斯坦民主阵线的武装分子先杀害了一家三口人,然后潜入一所学校,把上百名正在熟睡的学生劫为人质,并在学校大楼内布满地雷。当以色列特种部队士兵试图解救人质时,武装分子打死了22个孩子,打伤56人。这成为以色列特种部队历史上最为心痛的一段记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