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大地震》谁来修补内心的伤疤

《唐山大地震》和预想中有些不一样,不是想象中的灾难片和苦情戏,这样很好,汶川的余痛未消,其实没有力气再接受一场灾难,一场可以触动那些伤疤的灾难。

电影其实是关于震后重建的,重建我们的内心,如何让我们的内心变得更为完整和丰富。所以选用徐帆和张静初这两条线,两个在灾难中深深受伤的人,如何从伤痛中挣扎着走出,到最后相逢,宽恕、理解、反省,最终拥抱,成全两个人以后的幸福。

可惜冯小刚的表达不算很成功,节奏有点太跳跃,情绪上的连贯欠缺,以至于我在影院看的时候,周围不少观众对后段的剧情提出疑问,而过于明显和刻意的植入广告更断裂了观影的感受,本来是可以引发的思考变成了笑声。好些观众走出影院讨论的竟然是笑得多还是哭得多,这就远远偏离电影的本意,一部本来可以做得更好的电影就此彻底沦为一部商业片。这样的沦陷,不能不让人觉得遗憾。

全片的精彩个人以为不在于特效,不在于灾难,也不在于煽情,而在于几位演员的精彩,徐帆、张静初、李晨和陈道明、陈瑾、王子文,都有亮眼的表现,也让电影在跳跃的节奏间,有了完整的观感。

尤其是徐帆,堪称奉献出本年度华语电影最精彩的演出。多个片段都令人印象深刻。

选择姐姐还是弟弟时,神情里痛到麻木。刚刚失去丈夫的母亲,面对姐姐弟弟的二选一,她能怎么办,她能怎么选,那低得不能再低的一声弟弟,拉开她32年自我赎罪的序幕。

看着儿子和姥姥上车时,微微前倾的身体,眼神里失去魂魄的悲伤和无助。这一走,她这一生,便失去生存和前行的所有力气了吧,余下的,不过是行尸走肉。

和儿子为老公女儿烧纸钱时,那突然又不突然的一巴掌。儿子的话,正戳在她心中永远的痛,那些痛,结了疤,撕开,然后再结疤。

送走长大成人的儿子,那关上的门,仅仅是一个背影,留下的是对儿子无尽的爱。

关上车门,紧紧收起心中的伤,只是执拗的说,哪也不去。

32年后重见女儿,给女儿下跪的爆发,那是她32年的痛啊,无处可泄,终于在那些又高又尖的音符里,在那些激烈冲撞的语气里,一览无遗。从收到放,一气呵成,谁能不动情?

最后走向女儿,那眼神里的爱,浓到化不开的慈母情,就从那颤巍巍的步子,从那眼角眉梢,蔓延开来。

某种程度上说,徐帆是这部电影的灵魂,她是冯小刚拍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也圆满的表达了冯小刚想要表达的。而如果《唐山大地震》真的刷新华语票房纪录,那她此次塑造的母亲形象,甚至可能会成为电影史上一个经典的形象。

不说如果,则可以肯定的是,在相当一段时间内,提到《唐山大地震》,必然提到徐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