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版《红楼梦》的八卦往事

新版《红楼梦》正在遭遇“围殴”,更凸显了老版《红楼梦》的经典性。

暑假里重播最多的电视剧,一个是《西游记》,一个是《红楼梦》。央视的这两部戏,《红楼梦》开机较晚,而完成较早。1983年2月成立筹备组;12月完成剧本初稿。1984年春夏,在北京圆明园先后举办了两期红剧演员学习班,从全国各地数万名候选人中遴选出的一百多名演员在此研究原著,分析角色,学习才艺。经过几次录象,反复比较,最终确定了各自的角色,进入拍摄阶段。历时3年大功告成,于1987年在央视开播。此后,这部电视剧被称为87版《红楼梦》。在这部经典之作的幕后,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1)三个文学青年

文学是八十年代的显学,一篇小说就能引动全社会的瞩目,一本书能改变一个时代的风习,一部作品能给一个卑微的农村青年带来命运的转机。当时,文学青年遍地走,在《红楼梦》剧组中,就有三根很有想法的笔杆子。


陈晓旭是辽宁鞍山话剧团的演员,当时18岁,她能入选是因为她的别出心裁的自荐信。信里有两张登有她自己作品的剪报,一张画报封面,还有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照片上的姑娘摆了一个标准的“文静POSE:手抚着胸前的辫梢,一只手支撑在背后,坐在一片绿草坪上,显得恬静、秀美、纤弱。姑娘在信里表明自己想演林妹妹,而且对这个人物进行了独到的分析,也谈到了自己的特点和优势,不卑不亢,娓娓道来。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写的一首诗《柳絮》:


我是一朵柳絮,长大在美丽的春天里;因为父母过早地将我遗弃,我便和春风结成了知己。

我是一朵柳絮,不要问我家住在哪里;愿春风把我吹到天涯海角,我要给大地的角落带去春的信息。


一看这封自荐信就可以感觉到,这是个聪明而有心计的姑娘,知道怎么在人群中凸显自己。这封信打动了导演王扶林,陈晓旭获得了来京面试的机会,并顺利进入了红楼培训班。当时,竞争林黛玉角色的还有张蕾。论相貌,张蕾更漂亮一些;论气质,则是陈晓旭更接近内藏锦绣、多愁多病的林妹妹。剧组委决不下,一直寻找更合适的“林黛玉”。最后,天上没有掉下新的林妹妹,王扶林用了陈晓旭。

《柳絮》是陈晓旭14岁时的作品,意境和文笔不俗,可见她很有文学的天分。在《红楼梦》剧组,欧阳奋强和陈晓旭喜欢舞文弄墨,《红楼梦》刚刚拍完,他们就着电视剧播出的热乎气,出了一本书《宝黛说红楼》,把入选经历和拍摄花絮写了出来。此二人还经常串通一气“整蛊”别人。当时,导演给欧阳布置了一个功课:短时间内调皮起来,以找到宝玉的感觉。欧阳很想使坏,可是有想法没办法,每次都是陈晓旭帮他出主意。一会儿以表哥的名义骗一个女演员去看电影,害得人家呼朋引伴去了,在影院门口苦等多时也没见着“表哥”;一会儿以外地导演的名义骗扮演史湘云的郭宵珍去见面,害得人家大老远跑了一趟,怅然而归;最出格的一次,竟然把“老祖宗”身下的床板抽掉,害得老演员李婷躺下时着实吓了一跳。可见,陈晓旭那时就很有创意,也难怪她后来开办了广告公司,吃了创意产业饭,挣得千万身家。


欧阳奋强时年20岁,是峨眉电影制片厂演员,当时已拍了一些影视剧。有一天晚上,他从女友康莉家回来,看到了邓婕留下的字条,说导演王扶林来成都挑演员,想见他一面。因为第二天又要上戏,他连夜赶到王导下榻的锦江宾馆。会面以后,王导比较满意,要他来京试镜头。临出门还叮嘱他:欧阳,你一定要来,这是个好机会。本来,欧阳对自己的外形条件很不满意:天生一张娃娃,演小青年显得太老,演青少年岁数已超,总也捞不到太好的角色。可是在北京试戏时,扮上行头一照镜子,他没想到化妆能有此鬼斧神工的魔力,自己活脱成了宝玉。他信心十足地完成了表演。在进一步的考察中,欧阳遭遇了很大的压力。他的天性并不调皮,却被导演要求捣蛋。他只好求助于林妹妹,干了一系列不着调的事,而且一定要让导演知道。导演是满意了,他的伙伴们被他治得苦不堪言。在给央视领导审看的试录像中,欧阳发挥失常,导演郁闷不已,欧阳的信心几近崩溃。要不是长辈们的耐心开导,他已然打了退堂鼓。导演对“宝玉”不是很满意,只是直到开机,更强的人也没出现,欧阳最终当上了宝二爷。


当时,欧阳喜欢看三毛的书,有空就记拍摄日记,戏一拍完就出了书。在拍摄当中,他一度萌生了办杂志的想法,并且得到了其他演员的支持,后来被副监制胡文彬以经济效益为由拒绝了。拍完戏后,作为炙手可热的新星,欧阳只要开口,就能留在中央电视台,但他想到了日夜思念的女友,想到了以自己的外形条件做演员难有更大发展,想到了“贾宝玉”这个颠峰过后再难碰见更有光芒的角色,就决定回四川。回去之后,他从峨影调到四川电视台,改行当了导演。说起当年的选择,欧阳似乎有些悔意。演艺圈的大本营就在北京,没在北京,他错过了很多机会。他也没想到,导演之路如此艰辛,虽然国内的奖项都拿遍了,就是没有一部戏真正火起来,让人家说起他不再是“贾宝玉”而是欧阳导演。今年,老文学青年欧阳奋强重新拿起笔,并且招呼剧组的其他成员一起动笔,写了一本新书《记忆红楼》。


第三个文学青年是邓婕。“宝黛钗凤”四大主演,四川籍的就占了三个:欧阳奋强、张莉和邓婕。他们每个人得到角色都经过了炼狱般的等待,但谁都没有像邓婕承受了那么多的心理煎熬。当时,邓婕自认是一个丑小鸭,又黑又瘦,身材矮小,人家都是一米六五的标准身材,惟独她一米五几,长相也只平平。可依凭者,是她的荧屏形象上佳,演技过硬。在成都录像后,北京方面甚为满意,制片主任任大惠急着要见邓婕,但在火车站一看见“小不点”,他就成了霜打的茄子。


进培训班后,邓婕的竞争对手有两个,一个是来自上海的乐韵,一个是后来扮演尤三姐的周月。前者天生丽质,后者美貌过人,两个人也都很有表演经验。每录一次像,邓婕就承受一次打击,幸亏有王扶林导演温言鼓励她。剧组上上下下都认为这个角色非乐韵莫属,化妆师不是忘了邓婕的存在,就是给她化妆时挑她五官的毛病;摄橡师李耀宗更是直接劝邓婕不要再想王熙凤,去争取秋桐;导演王扶林也问她想演什么别的角色。邓婕顽强地坚持着,事情出现了转机,乐韵的家长不同意她演凤姐,而且举家要出国,邓婕成了惟一的候选人。但角色仍没有直接落她头上,走了一个乐韵,又来了个于兰,身高1.69米,京剧演员,容貌出众。又是一番较量和等待,邓婕迎来了日出时刻。


后来,邓婕用饱含情感的文笔回忆这段经历,她用象征的手法写到了两只向上爬的蜘蛛,以貌不惊人的白蜘蛛自比,以美丽而强大的红蜘蛛譬喻竞争对手,一段磨难重重的心路写得摇曳多姿。


(2)三个夭折的人

2006年,“林妹妹”陈晓旭抛下事业和家人遁入空门,人们无比惊诧。后来得知,她患上了乳腺癌,饱尝病痛之苦,绝望于俗世的医术,决心落发为尼,以佛学来安慰心灵的苦痛,以修行等待生理的奇迹。奇迹终于没有发生,陈晓旭还是不幸病逝。闻讯落泪者何止千万人,无常感弥漫在人们的心中。出演了一身傲骨、半途飘零的林妹妹,毅然淡出娱乐圈在商界开创了大局面,人们在眼花缭乱间,把她当作了一段传奇。一辈子,一出戏,她不仅人戏合一,性格禀性像极了“林妹妹”,就连生命也像林妹妹一样中道枯萎。陈晓旭之死,是2007年5月间最令中国人心痛的事件。


在陈晓旭之前,已经走了两个红楼成员。一个是扮演贾母的李婷,病逝于1994年,终年73岁。这是自然规律作祟,也罢了。另一个更堪惋惜的是“贾瑞”马广儒。马广儒在《红楼梦》中只有一集戏《王熙凤毒设相思局》,他面如桃花,眉眼带钩,殷勤款款,几个表情和动作就把贾瑞给演活了。马广儒是安徽省安庆市黄梅剧团的小生演员,作为贾宝玉的候选人被剧组相中。当时他一脸青春痘,剧组让他治好了脸来京报到。可他心如热碳,没过多久就坐着火车来了。


马广儒12岁考取的安徽安庆黄梅戏学校,一入校就成为佼佼者。他天生多愁善感,演起戏来全情投入。15岁时马广儒演“贾宝玉哭灵”,表情悲绝,令人目不忍睹。演完之后,他仍啜泣不已。扮相俊美,擅长惨戏,年纪轻轻的马广儒成为剧团的头牌小生。马广儒从小学戏,没怎么正经读书,也没在社会上闯荡过,才子佳人的戏文主导了他的精神世界。他在生活中也以“宝玉”自命,闻歌生悲,见月伤心,感情丰富。他带着满心希望来京演“贾宝玉”,却在帮人搭戏后阴差阳错地成了贾瑞。从男一号到跑龙套,从心目中的王子到下三滥的可怜虫,简直就是当头一棒,马广儒心中的落差可想而知。这时,心细的陈晓旭对他进行了鼓励和解劝,把他从愁云惨雾中拉了出来。多情的马广儒得到了“林妹妹”的关心,就此情根深种,难以自拔,几次割腕表明心迹,把“林妹妹”唬得花容失色。


这是一段没有结果的单相思。22岁的马广儒深受打击,染上酗酒的毛病,开始了以酒自毁的悲剧。电视剧《红楼梦》播出后,马广儒的演艺之路陡然开阔。此后的4年是马广儒演艺生涯的高峰期,他陆续演了《西厢记》、《玉带缘》、《聊斋》、《汤显祖牡丹亭》、《腾阁秋风》等电影及电视剧,与他配戏的演员有马兰、涂玲慧等大牌明星。后来,他与南昌的一个戏曲演员相爱,并随着她来到江西。


他在江西的起点很高,一上来就在南昌电视台的大片《滕阁秋风》中扮演王勃。大获成功后,他又接连主演了其他一些电视剧。可是,生活中并不仅仅只有演戏,还需要面对复杂的人际关系。马广儒渐渐应付不来,变得意志消沉。他和女演员的感情也出了问题,终至分手。从此,马广儒在南昌孤独一人,好酒如命。他对《红楼梦》的越来越沉迷,见人就谈宝黛钗,沉浸在贾宝玉的感觉中神思恍惚。后来,又有一个女孩爱上他,并成了他的妻子。为妻子的贤惠感动,他一度喝酒少了些,但不久就故态萌。酒精严重地损伤了他的身体和精神,他倒在病榻上,满嘴戏剧台词和唱腔。1995年,染病多时的马广儒走了,年仅32岁。


不疯魔不成活。马广儒用他的一生为这句话做了新的注脚。表面上,是酒毁了他。实际上,是情作践了他。他的人生与贾瑞何其相似,都把一颗心错放在一个人身上,在无尽的相思中消耗了全部生命。


还有一个更年轻的生命在今年年初因车祸而去,他就是在戏中扮演小板儿的李玥,他才29岁。在剧中,他只是个小角色,在戏外,他是个能干的小伙子。他在英国读完硕士后,回国办了一家文化公司。2003年,红楼剧组在《艺术人生》栏目中重聚,小板儿曾出现在台上,与刘姥姥相拥而泣。


按概率来说,参加过红楼拍摄的那么多台前幕后的人员,有几个人出意外不算反常。不过,看看这几个人和他们的角色,又不能不让人觉得老天的安排并非无心。陈晓旭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在俗世那么成功,还是逃不脱“林妹妹”的阴影。马广儒由贾宝玉而贾瑞,角色的转换使他精神异变,虽然后来有过灿烂的高点,终究还是跌入了为情陨命的深渊。而板儿是剧组最年轻的一个(如果不算没怎么见脸的襁褓之中的巧姐的话),他的人生画卷刚刚展开就永远截断,像板儿一样再也不会有老去的一天。世上总有一些事情是神秘莫侧的,比如红楼梦中这三个飘零的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