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就敢说:新《红楼梦》是绝世之作

看得出来,李少红导演真的很生气。

据7月5日媒体报道,李导在上海录制《文化主题之夜》,有记者问及有关新版《红楼梦》负面评论时,她大吐苦水,直至情绪失控。在很多媒体上都看到相似的消息,应该不会有假。

写这篇文,主要是想替李少红导演鸣不平。

虽然早在一天前,我还对新版《红楼梦》持强烈的鄙视态度,但李导一生气,情况就发生了变化,我变得心软了。

我开始反思自己为什么会如此鄙视?实际上这部新版连续剧到现在为止,还一眼还没看,不过看了几张雷人剧照,又听到一些道听途说的搞笑剧情而已,照道理不该形成如此强烈的负面判断。

如此说来,要往2007年追溯了,那年搞“红楼梦中人”选秀,好像被堵过一回心。那时还没有看惯这样的炒作方式―――好比两个人刚订婚,便要将生孩子的计划搞得满城风雨。

当然,等到后来股指期货推出,我终于弄懂了,这个没出世的孩子,八成属于期货。只是李导当年那么做,确实太前卫。按国人习惯,八字没一撇的事情,基本保持低调,有宣传也是“犹抱琵琶半遮面”。

那次选秀显然给我的鄙视思想,提前种下了恶因。

我估计很多人的心态都相似,好吧,你把大家胃口吊起来了,把大家的期望值调高了,倒要看个明白,你生下来的究竟是品质优良的贾宝玉,还是天生顽劣的薛蟠。

从目前情况看,李导演所生产的显然不是贾宝玉,是不是薛蟠的问题正在热议中。既然不是宝玉,这就使大家那口恶气找到了宣泄渠道――让你不知几斤几两!让你到处吹嘘!让你唱高调!!!让你放大炮!!!!于是乎砖头大棒加口水,一齐聚拢而来。

估计有人是憋着坏心眼的,憋了好几年,这里面也包括我吧,当然还包括李导的那些同行们,所谓同行是冤家,个中缘由不言而自明。

根据李导演现场失控的情况,综合其它因素,我尝试从以下六个方面,分析李导演的委屈。

其一,这么一部鸿篇巨制,极少有人敢做,她做了,是一件传承中国古典文化的大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为什么没人从这个角度多加褒扬呢?

其二,大家好歹也要等看了全剧再说话吧,而不能闭着眼睛瞎说话。从孩子没出生就开始批评,一直批评到现在,口水不断,难道新版《红楼梦》就找不出值得表扬的优点吗?

其三,不管她生的是贾宝玉也好,薛蟠也罢,那都是十月怀胎的结果,是整个剧组人员群策群力才完成的,为什么没人尊重这些劳动呢?

其四,毁经典名著的,她又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易中天可以毁《三国》,于丹可以毁《论语》,胡玫导演则直接将《论语》的爸爸《孔子》给毁了,都没拿她们怎么着,偏偏到了这会儿,大家却不肯放过,变得如此狭隘呢?

其五,娱乐时代,到处都充满了娱乐精神,什么都可以拿来娱乐,为什么一涉及《红楼梦》,大家就当成宝贝疙瘩,当《圣经》供奉,要拿出刻舟求剑的治学态度,逐章逐节地与原著比对,为什么《红楼梦》不可以拍得娱乐一些,拍得现代一些呢?

其六,鲁迅说一部《红楼梦》,“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李少红看到的,理解的,演绎的,就是现在的这部电视剧,这属于艺术的再创造,又为什么不可以呢?

以上这几个方面,李导演于现场失控时,有些话已经自个儿说破了,有些话没好意思说,还有些话是我现在帮她想的。当然,我只负责臆测,具体怎么回事,解释权归李少红导演本人所有。

在这里,想告诉李导演一条鼓舞人心的好消息,据《人民日报》最近一篇文章,《收视率调查样本户讲述被电视台收买作假经历》,由此看来,只要和电视台妥善处理关系,新版《红楼梦》的收视率就一定不成问题。

想要多高收视率,报个数就行,电视台自然会采集到相应数据,和多少人真实收看并没关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