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bonstock

等待集结号:回乡养伤老兵苦等归队召唤60多年

等待集结号:回乡养伤老兵苦等归队召唤60多年

日前,河北科大退休的于教授致信天天帮办,在信中于教授说,前些日子他住院时,一个八十多岁病友的经历感动了他。这位病友在解放战争期间因伤回乡休养,60多年一直在等待归队的召唤。热心的于教授希望晚报能关注此事,让老人能得到相应的关怀。

打仗受伤回乡养伤与部队失去联系于教授介绍说,前段时间他因病住院时,同病房里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人,慢慢地他们熟悉了,经常一起聊天,后来于教授被老人不寻常的经历所感动。于教授说,他的这个病友叫杜清惠,今年85岁。老人是河北获鹿(今鹿泉)大郭村人。据老人自己说,1947年他参加了解放军。参军不久,就随部队开赴了前线易水河畔。在攻打涞水的战斗中,他头部中弹,昏倒在阵地上,但是激烈的枪炮声又把他震醒。他醒过来后,大声喊着战前动员时首长下达的命令“攻下涞水”,又冲向了敌阵。战斗中杜清惠的左手被敌人的炮弹炸掉了半个手掌,但是他仍然喊着“攻下涞水”继续奋勇冲锋,直到再次昏倒。后来老人被送往战地医院,据战友和医疗队的人说,昏迷中,杜清惠还下意识的呼喊着“攻下涞水”。

据老人回忆说,当时部队的领导听到他的事情后,亲自来到医院,拉着他的另一只手,表扬他在战斗中的勇敢和顽强。由于老人的伤势严重,脑部的弹片因为位置特殊也没有取出来。短时间不可能重返战斗岗位,于是老人被安排回到老家养伤。并被告知,等伤好了再回部队。回乡后,老人的伤势一直也没有好利索,经常出现头疼和昏迷。解放后,政府要求他提供当时医院和所在部队发给的返乡养伤证明,但是他没有办法再找到医院和原来的部队。战友一个也找不到了,同村一起参军的7个人,先后牺牲了6个,只有他还活着。后来老人伤好后,因为残疾,只能到一所学校看看门,打打杂。

几十年过去了老人只希望得到一份荣誉对于这么多年,老人为什么不主动去找部队?杜清惠的孙子媳妇说,多年来老人始终坚信首长和战友不会忘记自己,总有一天会派人来接他。老人始终记着部队的番号,华野3纵7旅20团3营9连3排,排长姓李。60多年来老人一直在苦苦等待着部队召唤自己归队。

现在杜清惠轮流寄居在孙辈的家里,脑袋里的弹片让他时常头疼,而且只剩下两根手指的残手,每逢阴雨天都很酸痛。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老人对待遇方面没有任何要求,老人只想在八一建军节的时候,有人能给他一个军人的问候,哪怕是一封信。但是由于没有证明,老人一直无法得到这份心灵上的安慰,这也是老人一辈子的遗憾。

于教授说,杜清惠的年纪越来越大了,希望老人的老领导、老战友或知情者能够帮助老人找到老部队,让老人得到本该得到的一份荣誉和关怀。请知情者联系于教授。(来源:燕赵晚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