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边防的生活条件艰苦,特别是冬天大雪封山,没有多少新鲜蔬菜,连队伙食很差,长期都是“老三样”(萝卜、大白菜、土豆),基本上一整个冬天都是这样,有时只有给养车从博乐市运来一点绿色的蔬菜,才能让我们改善一下伙食,说起来每顿都有肉,只是很少的几片肥肉在盘中,对于年轻力壮的军人来说,只能塞塞牙缝,对肉的那个馋呀,只有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很过瘾的吃个够。

记得一次我站夜哨,独自伫立在寒风呼啸的哨位,背负钢枪,望着远山发呆,想到在家的欢乐,心中生出了无数的惆怅,夜深人静时,回忆着家中的温馨,思绪如野马般奔腾。。。一阵阵脚步声扰乱了我的思绪,一个人影正从连队向哨位处移动,等他快接近哨位下的梯子时,寻问他口令,听出是在炊事班的战友罗凤翔(后来在训练中因脑溢血光荣牺牲,我以前曾写过怀念战友,就是他),看着他走近我,从口袋中掏出用塑料袋包着的东西,递给我,我一接过来,就有一股肉的香味飘了过来,好久没有闻到这么香的肉了,我深深地吸了口气,打开袋子,只见是一坨足有三两重的瘦肉,在这风雪边关,算得上是很奢侈的东西了,已经煮熟,什么调料也未放,只是在煮时放了点盐,我忍不住咬了一口,好香,好好吃,闭上眼,慢慢品味这来之不易的食物,煮得不咸不淡,可口得很,嚼着满嘴飘香。战友又从另一个口袋中拿出一小瓶“五加白”的酒来,在这寒冷的冬夜,能喝上一口近六十度的白酒,真是胜过当神仙,何况还有这么香的肉来下酒,我就和他在哨位上边聊边喝,他只喝酒,没有吃肉,我知道他是专门给我准备的,他还没去炊事班时,和我一个班,他就睡在我的旁边,中间只隔了一个通道,在一起生活了几个月,又是老乡,关系特别好,他去炊事班后,也经常来到哨位陪我聊天,打发寂寞难耐的日子,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我就将这香气四溢的肉给消灭了,和着酒精的作用,身上暖和了许多,而心中更是暖洋洋的,为有这互相关心,互相照顾的战友相伴,感到很是欣慰。

借着酒性,在天旋地转恍恍惚惚中,早已忘却了思乡的痛苦,将所有的烦忧和生活中的不如意,全都付之脑后。在以后的生活中,他经常这样给我一坨水煮肉,还有那烈性的五加白,陪我度过了军旅生活中,最难忘怀的时光!他那时这样做,虽有些违规,但也是炊事班没有公开的秘密,大凡在炊事班有关系好的战友,都享受过这种特殊的待遇,现在一想起部队的生活,总是想起战友罗凤翔,想起他给我的关怀,想起我们那段美好的记忆,只可惜阴阳相隔,几回梦中相见,醒来惆怅万千。。。他年轻的身影在我心头回荡!

现在在家中,再也没有闻到那样香的肉了,无论自己怎样做,可总也没有在边关时的那种香味,我知道,少了战友的关怀,少了当初的那种环境,不管我怎样去弄,也不会有在边关的坨坨肉那样香,那样可口了,很怀念在边防的两年时光,后悔最后一年调离了边防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