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级军士长赵平普:深山坚守25载

一辆自行车、两个旧木箱,第二炮兵某旅一级军士长老赵,带着老婆孩子出山啦!

老赵名叫赵平普,1982年10月从河南渑池县入伍。他21岁进山,在远离营区数百公里的深山哨所中,整整驻守了25个春秋

1985年3月,老赵所在旅奉命移防。留在深山里的通信阵地和20多公里国防通信线路维护保障成了难题。通信营班长赵平普站出来说:“我留下!”

这一留,就是25年!1992年初,部队建议老赵把妻子接来,决定成立“夫妻哨所”,老赵一封加急电报,在老家县城当了10年小学教师的媳妇王松华“随军”了。

虽说老赵有了“家”,可方圆20公里连个集市都没有,买个柴米油盐都得翻山越岭。最艰苦的,要数一天一趟的通信线路维护和检查。一次,夫妻俩雪中查线,山高路险迷了途,5公里山路连走带爬竟花了近10个小时

1993年2月28日深夜,山里正下雪,怀孕8个月的王松华突然晕倒,胎儿不幸夭折。更让老赵难过的是,王松华从此失去生育能力。

日子过得虽清苦,夫妇俩却充满爱心,业余时间都用来扶持山坳里的贫困孩子。村里没有“学前班”,王松华自购了教材教具和桌椅板凳,办起了免费“学前班”,前后收了120多名山里娃儿。

山村没有平整的路,夫妻俩把积攒的2000多元钱捐出来,带着村民铺出一条6公里的出山路。

今年初春时节,旅政委杨良勤风尘仆仆赶到哨所看望夫妻俩。在深山里住了3天,杨政委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

老赵靠一辆破旧的自行车巡线护线, 保证了线路25年畅通;通信阵地的柴油发电机、变压器等装备,在老赵的精心保养下,从未发生过故障。

山里潮湿,老赵落下了风湿病,天一凉就一瘸一拐,而王松华也已头发花白。他们抱养的女儿榕璐已经9岁了,还在妈妈办的“学前班”上学……

杨政委心里不是滋味。回到旅里,他向党委提出:赵平普越是无私奉献,我们越是要关心他的疾苦。应当派人替换老赵,请他出山!

不久,接老赵一家出山的车开进了哨所。回望曾经奋斗25年的深山哨所,满脸皱纹的老赵夫妇禁不住潸然泪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