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许多人都很好奇,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在实现恢复巴以和谈的目标方面为何如此失败。他们不必去远处寻找答案。过去十天里,美国出现了两种针对以色列的非同寻常的言论。其中一种一度在电视广播里大出风头,另一种则基本上不了了之,没有了下文。两者引起的反应本应是相反的。

第一种言论来自89岁的“白宫记者团团长”海伦•托马斯(Helen Thomas),它严重冒犯了以色列。海伦表示,以色列的犹太人应该“回老家去,回到波兰、德国、美国以及其它任何地方”。几天来,她的爆炸性言论与以色列袭击驶往加沙的小型船队并造成伤亡的消息一起在电视上大出风头。然而很少有人对海伦这种惊人的偏见感到意外。在停办之前,她的每周专栏就已经几乎没有了读者。

相比之下,美国政府基本上忽视了托尼•科德斯曼(Tony Cordesman)撰写的备忘录。这位(通常)颇具影响力的国家安全学者在备忘录中表示,本杰明•内塔尼亚胡(Benjamin Netanyahu)的政府正在迅速变成美国的“战略负债”。他写道:“以色列是时候意识到,它对美国负有责任,正如美国对它负有责任一样。它还应该意识到,在测试美国耐心的限度、挖掘美籍犹太人的支持方面,它需要更加小心地把握好尺度。”

人们如今常说,奥巴马接手的对话者不可能比这更没有前途了——好斗的内塔尼亚胡和代表巴勒斯坦人的软弱的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但甚至在访问中东之前,奥巴马就必须不断努力在华盛顿特区内部搭建桥梁。所有这些都有持续崩溃的倾向。自去年在开罗发表历史性的演讲以来,奥巴马就表现出对中东之行兴趣日减。

以他在国会的民主党同僚为例。在以色列国防军灾难性的袭击之后,众议院民主党领袖斯特尼•霍耶(Steny Hoyer)是这样总结形势的:“无论我们如何哀悼九位逝者,事实是,以色列国防军遭到了有组织的暴力袭击,他们是自卫还击。”霍耶的言论代表着大多数当选民主党人议员的立场。无论以色列走哪条路线,其中都很少有人(奥巴马除外)准备提出挑战。

一年前,奥巴马有些天真地敦促内塔尼亚胡停止在占领区修建定居点。当时,美国最大的亲以游说团体——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American Israel Public Affairs Committee)没用多久就组织了国会山的反驳。但在这件事情上,它的手似乎伸得有些过长了。

作为一次两党合作的罕见显示,共和党白宫二号人物埃里克•坎特(Eric Cantor)和霍耶向国会议员发送了一封邮件,要求他们签名敦促白宫同意内塔尼亚胡恢复谈判的前提条件,其中包括呼吁巴勒斯坦集团在开始此类谈判前“建立一个能够自立的巴勒斯坦国所需的制度”。

邮件中没有提及以色列需要停建(更别说拆除)耶路撒冷和西岸的定居点。遗憾的是,两位议员忘了去掉电子邮件附件的名称:“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函件霍耶-坎特2009年5月.pdf”。在435名众议员中,有329名签了名,而100名参议员中有76位议员签名。

每当美籍犹太人公开批评内塔尼亚胡时(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因为民调显示多数人都不同意他的政策),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就会很快指责他们是反犹太复国主义。最近的例子来自民主党智囊团的中间派人士彼得•贝纳特(Peter Beinart),他上月在《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上批评美国以色列公共事务委员会和其它机构的文章,获得了人们的广泛阅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