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足球的刺激下,雄性荷尔蒙得以集中爆发,这种威力很容易从球场内辐射到场外,让足球与性成为孪生兄弟。足球与靓女、赢球和激情,都是世界杯这根“绳子”上的蚂蚱。

6月15日22时,约堡脱衣舞秀场Teazers门外只停了5辆轿车。身高1.96米的舞场看门人尼塔尔用沮丧的语气告诉记者,“我们是南非最大的脱衣舞秀场连锁店,在各个大城市都有分店。这几天的客人比不上世界杯开赛之前。现在是黄金时间,里面只坐满了不到1/4的座位。”尼塔尔断然否认了世界杯期间4万妓女前往南非的说法。

A 难产的“‘红灯区’计划”

虽然没有专设的“红灯区”,但是南非允许开设一些合法的娱乐产业,比如脱衣舞场、性用品专卖店、色情按摩店、伴游公司和夜总会。此外,南非各地还潜伏着数量庞大的地下性产业者。在约堡住了9年的华人张先生告诉记者:“在南非,开设正规的性产业公司需要政府执照。为了躲避牌照税,一些黑势力经常租上一栋别墅,从东欧、亚洲北美洲等地通过偷渡运来性工作者。这些非法性产业经常出事,会被当地警察一锅端,里面的性产业者全部遭遣返。”

在筹备世界杯期间,南非德班市政府曾经打算效仿2006年德国世界杯,草拟了一个“安全‘红灯区’”计划,但遭到了性产业大佬们的反对。Teazers脱衣舞连锁秀场老板杰克森当时指出:“脱衣舞场出售的是一种性幻想而非‘性真实’,如果将脱衣秀场搬到‘红灯区’,将影响到Teazerz的个性。”色情按摩店和成人酒吧业主业纷纷表示,集体搬迁的费用太大,就算政府提供搬迁补助,自己还得掏一大笔钱去装修。

由于受到广泛质疑,“‘红灯区’集中经营”计划只能胎死腹中。记者在约堡街头看到,一些著名的娱乐场所大多各自为政,设置在繁华的商业区。约堡Teazers以脱衣舞秀场为“桥头堡”,院子里还有一个成人用品商店和一个豪华酒店。Teazers舞场看门人尼塔尔介绍说:“我们提供安全的保障,虽然院子里没有人巡逻,但是请不要担心安全,因为到处都有监视器,许多保安都在24小时待命。”

B 吸引全球“性外援”

南非的娱乐业大佬能够拒绝政府的指令,可见他们蕴藏着非凡的实力。为了抓住世界杯的机会大捞一笔,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的性产业业主,都各显神通从世界各地征集“性外援”,早有传言说有4万名性工作者在最近一年内纷纷登陆南非世界杯“淘金”。

约堡出租车司机艾菲里克告诉记者:“南非的性工作者数量与日俱增。只要客人有500美元,我就能带他去他想去的任何一家酒吧,也可以把他们带到非常安全的妓院。”

尼塔尔说:“我们的舞场一直在各大报纸刊登招聘国外脱衣舞女广告,只要国外脱衣舞女上台表演,她们都是光彩夺人的性感天使,让进门的顾客被紧紧吸引。”

至于是不是有4万外国妓女来南非,尼塔尔倒很是不屑:“这是外国媒体编造出的谎言吧,可能有外国妓女来,可是这个数量完全是胡编乱造。有人不再干了,也有人来,这才是正常的。南非全国有没有4万职业妓女都是问题。”

为了抓住世界杯的机会大捞一笔,无论是合法还是非法的性产业业主,都各显神通从世界各地征集“性外援”,至少有4万名性工作者在最近1年内纷纷登陆南非“淘金”。

约堡出租车司机艾菲里克告诉记者:“南非的性工作者数量与日俱增。只要客人有500美元,我就能带他去他想去的任何一家酒吧,也可以把他们带到非常安全的妓院。”Teazers舞场看门人尼塔尔说:“我们在约堡的脱衣舞场有120名舞者,她们全都来自世界各地,比如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牙买加马来西亚。”

这些身材姣好的舞者收入不菲,但是她们当中的不少人喜好沾染毒品。尼塔尔说:“非洲籍的脱衣舞女经常将挣来的钱拿去吸毒,甚至还背着舞场跑出去卖淫。所以,老板才倾向于招聘国外脱衣舞女。这些外国姑娘其实都很命苦,几乎都是在家乡欠了一屁股债,受到不同程度的虐待,才跑到这里来赚钱。”艾菲里克与一些外国性工作者有过接触,深知她们背井离乡的辛酸,“性娱乐场所都在残酷剥削那些可怜的姑娘。她们的钱全部被老板控制,也不懂得当地语言。一些夜总会老板扣留着她们的护照,逼迫她们卖淫赎取护照。”

艾滋病平均每天近千人死亡

南非是世界上艾滋病感染率最高的国家。自1982年在南非首次发现艾滋病以来,全国已有数百万人死于艾滋病。全国平均每天有近千人死于艾滋病。《南非华人报》社长郭飞耀告诉记者:“我们报社两年前雇佣了5名黑人员工,到现在已经有两人死于艾滋病,都只有30岁出头,去世前十几天还在报社工作,突然消失了。最近,我们报社又有一名员工也出现了相似的症状,看上去消瘦、体弱、咳嗽。当然,南非不允许歧视艾滋病人,也不可强迫员工做有关艾滋的体检。我现在只能暗自祈祷,但愿我的不安是多余的。”

来自上海某药物公司的刘博士天天和艾滋病患者打交道。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当地的艾滋病情况比公开的情况还要严峻。育龄期的妇女的艾滋病感染率已逾40%。在南非,艾滋病传染的主要途径是性行为。这方面的道德约束好像并不严格,一个妇女甚至可以为了一听可乐和素不相识的人上床。在一些偏远落后的村庄,因滥性引发的艾滋病,几乎家家都存在。”

安全套 健康的最后一道屏障

国际足联和南非世界杯组委会早就注意到了艾滋病的麻烦。本次世界杯,约有37万游客来到南非,有可能引爆艾滋病的“定时炸弹”。“我们知道卖淫活动在世界上很多城市都存在,大型体育赛事期间活动增加也是惯例,但我们无法阻止这样的情况发生,我们只能呼吁球迷将精力集中到纯粹的足球方面。”国际足联秘书长瓦尔克坦言。

南非政府准备在世界杯期间为球迷发放10亿只安全套。英国政府在年初也慷慨解囊,捐赠给南非4200万只安全套以备使用。记者在足球城采访揭幕战时发现,球场卫生间里摆放着许多大包的免费安全套。上半时还没打完,这些蓝色包装的安全套就被球迷们瓜分完毕。

12日晚,阿根廷尼日利亚的比赛下半场刚刚开始,14号看台升起了一只硕大无比的安全套,吸引了全场球迷的目光。据悉,这是南非艾滋病预防联合会呼吁世界杯关注艾滋病的一个“行为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