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精英移民 中国人才流失很严重吗?

www.编辑掉外网链接 2010-06-14 南方都市报 跟贴 0 条 [复制链接]

近来,精英移民引起了国内舆论的广泛关注。6月2日的《南方周末》刊发长篇报道,认为新世纪的中国移民潮引发了“社会中坚阶层的集体流失”。此文援引一份社科院报告,称中国已经成为“世界最大移民输出国”。去年出版的《人才战争》一书也认为中国“绝对是目前世界上数量最大、损失最多的人才流失国”。然而,中国移民潮的相对规模不算很大,人才外流并非只带来损失,长期来看甚至利大于弊。

评价一种人口趋势,我们需要观察目标群体及其对应总体的关系。这就好比估算一个分数,我们既要看分子,也要看分母。就某些指标而言,华人移民数量的确称冠全球,这首先因为我国人口基数巨大。上世纪90年代末,两位美国经济学家曾估算过世界各国的人才外流率。他们发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群组中,只有2%左右的中国人在1990年以前迁移到了美国。利用世界银行发布的最新数据,法国学者多克尔(Frédéric D ocquier)等人估算了各国人口流入富裕国家的比率。结果发现2000年以前,仅有3.1%的中国技术劳工在22岁后迁移到了这些发达国家。由于高校大幅扩招,尽管近年来留学生数量急剧上升,技术人才的外迁率仍然保持在以往水平。

谈及人才流失,人们常常提到另一项指标“回流率”,即归国人员占外迁人口的比例。《南方周末》的报道引用官方数字称:“自1978年以来,有106万中国学生留学海外,仅27.5万人回国。”这些数字属实,可记者的解读方式有些误导。回流率的计算一般以当期归国人数作分子,当期出国人数作分母,两者并不是同一批人。我们并不清楚前者何时出国,也不晓得后者以后是否会返国。由于出国人员数量上升较快,回流率的分母增幅很可能快于分子增幅。如此一来,即使归国人员逐年上升,回流率也会呈现下降趋势。种种迹象显示,海外学子的归国大潮方兴未艾。美国列文研究所(LevinInstitute)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表明,从1996年到2006年,回到大陆的“海龟”增长了五倍之多。去年10月,前谷歌总裁李开复哥伦比亚大学演讲。他谈到回国创业时告诫海外学子:“现在再不回去就来不及了。”

抛开这些宏观统计数字,更根本的问题在于,中国流失了什么样的“人才”?美国心理学家赛蒙顿(DeanSim onton)多年来致力于人才研究。在他看来,人才基本有两种定义:一是具备某种特殊秉赋的人,如天才少年;二是已经取得某种成就的人,如杰出学者。从中国流往发达国家的精英分子,多数通过留学渠道转为移民。他们在出国前只能称为第一种人才,或者说是“人才毛坯”。例如,北大清华的本科毕业生出国深造,需要在美国经过多年研究训练,才能成为成就卓越的科技工作者。美国的大学为他们投入了巨额奖学金、一流的师资队伍和便利的研发环境,这些都不是中国目前能够提供的。因此,我们既不能假设这些天才少年留在中国就会成为同样杰出的人才,也不能认为中国理应完全享有这些人才。

精英外迁不同于水土流失,也有异于资本外逃。一般来说,生产要素流动能够更有效地配置经济资源,人力资本流转也有利于人尽其才。虽然人才外流会减少一国的人力资本,缩小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这些人才在国外能够产生更大价值,增加国民生产总值(GN P)。印度裔经济学家巴哈瓦蒂曾撰文指出,20世纪90年代在美国的印度人的总收入一度占到印度国民收入的10%。尽管政府丧失了海外移民的税基,侨民们却以汇款方式提高一国国民的收入水平。据2009年联合国发布的《人类发展报告》称,仅在2007年,中国的海外侨汇就高达320亿美元,平均每个中国人分到25美元。

历史上的人才外迁常常伴随着技术转移。英国在19世纪限制技工流向美国,就为了保护行业机密,可还是有些技师偷渡大西洋二战前来自欧洲的技术移民更是强化了美国的科研水平。今天中国尚属创新能力较低的发展中国家,与当年欧洲的情况有所不同。我国的技术人员外流会促进对先进知识的学习应用,不太可能导致技术外泄。即使只有一部分留学人员归国,他们也能将发达国家的先进知识和文化传播开来,就像五四前后的留美学生。海外的华人科学家也可以通过研发合作等形式,帮助提高国内同行的技能水平。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的金碧辉等人发现,在2001到2005年间中国科学家同美国学者合作发表的论文中,七成都有海外华人学者的参与。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同发达国家之间的人员流动日渐增多。基于我国目前的发展阶段,大规模的出国潮不仅合理,而且应当受到鼓励,这正是当前留学政策的基调。风物长宜放眼量。人力资本是一项长期投资,随着中国国力增强,生活水平改善,海外华人自然会选择归国。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中国政府出台了多项措施,旨在吸引海外科技人才。新近出台的《国家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纲要》也设专项列出了“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这些措施固然对吸引留学人员归国起到了一定作用,但在某些情况下也给予了过分优待,甚至引发了本土和海归人才之间的矛盾。在归国潮渐成规模之后,中国应当对所有人才一视同仁,以开放的胸怀和宽容的气度接纳各国精英,并兼顾流出国、移民和流入国三方利益,实现公平有效的全球治理。(作者:田方萌,系旅美学者)

本文内容于 2010-6-16 1:04:26 被hsf流星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