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吉尔吉斯斯坦政局无缓和迹象。俄罗斯拒绝应吉临时政府请求直接派兵干预其内乱,并呼吁不要采取暴力行动,强调只有符合《联合国宪章》规定并经过所有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成员国协商后,才能决定是否向吉尔吉斯斯坦派出维和力量。

吉尔吉斯斯坦临时政府总理奥通巴耶娃在与俄罗斯总理普京通话时表示,临时政府已完全掌控了吉尔吉斯斯坦局势,同时掌控了所有护法机构以及武装力量。她同时表示,吉国内形势还很复杂,需要经济支持。

但从实际情况看,局势并不像她说的那样乐观。吉尔吉斯斯坦局势有进一步失控的危险,临时政府的驾驭能力面临空前考验。截止目前,死亡人数增加至至少113人,另有1400多人受伤,超过7万名乌兹别克族人被迫逃亡。吉尔吉斯临时政府周日宣布,征召50岁以下预备役人员前往南部平乱,同时下令,军警可以对抵抗的暴徒格杀勿论。红十字会表示,吉南部正经历人道危机。

凤凰卫视报道,在骚乱最严重的奥什,城市上空不断有黑烟升起。当地吉尔吉斯族人已经控制整座城市,他们四处放火焚烧、少数种裔乌兹别克人的房屋,大批乌兹别克人逃离家园。市内店铺被抢掠,粮食日渐短缺。骚乱迅速蔓延到附近城市贾拉拉巴德,当地乌兹别克人的房屋、店铺同样被烧。有暴徒从军队抢走一辆装甲车以及其他武器,又袭击警局、以获得更多武器。附近一个村庄有约30名乌兹别克族人被杀。而在贾拉拉巴德附近一条公路上,乌兹别克人劫持大约100名吉尔吉斯族人。两族民众之间,不断有互相报复的杀人、挟持人质和烧屋事件上演。

媒体分析,如果吉临时政府不能有效控制局势,该国将可能陷入内战。吉尔吉斯斯坦与中国西部边陲接壤,两国共同边界线长达1100多公里,同时,美俄两国长期在吉经营势力,俄罗斯在吉拥有军事基地,美国则将原“玛纳斯空军基地”更名为“物资转运中心”,维持在吉利益。吉尔吉斯斯坦政局,事关中国边疆稳定和国家利益。迄今为止,中国政府未对吉尔吉斯斯坦骚乱公开表态,就是因为吉尔吉斯斯坦对于中国来说十分敏感,在其国内政治派别未决出胜负之前,中国保持谨慎甚为必要。众所周知,吉前政府是通过“郁金香革命”上台的,今年4月,反对派以政府扣押其领袖为名掀起暴力示威活动,逼迫巴基耶夫辞职,并成立了以奥通巴耶娃为首的临时政府,此后,原总统巴基耶夫的家乡奥什冲突不断,由于吉尔吉斯斯坦长期以来严重的内部矛盾,加上吉临时政府的权威性不足和应对不当,最近冲突再次恶化,引发了激烈的骚乱,局势呈现失控态势,大量平民在内乱中死伤,成为吉国各派势力内斗的牺牲品。

吉尔吉斯斯坦陷入动荡有三个根源:

一是通过“异化民主”上台的政府“合法性”先天不足与对暴力的信仰。以暴力立国者,必以暴力结束自己的生命。暴力可以夺取天下,但是不能以暴力治理国家。巴基耶夫上台是依靠“郁金香革命”,通过街头民主和暴力抗争,迫使合法政府下台,取得政权。今年4月,吉反对派如法炮制,举行游行示威,要求总统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辞职,并与警方冲突,造成近百人伤亡,反对派攻占会议大楼、总统府,以武力驱逐或伤害政府官员。与巴基耶夫不同,此次临时政府在举行选举之前,就遭遇如此大规模的骚乱,反对派势力势必会以现临时政府同样的方式,利用民族矛盾,趁机火上浇油,煽动民众暴乱,加剧紧张局势,以便浑水摸鱼。在一个不具有充分合法性和权威性的政府领导之下,平定骚乱,本身就会陷入自我矛盾之中,淆乱暴乱与镇压之间的正义性界限。如果像现政府一样,允许武装平乱,以暴易暴,民众在两派倾轧之下,将会无所适从,增加平乱以及善后的难度。即使平乱也具有不彻底性,稍遇火花,死灰又会复燃。

二是政党政治被民族纷争所裹挟既引发政治道德危机,又加深内部鸿沟。吉尔吉斯斯坦国内被严重的民族矛盾所困扰,吉尔吉斯族与少数族裔乌兹别克族长期以来关系紧张,民族和解缺乏有效机制,因此一旦政党矛盾激化,民族纷争势必被利用。在这种情况下,吉国内政党依靠本民族的支持取得政治地位,难免视野狭隘,立场偏颇,政策带有或鲜明或隐晦的其所依靠的民族倾向。即使在政权取得合法性以后,为保持国内稳定与和谐,也曾试图推进民族和解,但由于未能建立现代政党制度,一旦当政就对反对派进行政治上的派系清洗,政治道德沉沦,加之国家未能建立超越民族的政治架构,极易陷入政治动荡。前总统巴基耶夫来自少数族裔乌兹别克族,现政党代表吉尔吉斯族利益,国家陷入以暴易暴的恶性循环。如果不能根治,就会回天乏力。

三是大国较量下国家认同观念的淡泊导致政客的道义基础削弱。总统是国家团结的象征,也是代表国家凝聚力的关键。总统的威信是维系国家稳定的重要条件。但是,在吉尔吉斯斯坦,政客的背后都有大国的暗影。吉尔吉斯斯坦首任总统阿卡耶夫被指亲俄,巴基耶夫则是亲美。现临时政府总理奥通巴耶娃在局势失控之际,首先向俄罗斯求援,可以明显看出她的政治倾向性。中亚地区是大国角逐的战场,由于其战略重要性,也被大国视为自身利益存在的关键地区之一。而在吉尔吉斯斯坦,美俄两国展开了激烈的争夺,都先后在吉国建立了军事基地。大国势力的渗透,一方面使吉国家政治在民族矛盾、政党派系矛盾之外,又增加了大国矛盾,另一方面也降低了吉国民众的国家认同感、对政客的信任感,认为政客不能代表国家利益,而是国外势力的政治傀儡,因此增加了政治上的迷惘感。正因如此,在国家面临动荡的时候,民心就容易分裂,缺乏有效的统合力量,将一盘散沙的民心凝聚到国家利益旗帜下,吉国局势长期动荡就是个明显的教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