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擂台》,给《叶问》的响亮耳光

相对于暑期上映的影片,《打擂台》显得有些边缘。这种边缘体现在该片在任何城市的放映场次都少到让人没有选择余地。跟半小时一场的《叶问2》相比,《打擂台》显得弥足珍贵。可是,正是这样一部非主流的功夫片给了强势的《叶问2》一记响亮的耳光。

近年来功夫片的一大误区就是许多电影人误以为观众喜欢的是更花哨的武打和更壮观的战争场面。果真如此的话,影迷大可不看电影,只玩《拳皇》和《帝国时代》就够了。观众需要的仍是一个说得过去的故事和打动人心的片段。动作场面更像*,不是用来日后品味的,而是用来即时嗨爽的。《叶问系列》从故事、片段和动作上都少有亮点,这个系列成功的最大因素在于对民族主义情绪的充分调动和利用。甄子丹几百下娘娘的小拳头打下去后给了观众精神上的慰安与宣泄。可这种影片对艺术与科学毫无促进,所以只能在短期内赚取票房,待观众意识形态提升和文化程度提高后,《叶问》这类片子只会被拿来祭奠一个前大国崛起前的民族心态。

《打擂台》不是《叶问》后的跟风之作。相反,这是部很有想法的电影。影片搬出一干老星不是为了哗众取宠。这群老家伙反倒抢了年轻人的戏,成了片中最出彩的地方。故事并未可以模仿传统功夫片套路,把重心放在对小青年阿祥的养成上。阿祥在片中的线索基本只是一个亲历传说的视角。

《打擂台》更像几年前的电影《杯酒人生》。片中人到中年的阿淳和阿成整天混在一起,人生观却并不一样。两人的生活态度难分对错,但都不够阳光。昏迷了三十年的罗师傅清醒后,才把上一代人的豁达与人生哲学重新传输给他们。他的一句“不打不会输,要打就要赢。”包含了太多人生观在里面。罗师傅在精神上重建了罗新门武馆。对他来说,输赢是在心理而不在身体。影片最后,丧失体力的阿淳躺在地上放声大笑。他压抑了三十年的屈辱终于释怀。本片对人生哲学的诠释通过三十年的对照展现,最后在笑声中给人无限启迪。这种对观众心灵冲撞的方式远比胖头肿脸的打手打赢后对洋人的说教来得深刻。《打擂台》让人看到了无声胜有声的力量。

《打擂台》在电影手法上也颇为细腻。颇费心思的布光为该片增分许多。尤其是泰迪罗宾扮演的罗师傅苏醒后,声光配合下让罗师傅充满霸气。片中打斗场面的声效也相当爆棚。对一些场面进行的动画处理增强了影片传说的意味,让影片视觉冲击力得到了加强。说不上动画部分是借鉴了《杀死比尔》还是《功夫熊猫》,总之效果很好。片中摄像和后期剪辑也相当到位,很多镜头看起来出神入化,丝毫没有山寨感。片中笑料最多的桥段集中在罗师傅苏醒后。这个记忆错乱的小老头儿很像《七龙珠》里的龟仙人。他的诸多怪癖跟其身份形成强烈反差,引来诸多笑声。

片中没有中国人打西洋拳师的打斗噱头,有的只是中华武术的硬碰硬。老牌打星一招一式干脆利落,虎虎生风。影片没有拘泥某种武术套路,更加注重实战。诸多打斗桥段并非为了打斗而打斗。拳来腿往之间很可能瞬间对手倒地。所以该片看起来没那么多矫情的故作姿态,有的只是老男孩们的豪爽和痛快淋漓。

《打擂台》高规格给了《叶问》嘹亮的耳光。廉价的民族情绪和端着的矫捏造作在创新面前显得一文不值。可惜的是,该片是胡同里的手工腊鸭,不是大工厂的“民族”点心。出品人刘德华用尽浑身解数四处叫卖也没能让该片遍地开花。不过,《打擂台》留下的终于是良好的口碑和发聩的声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