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们都说《童年往事》是侯导的半自传,影片几乎是以阿孝的成长经历为线索贯穿始终。全剧分为两部分,上半部分是童年的阿孝,下半部分是青年的阿孝,两部分几乎各占一半。影片一开头便是侯导的旁白,将主人公一家的来历娓娓道来。阿孝从小就调皮捣蛋,但是很受阿婆的喜爱,每次贪玩在外忘记回家,阿婆都会迈着小脚四处呼唤“阿孝咕、阿孝咕”。这个镜头让我想起自己的童年,当时和小伙伴在中学的操场旁的“老窝树”下玩着打仗的游戏,快到吃饭时间了婆婆会急匆匆的走来隔着老远就会喊,“为为、为为,吃饭了!”。那些小伙伴都好像意识到自己家也要吃饭了,于是大家一哄而散跑着回家去。

童年的阿孝好像只是贪玩、调皮,与兄弟们一起捡电工留下的废铁丝,换了钱阿孝一个人拿去买包子吃。影片的节奏是舒缓的,街景都似曾相识,不是很繁华,街头的大树、街边的小摊和三轮车夫一定会把人拖到怀旧的情绪中,拖到家乡的小城。影片如果照此发展下去就不会有什么起伏了。这时一件事情发生了,阿孝父亲去世。画面中父亲僵硬的躺在竹床上,悲伤的姐姐跪在榻榻米上低声的抽泣,阿孝和几个兄弟茫然的看着,其中一个竟然睡着了。母亲的嚎啕很是动情也很悲哀,这一点足见影片写实与写意的完美结合,很真实,演员的功力很到位,如一声惊雷宣告了第一个重要阶段的完结,阿孝的童年到此为止了。

镜头马上转到了青年时代,这时的阿孝已经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了,第一个画面就是他与几个从童年就一起长大的小伙子企图敲诈卖布的商贩,这一点有点出人意料又在意料之中。让人吃惊的是失去父亲的阿孝变得如此强势。笔者想起了儿时的一位朋友,他也是在小学毕业时失去了父亲,从那以后刻苦锻炼身体,广泛的参加体育运动,结交一批颇为强硬的朋友,他并未因为失去父亲的庇护而受人欺负,也不再与柔弱的我为伍了。我觉得不一定要赞赏他们的做法,但可以理解并尊重他们的选择,也许他们更明白越是失去强大的依靠越是要建立自身的强大。片中的阿孝在一定意义上成了可以保护家庭的人,只是很年少,依然玩世不恭。他在和朋友们的玩乐中成长着,为了朋友会两肋插刀。在昏暗的灯光下,他提着武士刀和伙伴们集结在戏院门口伏击阿猫、阿猪这些仇敌。很快高中要毕业了,每次只是默默的跟随的那个背影终于转过身来接过信淡淡的说了一句,“等你考上大学再说吧!”然后飘然而去。多么熟悉的背影,多么熟悉的名字“梅”,伴我度过艰辛的高三岁月,给我激励和安慰。而我只是对这开我玩笑的同学们低吟了一句,“我实在是一片冰心在玉壶。”

画面转到躺在榻榻米上的阿婆,阿孝和兄弟们站在旁边不知所措,直到大哥回来找收尸人来处理。兄弟几人依然很茫然的看着,没有撕心裂肺没有痛不欲绝。收尸人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不孝的子孙!”看到这我不禁如鲠在喉,曾几何时我也如此这般看着自己至亲至爱的人安详的躺在棺木中,自己也是呆呆的看着。虽然长辈们未加责备却缓解不了我深深的自责,多年来不能释怀。为什么没有嚎啕大哭,没有悲痛欲绝,只是看着逝者安详的躺着仿佛睡着了一样。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我清楚的知道童年已逝。我很怀念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