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春晓油田完工:日军P3C骚扰被我现代舰逼退

中国春晓油田完工:日军P3C骚扰被我现代舰逼退

据悉,日本海上自卫队P-3C侦察机监测到中国已在日中两国政府协议联合开发的东海“白桦”油气田(即我“春晓”油气田——本报注)完成了天然气钻探设施的建设。日本防卫省称中国“随时可以进行开采”。

今年7月中国突然向“白桦”油气田运输建材。面对日本政府的质问,中国回答“是为了维护设备”,此后一直在兴建设施。

日本防卫省派P-3C侦察机连续几天进行监视,发现中国在该油气田已经建成了100多米高的钻台。搭建工作已在10月底完工,并已运进了食品等物资。12月以来发现了十多名工作人员,是此前的两倍多。日本P-3C侦察机不断进行临空侦察,低飞,在中国方面出动现代级驱逐舰防空雷达扫描模拟锁定后,日本P-3C侦察机飞离该区域,中国现代级驱逐舰是购自俄罗斯的大型防空类军舰,目前配备在东海舰队

作为东海大陆架的分界线,日本提出了按“日中中间线”划分的主张。“白桦”油气田紧靠中间线。去年夏天日本向中国正在开发的“白桦”油气田注资,两国同意进行联合开发,但并没有提出合作的具体方案。今年5月中国向联合国提交书面申请,要求把大陆架的认定范围延伸至“冲绳海沟”,明确拒绝了日本的主张。

针对中国在“白桦”推进设施建设,鸠山首相在上任后不久就对中国表示“忧虑”,但没有提出抗议。

日本防卫大学教授村井友秀说:“鉴于日美关系的恶化,中国也有可能从事开采活动。日本有必要加强对这些地区的实际控制,其中包括在油气田和尖阁群岛(即我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本报注)周围的巡逻活动等。”

日本政府一名发言人今天说,日本正在核查一份有关中国违反一项联合开发协议,在有争议的海上油气田修建了一座钻探平台。

亚洲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和能源消费国经过数年谈判终于于去年达成协议,共享东海潜藏的丰富天然气资源。

双方在协议中说,日本企业将投资中国对“春晓”油气田——日方称为“白桦”——的开发。协议没有明确指出项目成本。

但日本《读卖新闻》援引防卫省匿名官员的话说,日本侦察机最近发现中国在这一区域建造了一座钻探平台,似乎已经做好开采天然气准备。

内阁官房长官平野博文告诉记者,“我们尚未确定中国已经开始开发该油气田。但我们会密切关注这一事件,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如果报告属实,我们将与中国会谈”。

从2002年12月28日奠基,到2005年底陆上基地顺利点火,来自河南中原油田的施工队伍承担了处理厂的大部分建设工作。“现在也没什么异常,油气正在开发嘛,它也不是我们三山的。”2008年6月17日,北仑区春晓镇三山村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也表示,与当年热火朝天的建设相比,现在一切都很平静。

惟一让戴晓燕有些意外的是,当时东海春晓天然气处理厂的总监刘奎本打算将“海上井架喷火的照片”送给她,但在请示了上级后突然推说“不行”。时隔三年,《国际先驱导报》联系到在中海油西湖天然气作业公司工作的刘奎本人,当听说是了解“春晓”的情况后,他依然谢绝了采访。

实际上,在绵延海底470公里的输气管道另一端,矗立在中国东海海域中的春晓油气田却一直都不平静。春晓油气田距上海东南500公里,距宁波350公里,所在的位置被专家称为“东海西湖凹陷区域”。除春晓外,还包括平湖、残雪、断桥和天外天等油气田,总面积达2.2万平方公里。春晓天然气处理厂,就肩负着将油气处理后输送到宁波、杭州等长三角城市的使命。

中日两国有关东海问题的争议,源于《联合国海洋公约》关于200海里专属经济区的规定。东海最宽处不过360海里,这意味着中日之间肯定存在争议海域。而与中方坚持大陆架自然延伸的法则不同,日方单方面划定了一条所谓“中间线”。

“即使按照日本的所谓‘中间线’,我们也没有超过。”早在上世纪90年代,中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咨询中心副主任张抗就参与了春晓油气田的前期勘探工作,他告诉《国际先驱导报》,春晓油气田位于“中间线”中方一侧5公里处,“当年我们打的是最后一口井,当时甚至还可以再往前点,因为即使现在这个距离日本人也叫唤,现在我还后悔没再往前打一点呢。”

张抗回忆,每次他们到勘探地点工作时,日本自卫队的飞机和军舰都围在旁边监视,“一直盯着”。但这并没有影响到春晓的建设步伐。张抗表示,前期勘探成功后,他们就将此项目交给了上海新星石油公司,1995年,该公司在此区域试采成功。5年后,新星公司被中石化整体收购。

2003年8月19日,中海油、中石化、壳牌公司、优尼科石油公司在人民大会堂共同签署了东海的西湖凹陷(包括春晓油气田)作业合同。而在当时,春晓油气田并没有引起中日民间太多的关注。

“2004年是一个转折点。”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分析人士对本报表示,日本媒体突然集体将视线转向春晓油气田,使这个工程开始为世人所瞩目。

当年5月27日,日本《东京新闻》的一名记者和大学教授平松茂雄乘飞机在春晓油气田附近进行了“考察”。随后,包括《东京新闻》《读卖新闻》《朝日新闻》在内的诸多日本主要媒体开始发难。

许多日本媒体不约而同地指责中国“侵害了日本的海底权益”。《东京新闻》报道称,春晓油气田的位置距离所谓的“中间线”只有5公里,因此指责“中国企图独占东海海底资源”。《读卖新闻》则以社论的方式批评日本政府“对中国顾虑太多”、“反应迟钝”。该报甚至要求日本政府彻底修改海洋战略,“毅然决然地向中国表明自己的态度”。

紧随其后的,就是日本部分政客的“表演”。当年6月9日,日本经济产业大臣中川昭一公开放话:“日本将尽快考虑在7月份向东海地区附近的日本海域派出调查船进行勘查。”

此后两年间,日本方面还一度拟研究重新解释《自卫队法》,将“防空识别圈”的外沿划定在了东海“中间线”以西的纵深,包括春晓、天外天等气田设施都在此“防空识别圈”内,以方便动用航空自卫队战斗机进行“掩护射击”。

2006年,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批准帝国石油公司在东海海域试采石油天然气,并单方面把春晓油气田命名为“白桦”,另外两处油气田分别命名为“楠”和 “桔梗”。

对日方的频繁骚扰,感受最深的就是在春晓油气田平台上进行作业的中国石油工人了。

“开钻后,小日本飞机天天飞,有时高空拍照,有时在井架附近盘旋,在我们的海域毫无顾忌地侦察。”一名曾参与过春晓建设的中海油员工回忆说,日本的飞机天天光临,他们也没有了看热闹的心情,直到中国海军巡逻舰队的突然出现。

据报道,2005年9月9日中午11点半左右,5艘中国舰艇出现在东海海域。“大家在吃饭的时候,惊喜地看到了我们中国海军的巡逻舰队,鲜艳的五星红旗在灰白的军舰上是那么醒目,那么亲切。”该员工表示,自己当时心情无比激动,“就像受惊吓的娃娃得到了母亲的爱抚”。事后,中方并未对此进行过多披露,但日本媒体几乎都认为中国是在“保护”正在建设中的春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