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4年夏,柏林在英美空军的狂轰滥炸下成了一座没有顶盖的碉堡,已毫无安全可言。N粹海军总总司令邓尼茨无可奈何,只好将他的司令部搬出了施泰因普拉茨大街的豪华大厦,迁到了贝尔瑙郊区的营地里。6月5日夜,当盟军千军万马抢渡英吉利海峡的时候,他正躺在临时司令部里的行军床上,昏然熟睡。

6日清晨,副官走进了他的房间,交给他一份电报。电报是西线海军司令特奥多尔克郞克上将拍来的,向他报告说:盟军在诺曼底登陆。登陆是预料的事,但登陆点却颇觉意外。他走进隔壁房间,叫醒了戈德特少将和赫斯勒上校,然后直奔作战室。作战室内挂着一幅巨大的大西洋地图,上面标有每一艘潜艇的艇位。邓尼茨的目光从西向东移动,扫过比斯开湾,英吉利海峡,多佛尔海峡和北海,然后打量了一眼扫挪威海岸,又目光下移,死盯着瑟堡和勒阿刜尔之间的登陆地段。他脸色灰白。默然良久,才转过脸来招呼下属传达他的命令,让“农夫“艇群立即出击。

盟军早就料到邓尼茨会疯狂反扑。为此,他们集结了一支庞大的反潜兵力,将英吉利海峡里里外外,封了个严严实实。海峡东部水浅,加上航道较窄,完全可以用水雷堵死。海峡西部较深,加上水面开阔,是设防的重点。反潜兵力由水面舰艇部队和岸基航空兵构成。在英格兰南端130海里的洋面上,由护航航空母舰和6个反潜大队组成外层防护,负责拦截由大西洋和挪威基地赶来的敌艇;在布勒斯特和普利茅斯之间的海峡入口处,由两个反潜大队和4艘驱逐舰进行巡逻,和反潜飞机一道组成第一道防线;在海峡群岛和托基之间,由4艘驱逐舰配合飞机行动,为第二道防线;第三道防线紧挨登陆场,在瑟堡和波特兰之间,兵力为12艘驱逐舰护卫舰和8个近海舰艇大队。

6月6日5时13分,”农夫“艇群接到了火速出击的命令。艇群共有49艘潜艇,布勒斯特24艘,洛里昂2艘,圣纳泽尔19艘,拉帕拉斯4艘。可是,由于种种原因,能够立即出海的只有35艘。

布载斯特离诺曼底登陆水域最近。6日晚上,15艘潜艇排成一路纵队,间距300米,鱼贯出港。海面月光闪烁,暗一片亮一片的。艇队驶达下潜点后,便改取270度航向,全速向英吉利海峡峡口逼近。

7日凌晨1时45分,天空中传来了飞机发动机单调的响声。U-256号潜艇首当其冲,遭到巡逻机的攻击,潜艇开炮还击,在飞机投下深水炸彈的一刹那间,将飞击落。飞机的残骸在水面燃烧着,将艇队四周的天空照得通红。U-256号潜艇也在劫难逃,被深水炸彈炸成重伤.25分钟后,又一架惠灵顿飞机扑来,从艇队右舷40度方向发起攻击。U-415赴忙开火,但飞机疾如流星,从200米高度急冲到潜艇前方,投下了四颗深水炸彈。四声巨响把潜艇抛出水面,将艇员摔倒。当潜艇跌回水面时,跃起的水柱又跟着下落,把成吨的海水从指挥台出入口灌进艇内。两台柴油机停止转动,舵机严重受损,潜艇因伤势太重,只好掉头脱离艇队,和U-256号结伴返回布勒斯特。

从圣纳泽尔,洛里昂和拉帕拉斯出肮的潜艇也同样遭到巡逻机的频频攻击,U-955号和U-970号潜艇被炸沉,U-212号和另外两艘潜艇被炸伤。天亮后,潜艇一艘接一艘地潜入水下,直到7日夜幕降临,才重新浮出水面,继续向东北方向全速行驶。

8日凌晨,加拿大皇家空军肯尼思穆尔空军中尉驾驶一架JF者式飞机在英吉利海峡西口连连得手,半个小时内,仅用12颗炸彈,只两次夹叉投弹,就分别击沉了U-629号和U-373号潜艇。“农夫”艇群胆颤心惊地缓缓向前推进,天亮时分,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U-413号潜艇又遭不测,被一架哈利法克斯式飞机炸伤。损失不断增大,9日早上,在布勒斯特以西海面上,U-740号刚刚浮出水面为蓄电池组充电和补充压缩空气,就被一架JF者式飞机发现,击沉。10日,U-821号潜艇也命归黄泉。

至此,“农夫”艇群已损失了1/3的兵力,可除了几艘闯到英吉利海峡西口外,其余的仍在比斯开湾内徘徊不前。克朗克向邓尼茨报告了这一严酷的事实,承认遭到失败。同时下令没有装通气管的潜艇全部返回基地,而将突入登陆水域的希望,一古脑儿地赌在装有通气管的潜艇身上。

当时的潜艇,普遍采用的是柴电动力装置,水面航行用柴油机,水下用电动机。由于蓄电池组的电能消耗相当快,所以潜艇要经常浮起水面,由柴油机带动发电机给蓄电池组充电,同时更换艇内的空气,并为高压气瓶充气。巡逻机正是利用潜艇的这一弱点,通过反复迫使敌艇下潜,使其来不及充电和补充高压空气,从而达到使敌艇丧失作战能力。对这一点,德国人早有警觉,他们搞出一种通气管的装置,使潜艇能在潜望镜深度行驶时就能为蓄电池充电,而无须浮出水面。 通气管露出水面部分只有一米来高,在雷达屏幕上的回波信号相当小,这样,就无疑大大减少了潜艇被飞机发现的概率。但是,由于法国的铁路被盟国飞机接连不断的轰炸,许多改装用的配件无法运到基地。因此,当邓尼茨下令组建“农夫”艇群的时候,49艘潜艇中只有9艘装上了通气管。6月10日,克郞克接到报告,在首批出击的35艘潜艇中,只有6艘勉强进入英吉利海峡西口,越过了两个反潜大队和4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一道防线。这6艘潜艇是:U-621,U-764,U-953,U-275,U-269和U-441号潜艇。其中,除U-441潜艇外,其余5艘全部装有通气管。有鉴于此,他才在12日下达装有通气管的潜艇继续出击,其余一律返航的命令。U-441奉命返航,其余5艇继续前行,沿英吉利海峡缓缓东进。一连三天平安无事,直到15日,在拉阿格角附近,U-764才首开杀戒,用鱼雷攻击了”布莱克伍德“号驱逐舰,使该舰身负重伤,在途中沉没。U-764随即遭到其它反潜兵力的回击,只好带伤潜伏水下,不敢雷池半步。

有两艘蓄电池能量耗尽躲进了海峡群岛根西岛的对彼得港(仍在德军手中)。U-275时运不济,随后被飞机炸伤。唯有图克曼海军中尉的U-621神不知鬼不觉地闯过三道防线,在通往诺曼底登陆场的主要运输线上占取了阵位。这是一个极其妙的猎场,在巴夫勒尔角,他击沉了一艘坦克登陆舰,并朝两艘美国战列舰发射了鱼雷。鱼雷没有命中目标,警戒舰只闻警而来,将图克曼赶出了登陆场。这时,有5艘装有通气管的潜艇已从挪威基地赶来,它们强行突破了外层防线,逼近英吉利海峡。15时,在兰兹恩德角附近的海面上,U-767艇(艇长丹克勒夫)抢先下手,一举击沉了“穆尼”号驱逐舰。 不过好景不长,三天后,U-767刚刚闯入海峡西口,进入盟军两个反潜大队和4艘驱逐舰组成的第一道防线,就被“哈夫洛克”号发现。很快就结果了U-767,为“穆尼”号报了血仇。余下的4艇冒死前进,到6月最后一周,都各显其能,成功地溜进了英吉利海峡。但是,它们同样运气不佳,除了一艘成功之外,其它3艇均被反潜兵力击沉

24日,一架惠灵顿飞机和两艘驱逐舰密切配合,象屠杀牛似的几次攻击,就干掉了U-971。

25日,在波特兰海峡附近,“阿弗莱克”和“鲍尔弗”号一顿猛揍,便使U-1191命归黄泉,在同一水域中,U-269隐避了十余天后,也一命呜呼。

29日晚,一架JF者式飞的利式探照灯罩住了U-988艇露出水面的通气管。在进行深水炸彈攻击后,飞机召来了就在附近巡逻的4艘反潜舰只。4舰如狼似虎,于次日晨击沉该艇。幸运进入登陆区的是U-984。29日,它朝正通过塞尔西角的四艘商船连续发射鱼雷,且全部命中目标。3艘沉没,一艘勉强驶进登陆滩头的人工港。U-621和U-984的成功给彻底溃败的“农夫”艇群带来了一线生机。邓尼茨和克良克抓住不放,决计垂死挣扎。他们又派出一艘艘装有通气管的潜艇,继续突击英吉利海峡。但是,在岸基稿航空兵和水面反潜舰的强力打击下,它们的反击成效甚微。从6月初到8月底,邓尼茨动用了30艘装有通气管的潜艇,在付出了20艘的重大代价下,只取得了击沉5艘护航舰只,12艘商船,4艘登陆舰,击伤1艘护航舰,5艘商船和1艘登陆舰的战果。由于享有绝对的制空权和制海权,盟军登陆一帆风顺,不仅夺取了桥头堡,而且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向纵深推进。在贝尔瑙营地,邓尼茨如坐针毡。他已无法向布勒斯特,洛里昂,圣纳泽尔和拉帕拉斯运送彈藥,燃油和备件了,这些基地已成为名符其实的陆上孤岛。8月24日至26日,在比斯开湾穷凶极恶三年之后,他下令德国潜艇钻出阴暗的洞库,绕过爱尔兰岛和苏格兰岛,向挪威海岸全线撤退。

比斯开湾空潜大战,至此落下了帷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