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守岛部队:人在礁在国旗在誓与岛礁共存亡

驶向南沙的海军补给舰

南沙中国岛礁最新独家报道

编者按:21年前,为了保卫南沙群岛,中国海军曾在赤瓜礁与越南海军浴血一战。今天,当我们的目光再度向南,我们却看到南沙60礁,越南已掠走一半,马来西亚菲律宾各得9个,连小小文莱也占据其一。与这些岛礁一同被瓜分的不仅是中国的主权,更有未来中国经济寄以望之的油气资源。觊觎南海的,不仅仅是周边国家,更有为其亚洲战略谋篇布局而欲重返东南亚美国。伸进南海的不仅有海底的石油管道,更有布热津斯基所谓之的“离岸平衡手”。

2010年,越南国家领导人视察白龙尾岛,宣称要保卫其“领土主权”,中国渔政船遭到马来西亚海军舰艇骚扰。而西方媒体正在大肆鼓噪所谓“南海必有一战”。本刊特约记者查春明跟随南海舰队“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到祖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逐个登上我海军官兵驻守的所有礁堡。为每一个关心南海,关心中国国防建设,关心中国领土主权的读者带来南沙——中国海防最前沿的现场报道。

我们伟大的祖国,有一片美丽而富饶的蓝色国土——南沙群岛。她位于浩瀚的南中国海上,远离祖国大陆1400多公里,由200多个岛礁、沙洲和暗沙组成,海区面积达82.3万平方公里,相当于8个江苏省的面积,蕴藏着丰富的矿产资源和海洋生物资源,仅石油储量就达100多亿吨,被称为“第二个波斯湾”。

如果选择祖国东、西、南、北“四极”的话,南沙位于共和国版图的最南端,是祖国的“南极”。南沙距离赤道只有3个纬度,号称“太阳海”,中午最热的时候,地表温度高达摄氏60度。

今年年初,我曾北上沿着中俄边境的界江黑龙江,到达祖国版图的最北端漠河,在冰天雪地的“北极”哨所度过了新年的第一天,亲身体验和领略了零下摄氏45度的极度严寒。三个月后的今天,我又搭乘海军南海舰队“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来到祖国最南端的南沙群岛,逐个登上我海军官兵驻守的所有礁堡,怀着崇敬和虔诚的心情,探访中国海军驻守在天涯海角的南沙卫士,完成了从祖国“北极”到“南极”的万里两极大跨越。

3月31日,南沙航班启航

2010年3月31日上午11时,担负着南沙换班补给任务的南海舰队“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在湛江某军港解缆起航,乘风破浪,向南中国海驶去。从1988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式驻军南沙起,礁上官兵工作和生活所需物资多靠运输船补给,海军南海舰队某作战支援舰支队“镜泊湖”舰,就是一艘专门为南沙换班而建造的综合补给舰。从1993年6月执行第一次换班任务以来,17年战风斗浪,历尽艰辛,先后44次圆满完成南沙换班补给任务,将数百万吨的淡水、油料、食品及生活用品运上礁盘。筑起一道祖国大陆与南沙之间永不中断的“生命线”,“镜泊湖”舰被守礁官兵们亲切地称为“南沙航班”。

9时30分,我乘车来到南沙守备部队的营区,看到200多名守礁官兵身着07式海洋迷彩服,身背着迷彩背囊,精神焕发,士气昂扬,在广场上集合整装待命。10时整,南沙守礁换班出征仪式开始。出征仪式由南沙守备部队副参谋长刘建军主持,首先进行的是升国旗仪式。在庄严的国歌声中,两名水兵将一面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全体出征官兵面向国旗敬礼。随后,官兵们举行宣誓仪式,每个人举起右手面向国旗庄严宣誓“我是一名光荣的南沙卫士,为了完成党和人民交给的神圣使命,我宣誓: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坚决做到:人在礁在国旗在,誓与岛礁共存亡!”官兵们发自肺腑的声音,久久响彻在营区上空。

10时15分,南沙守备部队政委卢永华大校下达出征命令:南沙第93期换班部队,出发!11时,起航仪式在湛江某军港举行。前来参加起航仪式的有各级领导和南沙守备部队官兵,他们手持“热烈欢送南沙卫士”的横幅,在码头整齐列队。欢送的人群中,有一个特殊的群体,她们就是参加守礁的官兵家属和亲人。她们用满含深情的目光,注视着舰上即将出征的亲人。

“礁嫂”林文婷也抱着三岁的儿子来到码头为出征的丈夫送行,她的丈夫雷莲弟担任南沙守备部队政治部主任,这是他第九次上南沙。年幼懂事的小雷祥在爸爸的怀抱里亲吻着爸爸的脸颊,爸爸将迷彩军帽戴在了儿子的头上,小雷祥举起右手向爸爸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妈妈林文婷在旁边不停地擦着激动的泪水,与丈夫依依惜别。由于受到北方冷空气的影响,满载排水量有6000多吨的“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途径西沙海域时遇到涌浪,出现摇摆,有部分官兵出现晕船现象。我也感到浑身无力,脾胃不适,没有食欲,只好躺在床上不动,随着舰体的摇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烙饼”。多年的航行经验告诉我:“船动我不动”,这是避免晕船的最好办法。

战舰向南航行,手机信号逐渐消失,热浪渐渐袭来,海水的颜色也越来越深,舰艏激起的飞鱼,舷边跃起的海豚,令大家兴奋不已。一群来自西沙东岛的鲣鸟,也伴随着战舰飞行,时儿向海面俯冲,时儿发出欢快的叫声。“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劈波斩浪,日夜兼程,向南沙海域航行

4月2日,“南沙首府”——永暑礁

4月2日傍晚,经过50多个小时的连续航行,“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在永暑礁附近的锚地锚泊,准备进行第93次换班的第一次礁堡补给。锚地距永暑礁只有3链,用目视都可以看得很清楚。此时的永暑礁,犹如一座海上城堡,巍然屹立,在夕阳映照下显得格外壮美。在我的望远镜头里,迎风飘扬的五星红旗在中国领海的南部边疆向世人昭示着中华人民共和国神圣不可侵犯的主权。

永暑礁是典型的热带海洋气候,四季烈日炎炎,是名副其实的“永暑”。由于它位于南沙群岛的中央地带,是我国驻守在南沙礁盘中面积最大的一个,建礁时间最长,各种设施也最齐全,因此被守礁官兵们誉为“南沙首府”。

4月3日,永暑礁海区阳光灿烂,9时许,我随满载物资的拖船驶向永暑礁。近了、更近了!我站在拖船的最高处,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用装有长焦、广角和鱼眼三支不同焦距的数码相机不断地变换着构图,轮番拍摄。今天,永暑礁守礁官兵特意悬挂起了满旗,像节日一般。楼顶旗杆上的五星红旗,在蓝天的衬映下显得格外鲜艳,矗立在建筑物最高处那“祖国万岁”四个大字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心动。永暑礁守礁全体官兵身着新式海洋迷彩服,持枪整齐地在码头列队。一踏上永暑礁码头,最先进入我视线的是一座白色的主权碑,上面写有“永暑礁”三个红色大字。在主权碑前,南沙守备部队部队长刘堂大校介绍说:南沙守礁官兵精心设计建造的这座主权碑,碑面8.2平方米,象征着永暑礁坐落在祖国82万平方公里的海洋国土上,碑高1.988米,标志着我们守礁官兵是1988年进驻南沙的,碑的最上面雕有一颗红心,上面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版图,代表着南沙守礁官兵的心声:“祖国在我心中”。

接下来,我来到水文气象分队,对永暑礁海洋观测站进行了专题采访。在永暑礁的主楼里,李文波工程师正在带领大家进行紧张的工作,这位山东籍的“老南沙”曾20多次执行南沙守礁任务,是永暑礁海洋气象观测站的活档案。他介绍说:永暑礁气象分队由海军和国家海洋局的气象专业人员共同组成,大部分人员南沙守礁时间在10年以上,有的守礁已经达到20多次。

1988年1月,我国应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的要求,在永暑礁建设有人驻守的海洋观测站。22年来,在守礁官兵和海洋气象科技人员的艰苦努力下,共取得南沙海区水文气象观测数据100多万组,通过国家海洋局每月一次向联合国提供月平均潮位,参与国际间的资料交换,为过往南海的船只提供可靠的航海气象保障,为我国和世界各国人民和平利用海洋资源做出了重要贡献。“南沙邮政局”是共和国最南端的在编的邮政局。在办公楼的二楼进口,我发现了一块写有“中国·海南省南沙群岛邮政局”的制式标牌,邮政编码为:573101,它的下面有一个绿色的“南沙”邮箱。第65任“局长”、下士汪洋峣,正好在打开邮箱取信。22岁的汪晓峣2005年底入伍,2007年9月考入解放军电子工程学院大专班,2009年毕业后分配到南沙守备部队,今年1月1日赴南沙守礁,并担任第65任“南沙邮政局”局长。他激动地说:“三个月来,我共收发信件200多封。南沙虽然远离祖国,但我们的心与祖国人民很近,我的工作是将守礁官兵和祖国大陆紧密相连,所以,我感到责任重大而且很光荣!”

4月4日,“南海第一哨”

4月4日上午8时,补给舰准时驶抵华阳礁锚地,进行本次任务的第二次换班补给。华阳礁,是我人民海军驻守在南沙的最南端的哨所,被誉为“南海第一哨”。今天,将用补给舰上的小艇进行补给。一大早,补给舰的官兵们就开始紧张工作,将礁上需要物资装上小艇。我穿好桔红色的海军制式救生衣,将三台相机分别用塑料袋包好,防止海水打在镜头和机身上,因为小艇舷边很低,海水很容易打到相机上。我和《人民日报》政文部军事编辑室的朱思雄主任被安排在一个艇上。我们小心翼翼地攀着软梯下到上下起伏的小艇上,尽管今天海况很好,但小艇满载物资吃水很深,甲板又很滑,安全很重要。

小艇离开母舰向华阳礁驶去,礁盘的水深只有1米多,海水清澈透明,宛如翡翠。突然,“咔嚓!”一声,小艇礁盘上搁浅,尽管操舵兵加大马力,小艇还是原地不动。南沙守备部队副参谋长贺宏彪、海军某保障基地参谋长周晓力等多人纷纷跳入水中推艇。经过大家十几分钟的努力,小艇得以继续前行。

当我们登上华阳礁时,守礁官兵已经持枪整齐列队。礁长,是南沙守礁部队的特殊称谓,在全军独一无二。今年31岁的礁长张卫已经是第七次守礁了,他19岁入伍后,当了一名海军陆战队员,第二年考入安徽蚌埠汽车管理学院,毕业后成为机关的车管干部。为了更好地锻炼自己,主动要求到南沙守备部队任职。他曾5次驻守永暑礁,两次驻守华阳礁并担任礁长,荣立个人三等功。

张卫介绍说,华阳礁的官兵分别来自河南、浙江、湖南、湖北、山东、四川等不同的省份,为了营造良好的守礁氛围和官兵关系,我们开展经常性的谈心活动。只要大家同心协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在华阳礁的码头上,一个大写的“家”字非常醒目,代表了华阳礁官兵以礁为家,乐守天涯的心声。因此,每一批华阳礁官兵都想方设法把礁堡建好,美化礁堡,种花种菜,发豆芽、磨豆腐。把礁当家建,把守礁当事业干,这是南沙卫士的光荣传统。

接着,张卫礁长给我讲了一个刚刚发生的故事:昨天,前来换班的战士裴庆亮中士的妹妹从山东给连队打来电话,说他父亲发现患胃癌晚期需要手术,希望哥哥能回家照料。就在他上午7点接到后方打来电话5个小时后,裴庆亮就上礁了,需要守礁3个月才能下礁。20多年来,南沙卫士们为了守礁,有59名官兵亲人病故不能回家尽孝,170多名官兵家庭遭灾不能回家尽力,320多名官兵父母、小孩生病不能回家照顾。这就是“南沙精神”。

4月5日,感受“海上堡垒”——渚碧礁

渚碧礁,是我海军驻守南沙最北边的一个礁堡,也是我人民海军驻守南沙的第二大礁堡,白色的建筑在蓝天碧水间显得格外壮观。

当我们登上礁堡时,全体守礁官兵已经披挂整齐列队欢迎。礁长甘文斌热情地给我们介绍着渚碧礁近年来发生的变化。甘礁长是河南信阳人,快人快语,他1997年12月入伍,今年33岁,毕业于海军潜艇学院潜水指挥专业,大专学历。2008年12月从海军陆战旅主动申请来到南沙守备部队。这是他第二次来南沙守礁。我问到他当礁长的体会时,他简短地总结了三条:一是责任重大;二是完成守礁任务很光荣;三是越来越多的国人关心南沙,感到很欣慰。

我直接爬上礁堡的最高处,见一名战士正在值勤,警惕地注视着海面。湛蓝的天空中猎猎飘扬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国旗下威武的战士手握着钢枪,构成了一幅南沙卫士守天涯的壮美画卷。

这名战士名叫张广凯,上士军衔。他今年31岁,2000年12月入伍,来自河南新乡,2002年9月考入海军航空工程学院导弹维护专业。2004年7月毕业后分配的南沙守备部队,6年来共守礁11次,曾驻守过东门礁、赤瓜礁、永暑礁和渚碧礁。这时,礁堡上空掠过一群信鸽,张广凯告诉我,它们来自不同的国家,有比利时、荷兰等欧洲国家的信鸽,还有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的,有不少鸽子脚上带有赛鸽的脚环。这几十只鸽子已经在渚碧礁筑巢安家,有些鸽子正在礁上的巢里孵化幼鸽。礁上官兵和这些信鸽友好相处,给它们喂水喂食,还专门安装了鸽子窝供它们在礁上生存,繁衍后代。这些信鸽不但给渚碧礁带来了生机,还给守礁官兵带来了欢乐。

4月7日,再访东门礁

4月7日,我登上了阔别10年的东门礁。东门礁,南沙美丽玉盘中一颗璀璨的珍珠,地处南沙群岛九章群礁东北部,因礁盘中央泻湖东端有一出口而得名。从远处望去,东门礁犹如一艘航母战舰,威武地矗立在礁盘上。当小艇逐渐驶近东门礁时,礁堡上那“中国东门”四个醒目的大字最先映入眼帘。

今日的东门礁与10年前大不相同,令我赞叹不已。当年建礁初期,南沙还是一片不毛之地的“海上戈壁”,环境艰苦,物质匮乏,生活单调寂寞。我眼前的东门礁已经焕然一新,礁堡两侧圆形的“海上花园”格外引人注目,上面有各式各样的珊瑚标本,是官兵进行热爱海洋教育的场所。随着南沙礁堡的更新换代,守礁官兵的生活条件已经今非昔比,卫星电视已能够接收到30多个频道的节目,开通了直播电话,海军“蓝网工程”能使守礁官兵在网上浏览最新的新闻信息,极大地丰富了官兵们的守礁生活。

宽阔的直升机平台上,矗立着新式篮球架,几名战士正在兴致勃勃地打篮球,你争我抢,好不热闹。我急忙登上礁堡的最高处,用广角镜头俯拍下这一场境:篮球场被翠绿的礁盘环抱,南沙卫士们在球场上生龙活虎,远处是海天一色的大海,前景是手握钢枪的士兵,好一幅南沙特有的壮美景观!

下礁前,我向礁长陈福文提出想收藏一面礁上用过的国旗,作为自己永久的纪念。陈礁长在仓库里还真找出了一面在东门礁升过的五星红旗,我手捧着这面在南沙东门礁飘扬过的五星红旗,心情激动万分,热泪盈眶。尽管它的颜色有些发旧,四周已被海风吹起了毛边,但它依然庄严神圣,在我心中重千斤,我要把它带回北京,好好珍藏在身边,看见了它,就等于看到了南沙。

4月8日,赤瓜礁

对东门礁补给结束后,“镜泊湖”舰向西南方向的赤瓜礁驶去,3个小时后就到达了赤瓜礁锚地。赤瓜礁,位于九章群礁的西南角,10至4月份风浪较大,最大八、九级,东北风季风较多,长达半年。赤瓜礁,是22年前南沙海战的发生地,被南沙卫士们称为“英雄礁”。

4月8日上午,海面上刮起了东北风,涌浪两米。在赤瓜礁,我采访了“英雄礁”的礁长陈如意,他是广东湛江人,今年29岁,2004年毕业于南昌陆军学院步兵指挥专业,一毕业就分配到南沙设备部队,曾驻守过东门、赤瓜礁、南熏礁,累计时间达27个月,曾担任礁长9次,已经是年轻的“老南沙”了。他有着运动员一样的身材,浑身都是健壮的肌肉,他凭借着在军校学到的军事指挥本领,曾带领连队参加部队组织的军事比武,获得团体第一名,荣立个人三等功。

陈如意自豪地说,赤瓜礁的官兵们个个都是文武双全的标兵,在军事训练、体能训练上个个都是小老虎,他们军事战术训练反应快,抢占阵地战位,跃进动作迅速。礁上官兵还进行一专多能训练,报务兵除了自己的专业之外,还要学雷达、学射击、学发电等,能够做到以一当十。

今天下午,补给舰还为在南沙值班的“肇庆”号导弹护卫舰进行了油水补给。当护卫舰出现在我们的视野时,大家从内心里感到非常激动。“肇庆”舰担负着南沙值班巡逻任务,守卫着祖国在南沙蓝色国土,被守礁官兵誉为“南沙巡逻兵”、“南沙守护神”。赤瓜礁的守礁官兵曾这样风趣地说到:“有护卫舰在礁堡附近锚泊,我们睡觉就可以打呼噜了。”

17时许,“肇庆”舰徐徐靠泊在“镜泊湖”号补给舰左舷,两舰官兵开始了紧张的油水补给。我随指挥员等6人登上“肇庆”舰,与舰领导进行了交流。大家为能在南沙见面而感到高兴,也为能来到南沙执行任务而感到光荣和自豪,因此,有好多话要说,有好多信息需要交流。

4月10日,南薰礁巧遇“南沙机电王”

4月10日,补给舰将要对南薰礁进行补给,这是南沙换班补给的最后一站。今天海况和天气非常好,海面平静,天空湛蓝。补给舰锚泊点距礁盘很近,南薰礁近在咫尺。礁盘的深浅不一,使礁盘上的海水形成多彩的颜色,白色的礁堡犹如坐落在翡翠般的玉盘上,景色蔚为壮观。

我们跟随补给小艇离开母舰向礁堡驶去,不到10分种就靠上了礁堡前的小码头。南薰礁官兵列队迎接。

礁长文先波是湖南永州人,石家庄陆军学院步兵侦察指挥专业2002届毕业生。今年33岁,忠厚、干练,已经7次来南沙守礁。因工作成绩突出,2007、2008年连续两年荣立个人三等功。

文礁长介绍说,由于礁堡位置距深海太近,自然条件恶劣,一年中有四、五个月受到海浪冲击,尤其是刮东北风的时候,风浪都能打到礁堡上。2008年11月,遇到了一次12级台风,前后持续了10天左右,礁堡二楼都进水了,换岗的士兵要死命抓住栏杆才能爬到楼顶,不少人一出门就被强风吹倒。尽管自然条件如此恶劣,但南薰礁官兵并没有被困难吓倒,他们深知使命重于泰山。官兵们严格按照训练大纲,进行有针对性的战术、专业、实弹射击、拳术、器械和体能训练。2009年,南薰礁官兵参加部队组织的军事比武,在15个比赛项目中夺取了5个第一。在南薰礁机电设备室,我遇见了一位老南沙、老朋友,他就是被守礁官兵誉为“南沙机电王”的唐伟平,只见他正在满身大汗地维修一台海水淡化器。15年前,我们曾一起到过南沙,从那时起,我们就结下了深厚的战友之情。

唐伟平1984年入伍,今年46岁,从1992年开始,他就承担起南沙礁堡发电机、空调等机电装备的安装和维修任务。近20年来,他先后90次下南沙,平均每年要在南沙工作两个多月,累计已达1800多天,是整个海军中赴南沙值班值勤次数最多的人。2000年,他从志愿兵转为部队职工,仍然继续为南沙机电设备进行维护保障。他动情地对我说,南沙就是我的家,我已经离不开它了。

从建礁初期“高脚屋”上简易发电机,到现代化礁堡上高技术含量的发电机组,从空调、彩电到海水淡化器、冷冻储藏室,唐伟平修理的设备不计其数,仅有记录的就达3600多台次。不管哪个礁盘机器出现故障,只要唐伟平赶到,就会“手到病除”。唐伟平对礁上所有机电设备都能做到心中有数,不管是哪个礁上的机电设备出现问题,只要打个电话,他就能遥控指挥,就像医生远程会诊,指导礁上战士将设备故障排除。

唐伟平见到我也显得很高兴,握着我的手久久不肯放开,对15年前我们一起上南沙的情景记忆犹新。他说,这些年的发电设备质量逐渐好了起来,故障率明显降低。他这次来主要是为几个礁盘安装新式发电机和海水淡化器,还要为一些机电设备排除故障。

每次来南沙,不管风浪有多大,唐伟平都要登上所有礁堡,而且都是随第一个艇次最先上礁,紧张工作几个小时后,再随最后一个艇次下礁。期间多次遇到险情,去年9月份上礁时,风浪达到8级,浪高3-4米,修理完设备后乘小艇上拖船时,大风大浪使小艇在拖船旁上下颠簸与拖船发生剧烈碰撞,人员无法在小艇上站稳,小艇的舷边都被撞裂了。每年的9至12月份,南沙风浪较大,又刮风又下雨。台风往往发生在6至11月间,大多在菲律宾海面形成后,南沙的海况就随之变坏。

这些年来,唐伟平对南沙的气象海况有过多次深刻体验。唐伟平曾是一名水兵,在南海舰队的一艘护卫舰上当电工兵。1989年下半年,他随舰在南沙值班巡逻时遇到台风,风力超过13级。军舰在台风中穿行一天一夜,甲板上的海水达一米多深,海水从通风筒里漏到机舱,许多继电器因短路跳闸。为保障战舰主机正常运转,唐伟平顾不上晕船,冒着危险爬到舰艏位置的电工器材仓库取备用电缆,重新连接线路,保证了主机的运转,为此,舰上给他荣立了个人三等功。20多年来,他曾四次荣立三等功,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和才华奉献给了南沙。

南沙并不遥远

4月9日,“镜泊湖”号综合补给舰圆满完成第93期南沙换班补给任务,于下午18时起锚返航,航向正北。

4月11日,补给舰顺利完成航渡在锚地抛锚。这天,正好是我的生日,指挥员下令全舰晚餐加餐,一是为圆满完成第93次换班补给任务;二是为我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度过自己难忘的生日。

4月12日上午10时,“镜泊湖”舰搭载着第92期南沙守礁官兵,回到了湛江某军港。码头欢迎仪式隆重而热烈,有不少“礁嫂”抱着刚满周岁的孩子在码头迎接从南沙归来的亲人。在历时13天的南沙采访中,有了许多新的体验和感悟,使我的心灵再一次得到洗礼和升华。我逐个登上有我人民海军官兵驻守的礁堡,用相机真实记录了南沙卫士乐守天涯的动人事迹和感人场景,数万张数码照片,记录下了南中国海的壮美和南沙卫士的风采,在随身携带的移动硬盘上装满了100多G的照片。这次南沙之行,成为我生命中最值得珍藏的一段经历,将在我的军事记者生涯中,留下难以磨灭的记忆。

南沙虽然远离大陆,但它离我们并不遥远,因为,浓浓的“南沙情结”使我的心和南沙卫士的心紧紧相连,不能割舍。南沙,将永远在我的心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