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人类启动模拟火星之旅试验 中国志愿者参加(组图)

当地时间6月3日14时,“火星-500”实验舱最后一道舱门关闭,人类历史上首次模拟火星载人航天飞行试验就此拉开帷幕。中国志愿者王跃(前排左一)与来自俄、意、法三国的其他5名志愿者一起,体验为期520个昼夜的“火星之旅”。

人类启动模拟火星之旅试验 中国志愿者参加(组图)

当地时间6月3日14时,“火星-500”实验舱最后一道舱门关闭,人类历史上首次模拟火星载人航天飞行试验就此拉开帷幕。

人类启动模拟火星之旅试验 中国志愿者参加(组图)

图为进舱前王跃和大家作最后道别。

新华网莫斯科6月4日电 莫斯科时间3日13时50分许,随着“火星-500”试验舱最后一道舱门缓缓关闭,来自中国、俄罗斯、法国和意大利的6名志愿者正式踏上长达520天的“火星之旅”,拉开人类首次全面模拟载人火星探测试验的帷幕。

“火星-500”试验由俄罗斯联邦航天署、俄罗斯科学院及欧洲航天局等机构联合进行,旨在了解宇航员在未来前往火星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心理和生理状态,为载人火星探测积累经验。此次试验是“火星-500”模拟试验的第三阶段,鉴于从飞船发射、飞向火星、着陆火星到返回地球,需要近500天时间,“火星-500”试验将持续520天。在此期间,6名志愿者的饮食起居将完全模拟太空生活,并体验飞往火星、着陆火星和返回地球的全过程。

进舱仪式前,俄联邦航天署公布了乘务组名单,除了中国志愿者、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宇航员教员王跃外,其余5名志愿者分别是俄罗斯的阿列克谢·西乔夫(指令长)、苏赫罗布·科莫洛夫、亚历山大·斯莫列耶夫斯基、法国的罗曼·查尔斯、意大利的迭戈·乌尔比纳。王跃在乘务组中任载荷专家。

为执行这次模拟试验任务,6名志愿者在俄罗斯生物医学问题研究所接受了3个多月的培训,包括医学、生物学、工程学、心理学、语言学等多项理论课程和实践操作训练。据王跃介绍,他已熟练掌握了各国106个试验项目的内容,做好了应对各种困难的准备。试验中,他将和5名外国同行一起,围绕长期密闭环境对人体健康和工作能力的影响、环境控制与生命保障系统各项参数、乘务组飞行期间飞行程序的安排和天地协同以及飞行信息系统的完善等开展一系列科学研究。

在进舱仪式上,王跃身穿镶有“火星-500”标志和中国航天员科研训练中心徽标的蓝色舱内工作服与大家见面。他说,目前自己的生理和心理状态良好,将与外国同行和睦相处,超越自我,为人类深空探索作出自己的贡献。

据了解,志愿者将用250天模拟飞往火星,30天模拟驻留火星,240天模拟返回地球。如试验顺利,他们将于2011年11月出舱。

“火星-500”模拟试验的前两阶段已在2007年和去年上半年结束,持续时间分别为14天和105天。

中国于2009年提出参与520天模拟试验的合作意向,得到俄方积极回应,随后展开了中国参试项目的论证设计、志愿者选拔等工作,确定了中医辨证研究等三大参试项目。中方参试工作负责人白延强说:“这一试验可对人在隔离条件下的工作能力、生命保障系统等多方面进行验证,为将来执行长期飞行任务提供充分技术准备,这种准备是进行深空探索不可逾越的技术阶段。”

心理专家解读

“6名志愿者的艰苦,就是在这520天甚至更长的时间中,所要经历的生活单调、枯燥和乏味,这将可能会让他们陷入抑郁、焦虑等心理疾患中。”北京安定医院6病区主任崔永华医师说。

●最好过阶段:前90天

在这个阶段中,所有的志愿者都充满好奇心,对一切事物都还有着新鲜感,他们并不会感到太寂寞。

●最难过阶段:120天-270天

当好奇感、新鲜感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寂寞和枯燥乏味,再想到离出舱时间还有那么遥远,像抑郁、焦虑等心理疾患都可能在这时找上门来,甚至会出现偶尔的认知、感知障碍,同时也会影响身心状态。

●分岔阶段:从300天开始

可能会出现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

一种是看到了出舱的希望,自信心会越来越强,生活状态越来越好。

另一种情况就恰恰相反,如果在中间阶段调整得不理想,可能会出现的那些心理疾患越来越严重。(据法制晚报)

(本文来源:新华网 作者:刘恺 张金海)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