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很快走出失恋的阴影,忘却了那份苦涩的初恋,投入到部队火热的训练中去,四月的北疆,积雪还没有融化,在队列训练之余,就是学习边防知识和边防政策,边防军人不光要政治合格、军事过硬等,还必需将边防知识和边防政策了然于胸,才能准确无误地处理和应对边境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事件,对于文化课,是我的强项,不费多大的劲我便能牢记在心,每每看到其他战友许久也记不住时,便提醒和辅助他们快速记忆,班长随时都在抽查我们的学习情况,在连队中,我们逐渐适应了军营生活,身上也慢慢透出了一股兵味。

在我们基本都熟练掌握和运用边防知识和边防政策时,连长便安排我们班去边境线上徒步进行例行巡逻,班长点了我和另外三个新兵与他、翻译、报务员共七人,共同去完成这个光荣的任务。听到这个消息,我高兴得差点蹦了起来,终于要去边境线了,我不知想了好多次的边防,今天我要去看看我将守卫几年的地方,我们领好枪械和其他装具,从连队出发,顺着小山沟往阿拉山口方向走去,沿着那条简易的被积雪覆盖隐约可见的公路,向边防线前进,我边走边想,边防线究竟是个啥样子呢?怀着激动的心情,不顾行军疲劳,仍是左顾右看,两边都是雪山,看不见山的本来面目,白茫茫一片,没有一点绿色,我不停地向班长问东问西,小型八一电台间断地保持和连队的联系。走过了近三公里的山沟,出去便是望不到边平坦的白雪如大海一样宽广的开阔地,好壮观!我忍不住叫了起来,沿着若隐若现的公路,我们继续前行,先前看到的平坦的地方,走近后也是高低起伏,坎坷不平,班长告诉我,这是戈壁滩,冬天被积雪覆盖,到了夏天雪融化后,到处是高低不平的戈壁石,偶尔可见到生长在戈壁的骆驼刺,胡杨树等。

又走了两公里左右,班长说快到了,我怎么看也不象是国境线,我们顺着公路下去,稍一转弯上了十多米的坡后,到了隐约可见的两条平行线的地方,刚上坡的地方,有一大堆石头围着一根倾斜象枕木一样四四方方的木桩,我看见它已倾斜,正准备上去将它扶正,手还没摸到木桩,班长便大喊“SB!别动,这就是我连守卫的34号界桩”。我不相信这就是真正的边境一线,跟我们老家农村见到的责任田之间的界线差不多,没有界碑,没有想象中的铁丝网,班长告诉我们,由于阿拉山口属于争议地区,没有正式勘定边界,所以没有正式的界碑,而我们实际控制线就是用界桩来分开,即使这根界桩因风等外力因素倒了,也不能就这样随便将它扶起,只能拍照取证,逐级上报,等待上级指示处理,边境线上的一草一木都不能随便去动它,否则会引起边境争端,严重时还会引起边境冲突乃至一场战争,我才想起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边境一线,在这根界桩的这边,踩在我们脚下的便是我国的领土,而那边,则是苏联侵占的我们的领土,在那一刻,心中很是气愤,眼睁睁看着祖国的领土被人强占,流浪在外,不能回到祖国母亲的怀抱,作为军人,是我们最大的耻辱,看着被风雨剥蚀的木桩,它见证了祖国边防的沧桑,它象一个卫士,伫立在祖国的西大门,守望着祖国的边疆。我紧紧握住手中的钢枪,向界桩另一方远远眺望,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在这一刻才真正生出了保家卫国的豪情,才感觉到了自己作为边防军人肩上的责任重大。

其他的战友也和我一样,久久的注视着没有回归的领土,班长带我们到处查看,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向连队汇报后,稍微休息一会,我们又踏着积雪,默默地往回走去,这时班长领唱起了我们的连歌,我们发自肺腑的唱到“我们是江巴斯的士兵,我们是新一代的边防军,潜伏我们是警惕的猎人,巡逻我们是展翅的雄鹰,在我们守卫的地方,祖国的领土不会少一分。。。 。。。”

雄壮的歌声在空中回荡,在大地上回响!满腔热血在心中激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