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什么鸠山?怪日本欲望如山!

怪什么鸠山?怪日本欲望如山!

☆魏远峰

最近,就美日就普天间机场问题,所引发的政治地震,已经震得鸠山政权风雨飘摇。日本社民党于30日下午,在东京开会决定,退出首相鸠山由纪夫领导的联合政府。由于不同意政府有关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迁移问题方案,社民党党首福岛瑞穗本月28日,被鸠山罢免了内阁大臣职务。

除了之前,“捐款门”丑闻,这一次的动荡已实实在在伤害了鸠山政权,甚至已经有人喊出鸠山下台,鸠山的民意支持率也跌入新低。

表面看,这是鸠山政权的危机——而鸠山政权与美国达成的最新协议,与当初自民党与美国的协议非常接近。所以,民众认为:鸠山当初骗选票,如今鸠山失言了。因此上,事件成了鸠山的危机、鸠山的“屈辱”。实际上,细想想,这是全日本的屈辱。

在某种意义上说,何止鸠山、鸠山政权?

换了任何“什么山”、什么政权——不管它是“麻雀山”、“乌鸦山”、“蠓虫山”,都会是一样的结局。至少,在美军完全退出亚洲之前,这是日本的宿命,日本人满心不舒服说不不出来,说出来也是白说。

在鸠山政权之前,自民党长期执政,跟着美国屁颠颠,在涉及日本及日本民众利益的事情上,日本政府所为只有美国、只有美国人,没有日本、日本人。根本没有维护过日本、日本人民的利益,也没有去为日本人民争取尊严。

问题是,问题看到这一层,依然没有揭示出问题本质。

一般人看来,造成这一局面的原因,是因为“主子美国”太“霸道”,不顾忌日本政府的面子,也不顾忌日本民众的感受。可是,再细细想想,就会明白,本质上这一切,都是日本贪婪的欲望所致。

如今看来,普天间基地搬迁风波,冲绳民众和日本国内政治力量的反对,依然不足以撼动美日同盟的基础。可是,也必须看到:美日战略同盟已开始充满磕绊、猜疑,不客气地说,美日同盟正狂奔在分裂的大道上。

战后60年,日本政治外交靠美国“当家”。1960年两国签订新版《美日安全保障条约》,日美军事同盟由此确立。

日本在美国庇护和扶持下,开始了经济建设,走上经济繁荣和社会安定的道路。美国利用在日本的军事基地,发展在亚太的军事力量和战略部署。

同盟50年来,美国一直以“保护者”自居,引起日本民众不满。自民党上台后,一直采取亲美政策,希望通过“借船出海”的方式,强化美日同盟关系,从而试图摆脱日本“政治侏儒”形象,扩大在国际上的发言权和影响力。

从日本方面讲,如今民主党作为执政党,必须从整体国家利益出发,制定对美政策。

很显然,日本要想成为政治大国,特别要实现“入常”的梦想,离不开美国的支持。

很显然,在经济上,典型外向型经济让日本对美国市场依赖无比,美国是日本重要的经济贸易伙伴,要彻底摆脱金融危机、实现经济复苏和发展,离不开美国市场。

很显然,在外交安全领域,朝核威胁不断增长、日俄领土争端依然存在,维持与美在安全方面的紧密合作是民主党政府最现实的选择。

很显然,要达到遏制周边国家的崛起,以及保护日本“海上生命线”,还都要依托日美同盟。

上述这些,才是鸠山危机的真正根源,才是全日本这场危机的本质所在,日本寄托在日美同盟上的东西——欲望,太多了、太伟岸了、太广博了,都快要把日本压趴下了,这是日本在日美同盟间一切耻辱的根源。

可是,很显然,除非是能力不及,除非万不得已,美国是不会放弃对日本的控制与利用的。日本它没有实力,把美国主子赶走,只能神一样敬着。最关键的是,日本一时也不情愿舍弃享有美国庇护,带来的“红利”。

纵然,这“红利”几近于给“绿帽子”的赏钱,可是历届日本政府,好比明知道老婆被人偷了,又从来不讲、从来不敢讲的“乌龟”——“吃鳖肉装鳖憨”,小日子过得看上去很体面、很尊严、很得意,鞍前马后,几近太监,为虎作伥,不以为耻……

说白了,此次鸠山危机,实际上是日本、日本人、尤其是日本政府,寄于日美同盟的欲望在作祟,根本原因就在这儿。

日本政府的这种行径,让我想起《论语•公冶长》中的一段话:

子曰:“吾未见刚者。”

或对曰:“申枨。”

子曰:“枨也欲,焉得刚?”

翻译过来就是:

孔子说:“我没有见过刚强的人。”

有人回答说:“申枨就是刚强的。”

孔子说:“申枨这个人欲望太多,怎么能刚强呢?”

那么,什么是刚呢?

从论语中可以总结出:无欲则刚。

那么,反过来说就是“有欲则不刚”——要想解决好日本在日美同盟中的相关问题,个人认为不是换谁做首相的问题,是个日本要彻头彻尾地反思全国、全民族的欲望问题,这是个日本民族性的问题。

解决了这个,日本自然会尊严起来,一切会迎刃而解。反之,日本政坛,永远是个无尽循环的怪圈,谁上台也走不出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