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分析与未来(转)

在震撼人心的国庆60周年大阅兵中,有一批军事装备没有亮相,那就是军用工程机械。我国军用工程机械是国家工程机械行业的一个重要分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工程兵工程装备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工程兵部队遂行作战工程保障任务的主要物质手段。在新时期、新阶段和新的历史任务条件下,按照我军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和实现跨越式发展的要求,我们要不断积极研究和探索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思路和支撑技术,不断创新和发展适应现代军事斗争任务所需的新一代精良的军用工程机械,为我军武器装备现代化作出应有的贡献。

1 我国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 我国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始终以实行积极的战略防御、确保打赢高技术条件下局部战争的作战工程保障需求为目标,始终坚持走野战工程机械以军方研制为主、军用建筑机械以军选民品为主的军民结合融合式发展道路,历经了“参照仿制、自行研制和求精创新”三大历程。 由于建国初期我国机械工业十分落后和工程机械行业几乎空白,我国军用工程机械起步时的产品研制只能选择引进仿制的方式。根据当时部队装备的实际和遂行工程保障任务的急需,最初进行引进仿制的主要产品是于20世纪60年代初由工程兵某研究所与洛阳矿山机器厂参照从原苏联引进的БТМ挖壕机和БАТ敷路机样机共同仿制成功的快速履带式挖壕机和履带敷路机,以及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与徐州工程机械厂共同参照研制的73式拖式布雷车。其后,我军于70年代中期参考研制成功了74式挖掘机、74式推土机和74式装载机,顺利解决了轮式骨干工程机械的短缺问题。 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90年代初,随着国家经济发展和工业生产能力、科技力量、科研条件等逐步增强与提高,以及为满足国防建设和部队作战工程保障任务的需要,同时经过参照仿制阶段积累的科研经验和建立的科研技术基础,我国军用工程机械的研制工作逐步转入自行研制阶段。在履带式军用工程机械方面先后研制成功了履带式推土机、履带式挖坑机、履带式自动布雷车、履带式机械爆破成壕系统等;在轮式军用工程机械方面主要有轮式推土机、轮式装载机、轮式挖壕机、轮式自动布雷车等;在保障机械方面主要有架桥作业车、金木工作业车、野战工事作业车、水源侦察车、风水冷两用电动凿岩机等装备。从而,形成了较为齐全的军用工程机械装备体系,较好地解决了部队的装备配给问题,使我军综合工程保障能力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和加强。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国家进一步改革开放,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以及武器装备建设指导思想的调整为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提供了新的空间,带来了新的机遇。一方面继续研制少量的补缺配套装备,如机械化部队伴随保障装备、两栖类装备、山地构工作业装备等;另一方面则在已装备的第二代军用工程机械的基础上,尽可能地采用新原理、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发展性能稳定、质量可靠、技术水平先进、功能多样的新一代军用工程机械,以满足部队装备现代化建设的需要。 经过建国60年的发展,我国军用工程机械现已基本形成比较完善的结构体系,在型号数量和质量上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和较大的提高,并具有一定的整体技术水平和综合工程保障能力,在保障机动、反机动和战场生存力等三个方面均装备有相应的配套机械。随着高原型工程机械的研制以及“十一五”型号研制任务的完成,将大幅度拓宽军用工程机械的保障地域及伴随保障能力,装备结构体系更趋合理,伴随保障装备的机动保障能力及信息化水平也得到显著提高。当然,目前我国军用工程机械在机动能力、快速反应能力、自动化程度、信息处理能力、防护能力、可靠性等多个方面,距发达国家军用工程机械水平还有较大的差距。

2 外国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特点 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一直受到各军事强国的高度重视。尤其是随着高技术武器装备的大量应用和新的作战理论的形成,各种武器装备机动性能和作战效能的快速提高,对军用工程机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为满足新的作战需求,各国军队在发展各种武器装备的同时,也在不断发展新型军用工程机械,并对已有装备不断进行改进和完善,特别是军工专用工程机械的发展更适应未来作战的需要。综观世界各国特别是主要军事强国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态势,主要呈现出以下特点。

2.1大力发展野战工程机械,不断提高“三化”程度 野战工程机械质量和水平的高低是决定战时工程保障任务能否顺利完成的关键因素之一,外军一直将其列为开发和研制的重点装备之一。目前,外军在这方面的典型装备大多已发展到第三代,例如:美军“灰熊”障碍清除车、经多次改进的M9装甲战斗工程车、俄军ИМР-3M障碍清除车、法军新型EPG装甲工程车、英军“特洛伊”装甲工程车、瑞士“科迪亚克熊”装甲工程车等。除M9装甲战斗工程车外,其共同的特点是,在各国主战坦克底盘基础上改装而成,均具有一机多能、防护能力好、综合作业能力强、伴随保障能力强及“三化”水平高等特点。而采用专用底盘的M9装甲战斗工程车,在伊拉克战争中充分发挥出高效多能的特点,扮演了“明星”装备的角色。 另外,为满足21世纪数字化陆军的机动性和生存力要求,美军还在作为未来主力战车之一的M2A2布雷德利步兵战车的基础上进行改装,发展成“布雷德利”工兵战车,作为21世纪工兵的运输和作业车。这样,美军通过对现有装备的改进和集成,很快形成了新的骨干工程机械装备,同时又妥善解决了装备的通用性、可靠性和防护性的问题,提高了信息化水平,使战斗工兵部队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战斗和保障队。

2.2机动能力和快速部署能力强 军用工程机械作为保障部队机动、反机动、生存力的重要装备,既要提高自身机动性,伴随支援部队机动,又要提高装备的战略机动性,实现部署、行动的快速化。例如,美军“斯瑞克”工兵班用车(ESV),作为过渡型旅级战斗队所属工兵连的基本作战和机动平台,采用与目前美国陆军中型战术车族(FMTV)相同的260kW卡特皮勒柴油机和阿里逊MD3066P自动变速箱,其最高时速达到了96.5km/h,续驶里程为483km。该车能够与“斯瑞克”系列变型车一起用C-130飞机运输,使过渡型旅级战斗部队具有战略空运能力和战区部署能力,能在96h之内部署到世界的任何地方,而且都可以在无外部支援的情况下坚持72h。同样,美军用于代替其小型阵地挖掘机(SEE)的高机动阵地挖掘机(HMEE)采用康明斯136kW柴油发动机,在机动能力方面也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最高时速可达100km/h,同时该车也能用C-130“大力神”运输机进行空运或用CH—47D“支奴干”直升机进行吊运。另外,美军为了支援轻型步兵和空降兵战斗行动,发展了 “易部署万能军用推土机”(DEUCE)。该机能够以48km/h的最高速度在作业场间自行机动,无需牵引车或挂车保障即可作战役和战术机动,可用C-130飞机运输,也可空投到作战区,实现快速战略部署。

2.3重视现有装备的技术改造,全面提高装备作战效能 由于运动保障机械装备的研制周期相对较长、系统较复杂,因此外军对现有军用工程机械的技术改造与更新都非常重视,许多装备器材的发展都采用渐进式的改进方式。例如,美军20世纪80年代装备部队的M9装甲工程车,至今已经过了三个阶段的改进,内容包括将原铝合金推土铲改成钢质铲刀,改进该车的液压系统、行走系统和绞盘,增加铲刀自动折叠装置,从而进一步提高了M9的可靠性和使用效能。此外,M9的第四阶段改进计划也在酝酿。美军为D9R推土机改装加强装甲防护后,大大提高其防护性能。此外,驾驶室还装有重型机枪或M19榴弹发射器、空调器、通信系统等,大大提高其作战条件和效能。又如,法军在D9推土机前加装扫雷犁和扫雷滚,用于战场和战后扫雷行动。以军在与巴勒斯坦的武装冲突中大量使用D9推土机来铲除房屋和路障,2003年又研制出D9推土机的遥控作业装置,以减少或避免不必要的人员伤亡。还如,俄罗斯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相继改进发展了多个ИМР系列障碍清除车,在底盘先进性、防护性能、信息处理能力、自动化程度、作业能力等多方面不断提高该机型的综合工程保障能力。

2.4广泛应用信息化技术,精确保障能力进一步增强 外军在工程装备上应用的信息化技术包括:微处理机、信息采集与处理系统、数字侦察系统、全球定位系统、自动识别系统、数字发射/接收系统以及显示屏等。这些信息化系统附加和嵌入到军用工程机械上,不仅可满足数字化工程兵作战指挥、控制和通信要求,而且可以随时提供工程作业情况,提高装备的使用水平,并且实现了工程兵在信息化战场上作战行动的协同性,增强了实施精确保障的能力。例如:“斯瑞克”工兵班用车采用了以网络为核心的信息技术,具有C4ISR支持能力,使过渡型旅级战斗部队实现网络化信息处理;法军EPG主力工程车上装有地面武器工业集团的快速信息导航和报告系统;英国“小猎犬”战斗工程车安装两个鲍曼公司电台和一套战斗管理系统等等。

2.5无人化智能化研究不断深入,工程机器人异军突起 工程机器人技术是当前工程机械装备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目前,国外已经在扫雷、探雷等高风险作业中开始使用机器人,同时也有将其应用到工程作业、桥梁架设、工程侦察等方面的趋势。近年来,在高技术局部战争和全球反恐作战需求的牵引下,在信息技术、人工智能、传感器融合等技术发展的共同推动下,各国政府和军队普遍重视发展军用机器人,尤其是工程机器人,并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研制出一批扫雷、排爆和危险地带工程作业的工程机器人,并在近几次战争中得到了实战检验。其中,美国在军用工程机器人研究和应用领域继续保持世界领先地位,例如美军采用“附加式”的机器人控制系统将易部署万能军推、M9装甲战斗工程车、T-3和D7G推土机等军用工程机械改造成机器人式的工程机械,实现工程机械的无人驾驶和遥控作业。此外,英国、法国、德国、日本和加拿大等国也推出了许多扫雷和排爆机器人装备,有的已经受过实战检验。

3 未来战争军事工程保障对军用工程机械的需求分析 当今世界,随着人类社会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迅猛发展,以及在军事领域的广泛应用,深刻改变了战争形态,信息化战争已登上了历史舞台。“全纵深、精确打击”已成为基本的打击样式,进攻推进的速度越来越快,火力越来越强大,攻防的界线越来越模糊,交战双方态势变化越来越迅速,快速反应、联合作战的作用越来越突出。未来战争必将是基于信息系统的体系与体系之间的对抗,必将是高技术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

3.1一体化联合作战工程保障对军用工程机械的需求 在一体化联合作战中,信息主导、效能融合、综合集成、战场多维和精确作战,成为其突出特征,这些特征对武器装备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而军用工程机械是工程兵实施工程保障的主要技术装备,担负着道路保障、野战构工和野战给水等工程保障任务,随着作战样式和作战方法的调整,这些变化也必将对它产生深远影响,在保障部队机动、对敌实施反机动和提高部队生存力这三个方面的任务将更加艰巨。 (1)信息优势已成为影响战争胜负的关键因素,信息化水平要求不断提高 一体化联合作战是信息化战争的基本形式,节奏快、持续时间短,战机稍纵即逝,只有及时获取和处理各种战场信息,迅速作出判断和处置,才能高效地实施联合指挥和控制。因此,信息优势已成为影响一体化联合作战胜负的关键因素,这对军用工程机械的信息获取和信息处理能力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工程保障的物质载体和作业平台,军用工程机械在一体化联合作战中应具有强大的战场感知力,能及时获取战场信息并对信息进行分析处理,能够把作业信息和情况实时地反馈给指挥系统,并通过对各种信息的高效利用,以达到提高作战综合效能的目的。 (2)重视与作战力量的整体效能融合 一体化联合作战不再依赖于诸作战力量的数量规模,而主要取决于信息主导下的整体作战效能发挥,而效能融合是一体化联合作战条件下力量集成的主要方式。军用工程机械作为装备体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传统的规模组合亦必将转变为整体效能融合,这就要求军用工程机械发展必须保持与其它装备特别是陆军主战装备发展同步协调,把军用工程机械的保障支援效能有效地融入整体作战效能之中,防止因其效能过低而形成“木桶短板”效应,进而引起整体作战效能的下降。 (3)多维对抗提出了工程保障范围和空间广度的机动要求 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可以将遍布在陆、海、空、天、信息领域中的诸作战力量联结起来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因此,多维对抗也是一体化联合作战行动的重要特征,它对军用工程机械的工程保障范围和空间广度提出更高要求。在作战过程中,远战火力支援,空中、海上投送,战场的快速机动以及航空兵和直升机的伞降、机降作战,必将越来越频繁,非线性作战的特征日益明显。这种作战样式迫切需要扩大工程保障任务范围,不仅要求军用工程机械具有重点目标、重要作战行动的保障能力,还须具有多目标、全地域的全方位保障能力。 (4)精确作战对工程保障效率和质量提出更高要求 在一体化联合作战中,精确作战已成为一体化联合作战的主要特点,它通过信息的有效利用,围绕作战目的,精确选择作战目标,精确筹划和使用作战力量,精确选择和运用作战方法和手段,精确评估作战效果,精确控制作战进程和强度,精确计划和实施后勤与装备保障,这对军用工程机械的保障效率和质量也提出了更高要求。“精确作战工程保障”理念在伊拉克战争中应运而生,成为一体化联合作战强有力的支撑点,其要求军用工程机械除了具有快速的战场机动能力外,还须具备高效的智能化操作和控制能力,甚至可达到无人化作业目标,以提高工程保障效率和质量。

3.2多样化军事任务对工程保障的需求 党的十七大报告指出,要提高军队应对多种安全威胁、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领土完整。从军事行动的基本范畴分析,当代军事行动可以划分为三个层面:战争军事行动、准战争军事行动、非战争军事行动。准战争军事行动是非战争军事行动的升级,即处于战争军事行动和非战争军事行动之间,是带有一定暴力色彩和强制性质的低强度的军事行动,如平息暴乱、有限攻击、袭击与打击、特种作战等,因其在一般情况下多与非战争军事行动共同实施,很少独立存在,通常也将其划入非战争军事行动一并考虑。多样化军事任务除战争外大多表现为非战争军事行动,其内容十分宽泛,规模、类型和性质不一,样式复杂,具有明显的多元性。 在反恐维稳、处突平暴、维和维权、抢险救灾等非战争军事行动中,工程保障必不可少;面对各类突发事件的威胁,各类复杂特殊战场及自然环境,军用工程机械将扮演重要角色。非战争军事行动对道路、桥梁快速抢修装备,全面防护、作业效率高的清障装备,可通过空运、空投及直升机吊运实施快速机动保障的多功能工程作业装备,小型无人化作战平台及信息化作业装备等,提出了新的迫切要求,其多样化作业能力、快速反应能力、防护能力、信息能力等的建设水平,均直接关系到我军完成多样化军事任务的能力与速度。

4 军用工程机械发展的支撑技术分析

4.1动力传动适应性技术 用于遂行工程保障的军用工程机械,都存在高速行驶与低速牵引作业的特殊要求,这是军用工程机械与民用工程机械和地面车辆在牵引特性方面最大的区别。目前,一般通过增大传动比降低最低挡速度或采用主副变速箱的形式,虽能解决问题,但改变了原动力传动系统技术状态,带来了故障率增大,使用寿命变短,主副变速箱换挡混乱、不连续等问题。要提高军用工程机械动力传动适应性水平,需利用国内外先进的设计、制造和控制技术,提高其综合性能。亟待研究的有:军用工程机械变速箱设计理论、主副变速箱类传动形式的换挡设计、换挡控制等。同时,加强对液压-机械复合传动、电传动等新型传动技术的研究与应用。另外,为适应军用工程机械无人化和自主作业发展的要求,需着手动力传动系统自适应技术研究。所谓的自适应就是在无人干预的情况下,机械能自动(自主)适应各种载荷以及载荷的波动和变化。

4.2行走系统及控制技术 行走系统是实现军用工程机械越野机动和支撑工作平台的基础。军用工程机械工作环境恶劣,需要在各种不同的地形和气候条件下机动和作业,要求行走系统具有良好的地形适应能力,并满足高速行驶和大扭矩作业两种不同工况对悬架刚度的不同要求。在行走系统方面,通过对轮履合一、轮腿式行走机构等新型行走方式的研究和应用,提高军用工程机械适应山地、沼泽、雪地等特殊地形作业的能力;通过对油气悬架、半主动悬架、主动悬架和橡胶履带等重要行走部件的研究,提高传统轮式和履带式行走系统的平顺性和地形适应性;同时,加强对悬架控制和悬架闭锁方面的研究,提高军用工程机械工作平台的作业稳定性,优化整机的动态品质。

4.3液压传动及其控制技术 液压传动及其控制是实现工程机械作业功能的关键。近年来,国内民用工程机械在液压系统设计、运动控制、节能控制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在液压元件的设计、制造等方面也有不少的投入,性能得到一定的提高。但是,目前国内先进工程机械,特别是挖掘机等对液压系统要求高的工程机械上所采用的核心液压元件依然没有摆脱依赖进口的局限。这对军用工程机械整体性能水平的提高是一个致命的约束。因此,在液压传动方面最先需要解决的是液压元件的国产化。同时,利用仿真技术、虚拟样机技术等先进技术手段加强对液压系统的系统匹配、动态性能和控制技术的研究,弥补目前经验设计的不足,减小运动构件在动作过程中的冲击,提高液压系统动态品质,减少因为液压系统油压剧烈波动引起的泄漏、发热严重、疲劳损伤等问题。

4.4作业装置优化及运动控制技术 军用工程机械在工程保障中作业对象复杂、作业功能多样,既有一般的土石方作业,如推土、挖掘、装载、凿岩、钻孔、破碎等,还需要在一些特殊环境下进行作业;同时,战场节奏的加快迫切要求军用工程机械具备高效的作业能力和一机多能;以及特殊的战场转移和运输形式,如空运、空投、直升机吊运等,又对军用工程机械整机的重量和外形尺寸以及抗冲击能力提出了苛刻的要求。为适应这些变化和要求,需要对一些新的作业机理和作业方式进行研究,研制新型、高效、一机多能的作业装置;并利用现代化的设计方法和设计手段,应用新材料、新工艺对现有或新研制的作业装置进行结构优化和轻量化设计,减小作业装置外形尺寸和重量,提高作业性能。另外,为适应军用工程机械在特殊环境下的远程遥控作业及无人化自主作业,需要对作业装置的运动控制技术进行研究。

4.5智能控制技术 进入21世纪后,随着人工智能、传感技术、控制技术的快速发展,现代武器装备正朝着电子信息自动化、智能技术系统化、自动控制无人化等方面发展,世界各国都已开始竞相研发遥控式、半自主式或自主式的无人化武器装备,并逐步装备部队。智能控制是实现无人化、自主作业的基础,它包括动力传动系统的自适应控制、行走系统的智能控制、作业装置的运动和轨迹智能控制、机械行驶和作业的路径规划、避障以及远程监控、数据传输等关键技术。智能控制是建立在整机高度电控化的基础之上,因此伴随目前国内外工程机械正向全面电控化发展的大潮,亟待在我国军用工程机械电控化取得已有成果的基础上,加速军用工程机械电控化发展步伐,提高电控化水平。同时,加强对智能控制关键技术的研究,循序渐进,逐步实现军用工程机械的遥控、半自主及自主行驶和作业的能力。

4.6系统集成技术 军用工程机械集机械、液压、电子、智能控制等技术于一体,是一个多学科的复杂系统,而且其作业对象复杂、多样、易变,作业环境恶劣。要提高军用工程机械的综合性能和整体效能,满足现代战争工程保障的需求,提高整机各个分系统的性能水平是基础,但各个分系统之间的匹配、协调和控制是实现这一目的的关键。目前,我国军用工程机械在研制过程中还基本上以传统的设计思路为主,系统集成还停留在各分系统特性参数和结构尺寸的组合层面上,对整机系统综合性能,特别是动态响应特性的分析、匹配和优化考虑很少。然而,随着新材料、新技术、新结构、新原理在军用工程机械上的不断应用,系统结构和功能的日趋复杂,传统的设计思路难于满足复杂系统设计的要求。因此,有必要加强系统设计思想在军用工程机械研制过程中的应用,利用系统仿真分析、虚拟样机技术等先进技术手段,提高军用工程机械的综合性能水平,达到整体效能优良的目的。

5 军用工程机械发展的未来趋势

根据部队装备建设的实际和未来军事任务遂行工程保障任务的需求,参考外军发展军用工程机械的成功经验,依托国家经济建设巨大成就和军用工程机械支撑技术的发展,结合我国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现状,在21世纪的前叶,我国军用工程机械必将迎来较快的发展,并呈现出以下未来趋势。

5.1向高机动、轻量化、可远程战略部署的方向发展 未来战争具有部队机动频繁、战场广阔、战线模糊、武器打击精确、作战节奏快等特点,为适应这些特点,军用工程机械的发展需更加突出自身机动灵活和轻量化、易于远程战略部署的特点,其符合“确保机动”的工程保障理念,对于提高联合作战部队机动速度、应急反应能力和快速远程部署能力将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随着传动液压技术、新材料应用技术以及我国空中运输力量的发展,也为我国研制这一类装备提供了技术基础。

5.2向高效适用、作业功能多样化的方向发展 我军现装备的多种军选民品工程机械存在着功能单一的情况,工程作业的适应性受到很大局限,从外军军用工程机械现状看,其不但能够完成推土、挖掘、装运载、起吊、钻孔等传统土工作业任务,进而在综合土方作业功能的基础上,更加重视扫雷、布雷、破障等作业功能的集成,使得军用工程机械具有构工、破障、扫雷、布雷、通路标示、施放烟幕等多种作业功能。未来战争中,工程保障任务的日益复杂化以及复合障碍体系的出现,使遂行工程保障任务时间紧、范围广、任务重,工程装备必须具有高效率、功能综合、通用性强的特征。为了适应现代战争的伴随机动保障特点,重视发展高效多功能以及适用性强的新型军用工程机械将成为未来趋势。

5.3向大型化、强防护的方向发展 从海湾战争、伊拉克战争和中东巴以战争的实践来看,美、以等军队列装的D9装甲推土机不仅作业率高,而且装甲防护性能强,能够承受轻武器以及肩射火箭弹(RPG)的直接打击,遭两次地雷攻击后也只受到很小的损害,特别是在执行城市戒严、反恐作战的清除障碍、道路封锁、平暴以及封控任务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作战效能显著。我军目前缺乏此类装备,难以满足未来多样化军事任务工程保障的需要。面对“藏独”、“**”等民族极端、分裂势力的挑衅,我军反恐任务明显加重,为适应城市作战、反恐维稳、平息暴乱等多样化军事任务的工程保障需要,发展大型化、强防护的军用工程机械将成为未来趋势。

5.4向遥控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集成电路技术、微处理技术、传感器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已广泛应用于外军军用工程机械,发展出各种不同功能的遥控装备和军用机器人,我军也开展了遥控和人工智能装备的开发和研究,在军用工程机械领域,已具有遥控作业能力,开始了无人智能装备的基础性研究工作。在信息化战争中,要完全避免工程作业人员的伤亡,就必须依靠无人化装备。无人化军用工程机械主要通过有线或无线遥控手段或预先设定工作程序实现操纵,作业手一般都隐蔽在其他安全地域进行操作和监视,因此可以最大程度降低作业人员的伤亡。无人化军用工程机械具有一个非常突出的优点,那就是可以在一些特殊环境中作业。例如,在受到核生化武器污染区域,在狭小、高温场所,或在其它不适合作业手进入的环境中,由于工程作业人员无法在现场进行操作,这时就需要依靠无人化装备进行作业。另外,“精确保障”的工程保障理念也从工程作业效率和质量上要求军用工程机械向自动化程度高的方向发展。面对未来战场的复杂环境和科技力量发展的冲击,研制遥控化、智能化军用工程机械将成为未来趋势。

5.5向数字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 信息技术的广泛应用是当今社会进步的重要标志,发展数字化、信息化军事装备已是未来趋势。外军建设21世纪陆军的重大举措是逐步实现部队数字化,美、英、法等国已各自制订了发展本国21世纪数字化陆军部队的规划,而工程兵数字化建设将与陆军部队数字化同步发展。我军在数字化部队建设方面也具有相应的发展规划,以适应未来一体化联合作战的需要。军用工程机械作为重要的工程保障装备,其数字化、信息化发展同样受到高度重视。军用工程机械信息化就是利用计算机网络技术对装备的运行状态、工作位置进行本车和远程监控,其主要由车载计算机、工作状态监视和检测系统、卫星定位模块、无线数字通讯系统、接口、终端显示及故障诊断专家系统等组成。信息化军用工程机械具有可精确控制和便于机群管理的明显优势。军用工程机械向数字化、信息化的方向发展应从两方面入手,一是对现役装备进行信息化改造,提高其信息化水平,以适应未来军事任务工程保障需求;二是与陆军信息化主战装备同步研制,保证其与联合部队协调发展,以发挥整体作战效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