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新《三国》轻舟已过万重山。赤壁大战结束之后,《三国演义》里最为人熟悉的段子已十去七八,也就意味着羁绊的减少,明显能感觉到朱苏进和高希希的发挥余地和创作激情在上涨。尽管是翻拍经典,创作者都还是想尽量在作品中打上鲜明的个人烙印。这不是问题,问题是你有没有足够的能力为经典增色,至少也不能让经典蒙羞。在新《三国》的中段,编导不惜笔墨地表现了三家的外争和内斗,腥风血雨,黑幕重重。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一殿之上若无内耗那简直千奇百怪。这才像原生态的政治,这才像中国人。

(1)曹丕经验:如何当上接班人

司马懿的现身比原著大大提前了,提前是为了让他加入曹氏家族的内部较量中。曹操兵败赤壁,回许昌的路上发现了五湖废人般的“马横”。曹操自我总结说赤壁之败的缘由是骄兵悍将太过轻敌,并借机做了提振士气的政治思想工作,宣称这是一件点醒曹军的大好事。可是马横不这么看,他高屋建瓴地认为曹操之败是由于人心思汉,天下士族皆视其为国贼,得人心者得天下。这话要多玄乎有多玄乎,信奉王霸之术的曹操其实不信这个,但他看到了此人的不凡。一诈之下,原来是多次避官而逃的司马懿

曹操自感此生无力统一天下,开始考虑接班人的事。他最喜小儿曹冲,就是那位用石头称象的神童,欲用司马懿为其老师。司马懿却并不看好曹冲。曹操长子曹昂丧于征伐张绣的乱军之中,留下老二曹丕、老三曹彰、老四曹植和老小曹冲。曹彰善武,曹植善文,曹冲智计过人,曹丕似乎除了忠顺一无所长。然而司马独看好这位从不卖弄的二公子。在他看来,曹冲聪明外露,非长寿之相。曹冲过于清高,非彝鼎重器。曹彰一介武夫,更不足以继承曹操的事业。只有曹丕心计过人,能审时度势,反应虽慢些,但驽马十驾,功在不舍。

后来,在争位之战中领跑的曹冲被蛇咬死,凶手疑似曹丕。曹植虽在铜雀台文章大赛中以华丽辞章和劝进之意得了曹操的欢心,但司马懿已经选定了曹丕作为自己辅佐的主子。在马腾叛乱一节中,曹丕卷入了谋曹操的黑名单中。曹丕与“反贼”确有其他关联,黄泥掉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司马懿教他二字诀:一是赖,二是诬。结果任凭曹操雷霆、雨露,曹丕咬紧牙关不认帐,还把曹植装了进去。这里印证了两个原理:一是无情最是帝王家,似乎只要涉及到大位之争,便没了兄弟情分。二是“见荣誉就上、见罪责就让”准保不错。不能玩我心换你心,不能天真地以为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其实领导就喜欢有手腕会赖账的,因为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2)周瑜教训:怎样做好CEO

“三气周瑜”是最有名的段子。人人都说是孔明害死了周郎,连《三国演义》也是这样写的,孔明几次预言:周瑜死期不远,边儿上刘备也跟着“大喜”。但在新《三国》里,所有的羞辱都是周瑜自找的,与其说他是死于诸葛亮之手,不如说他是被自己的心魔夺了命。如果把孙刘两家视为两个大公司,那周瑜和孔明就是两边的ceo,他们都得到了董事长孙权和刘备的放手任用,而双方死命争抢的一单生意就是荆州。其实,这单生意都两家的意义是大不相同的,对于刘备来说,荆州是命根子,丢了之后就再无立足之地,拼却血本也要保住。对于孙权来说,荆州不过是赤壁大战的红利和图霸天下的一步棋,重要是重要,却不关根本。

然而周瑜不这么看,自从在赤壁大战中几次跟诸葛亮斗智落了下风,战胜孔明就成了他此生最重要的目标,而取荆州就是最好的证明自己的机会。因了这个过于个人化的目标,他浑然忘了孙刘联盟的战略意义,也屡屡在用兵出计时犯下低级错误。你想,假途灭虢是多老的计谋啊,用诸葛亮的话说“连三岁孩童都瞒不过”,他却想用来歼灭刘备,夺回荆州。他不倒霉谁倒霉,他不气煞谁气煞?其实,作为一家大公司的ceo,总得有站在全局看问题的高度,不能太纠结于个人荣誉,更不能陷入嫉恨中永远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老版和新版《三国》不约而同地修改了原著里孔明对周瑜的恶意,诸葛亮吊孝都是动了真感情,新版改得更彻底,把周瑜彻底弄成了一个跟自己影子作斗争的心胸狭小之徒。想来,少年得志的人最容易犯这样的错误,才高八斗是肯定的,但普遍缺乏心理上的韧性和弹性,容易走进死胡同,容易自乱阵脚。统领一个利益集团,以我为主是起码的,怎能让人时时操控?

老版《三国》里,孙权和周瑜君臣一心,刘备阵营内铁板一块,新版却不一样。孙权少登吴侯之位,很长一段时间根基未稳。而周瑜既是和孙策一起底定江东的大功臣,又是刚愎自用、独断专行的大都督。如果孙策不死,孙权就只能是周瑜的老弟。尽管历史选择了孙权,他也很难节制权倾朝野、性情刚烈的周瑜。在赤壁之战中,孙权充分信任周瑜,大获全胜。可是既然有君臣之分,就不可能永远相安无事。周瑜盯死了诸葛亮,每每欲出兵攻打荆州,孙权和鲁肃如坐针毡,多以牵扯和怀柔之术化解之。有一次,周瑜自作主张地陈兵荆州,才来报与孙权。眼见战事将起,孙权忍无可忍,问他:这江东到底你是主还是我是主?周瑜自感一腔忠忱反见疑,挂印而去。

这里又隐藏着一个职场话题:忠诚还要善表,功高且莫震主。周瑜若有反心,十个孙权也早已死掉了。他只是想报复诸葛,想扩大地盘,想建功立业,想报效吴侯,可他忘了“干活儿不由东,累死也无功”的老话儿,忘了他的任务是披坚执锐而不是决定战和,他带着满满的诚意越过了臣子的边界,做了最招君王嫉恨的事情。周瑜临死的时候对这一节有反思:他说跟程普、黄盖等功勋老将比起来,自己也是小字辈,所以不得不粗声大气、擅权专政,这就难免分了主公的权,请原谅。可见,他不是不知道一个ceo该如何对待董事长,他还是自恃功劳和才气,对孙权有所轻侮啊。

(3)刘备的仁义是真是假

刘备能赖着荆州不还,刘表之子刘琦的存在很关键。刘琦在一天,荆州便一天是他的,刘备就可以叔父之名稳坐荆州。刘琦一去,再不还荆州就成了耍赖,而且使刘备一贯标榜的仁义也成了假招子。周瑜曾咬牙切齿地指刘备“虚伪”,鲁肃也曾诛心地说:“有了诸葛亮,谁也不需要再打仁义的招牌”。那么,新版里的刘备究竟是以仁义诓天下,还是以仁义为真正的追求?有道是,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刘备的仁义是真是假端的是个疑案。

赖着荆州不还当然为人诟病,可诸葛亮后来替他分辩说:我主的最高理想是中兴汉室,为此必须有立足和用兵之地,因而虽然心如刀割,也得忍受江东众人的诟骂。也就是说,在刘备和孔明这里,有了最高的理想,手段如何是可以商量的。这又回到了那个“为了正义的目标能不能采用卑劣的手段”的老话题,在理论上永远没有答案,但在实践中人们倾向于选择卑劣的手段,即使没有正义的目标。

如果说在荆州问题上扯不清的话,在过江招亲这事上,刘备显示了英雄本色,仁义似乎还真在他心里。周瑜设计用孙尚香诱刘备过江,其实是给刘备设了个进退两难之局。你来吧,我可以扣住你,以你来换回荆州。你不来,就是破坏孙刘联盟,而且辱及吴侯,我就可以发兵打你。这就好比抗日战争结束以后,老蒋电邀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你来不来我都有后手儿。我再扯远一些,其实整个赤壁之战就像极了当年的抗战形势。曹操好比日本人,兵强马壮,猖獗一时,终究是被打败了。刘备好比共军,战前随时有覆灭的可能,联合别人打胜之后迅速壮大起来,并有了自己的地盘。孙权就像国军,被人拖进战争,消耗了众多的钱粮兵马,战争结束后却没能得到最想要的荆州。

小说里写道:“玄德怀疑不敢往。孔明曰:吾已定下三条计策,非子龙不可行也。”刘备这才壮着胆儿去了。新版电视剧里,关张赵都不想让刘备冒险,孔明心里虽然知道去是好棋,可也怕危及刘备的性命。是刘备大智大勇地站了出来,说为保荆州,自己刀山火海也要趟。周瑜没料到刘备真的敢来江东迎亲,所以一听刘备过江就傻了。蒋介石也没想到毛泽东敢来重庆,他甚至连一份像样的谈判底本都没来得及准备。诸葛用计,一过江大肆采买彩礼,弄得东吴人人皆知招亲之事,一直蒙在鼓里的吴国太震怒,把孙权、周瑜骂得狗血淋头,扣刘为质的计划再也难以展开。周瑜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安排孙小妹在甘露寺相亲,两厢埋伏刀斧手,只等二八孙小妹看不上48刘玄德,立刻动手。刘备事先得到了消息,还是决定拼一拼。甘露寺中图穷匕见,刘备说出一番有理有利有节的话来,扶汉大志竟然折服了吴国太和孙小妹,救命的箫声关键时刻响起,他又过一关。

在雍容对坐的时候,仁义的真假是弄不清的。在命悬一线的时候,仁义的成色会彻底暴露。甘露寺中,刘备剑底言志确有感染力。我觉得这是朱苏进和高希希发挥最好的一场戏,我是彻底被刘备说服了。即使是装,他也装到了真假难辨的最高境界。仔细想想,即使是在浮世滔滔的今天,如果你是一个段位较高的仁义之人,你就会比别人多一些人格上的魅力。

(4)刘备情商高,关羽情商低

“刘备招亲”如同一条鲇鱼,激起了各种鱼类的焦躁。孙权、周瑜为之寝食不安,孔明关张也为此闹将起来。刘备临走前交代:他不在期间,荆州大小事务一切都由孔明作主。关羽张飞私下来见,说:“荆州兵都拥戴孔明,万一他拥兵自立,奈何?大哥还是不去的好。”诸葛亮也担心关张不听使唤。刘备先给关张下令,又要给孔明留密令,万一关张抗命,可以断然处置。孔明没有接受密令,而是选择了隐忍。在刘备滞吴的后期,关张要求派兵去救,孔明不允,他们就认定其有不臣之心。张飞仗酒来恼,掀翻帅案。关羽虽不粗鲁,却在暗中使劲。孔明忍了又忍,只能向马谡抱怨:当年躬耕南阳何等自在,现在入了仕天天要受这屠夫之气!

这也是精彩的一笔。原著里的仁义阵营蜀国从来一团和气,诸葛军师早早确立了威望,关张言听计从。实际上,现实中的领导与被领导关系永远是动态中的,过去服未必现在服,过去听话现在未必听话,时移事异,主客之位会立即掉转。张飞和关羽也算是皇亲国戚,本来就是最不驯服、最难领导的一族,他们给诸葛亮找点麻烦太顺理成章了。

新版里张飞的暴力色彩减了些,天真烂漫增加不少,而关羽却被大大地降低了,有一句台词暴露了编导的底牌,说“翼德、云长只知有主公,实乃粗人”。张飞是粗人不假,关羽历来在民间有较高的地位,划入粗人范畴大可商榷。毕竟,此人在小说里文能夜读春秋,武能过五关斩六将,水淹七军,后世更被尊为武圣,直至今天迷信的商人还没事就拜关二爷,把他说成粗人,戏过了。

刘备回来以后,诸葛亮借机向刘备表达了对关张的真实看法:张飞粗鲁尚可救,云长狂傲无药医。说关羽目空一切,曹操、孙权等人在他眼里皆是草芥,等将来为将独当一面时必成大患。诸葛亮准确、尖锐地击中关公的人性弱点:情商低,界面不友好。因为界面不友好,他拒绝了孙权的和亲之议,搞砸了孙刘联盟,丢掉了荆州,使蜀国失去了战略上的主动性。

庞统来投,孙权、刘备都以貌取人,怠慢于他。幸亏刘备觉醒得快,迅速拿出礼贤下士的样子,像三顾茅庐等待诸葛时一样善待庞统。学会文武艺,货卖帝王家。为帝王师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的最高理想。庞统假模假式地挣扎了一下,从了。后来张松赴许昌代表刘璋纳贡,不想遭到曹操折辱。路经荆州时却被刘备待以国士之礼,天天欢宴,重礼相赠。把个张松感动得五内俱焚,也从了。

庞统和张松都是形貌丑陋,刘备收服两人都巧打了“夫人牌”。伺候庞统的时候适逢中秋,夫人屡次来催,刘备不归,只管陪着庞统,连阿斗病重也好不动容。伺候张松的时候,夫人又发了脾气,玄德壮起胆说:夫人会发脾气,我就不会发脾气吗?在这里,阿斗和孙夫人都成了他爱才秀的对手戏演员。他甚至还说了那句: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刘备得了庞统和张松,而孙权和曹操却失去了人才,这是为什么?因为刘备的界面友好,情商高,折节下士,远人来服。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