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通信连有个89年的兵,叫李辉(盐城人),平日喜欢和我们这些90年的兵在一起吹牛。一天,他问起北风,“当新兵时,在哪个连队?”当北风告诉他在六连时,他顿时眉飞色舞起来,讲他有几个老乡就在六连当班长,训练新兵时可狠了,象土匪一样!北风深有同感。为首的叫周军,而周军正是北风的班长!

后来李辉探家,回来时告诉北风,见到了周军(周军已在90年12月退伍),并向他谈到了北风。周军当时说:“记得,新兵连最能吃苦的兵!”

“最能吃苦的兵!”???北风楞住了!在北风的印象里,北风是最怕吃苦的!为此在新兵连结束时,为了躲避训练,北风主动要求下了炊事班。

当新兵时的一幕幕在北风的脑海里闪现,突然如醍醐灌顶!北风恍然大悟,对,当年最能吃苦的兵就是北风!!

记得,当年班长每次询问我们训练完成的情况,从不问别人,都是问北风。因为他知道北风从不偷懒,北风对于班长布置的训练总是不折不扣地执行 !

踢正步压脚板时(双膝跪地,臀部压在后脚跟上),真是疼痛难忍啊!小弟兄们都是趁班长不在时偷偷地将屁股抬起,只有北风始终是将全身的重量压在后脚跟上,因为北风坚信班长说的没错!只有这样才能踢出与地面平行的脚掌。一跪至少半小时,当班长回来时,战友们纷纷叫嚷着:“时间到了!”只有北风依旧挺直腰板,纹丝不动地忍受着。班长把眼睛望着北风,北风则老老实实地回答:“还差5分钟。”每次结束时,我们的两个脚总是无任何感觉了,只得用枪托使劲地压着脚面才能使其恢复知觉。

现在回想起来,北风不禁怀疑压脚板的这种训练方法是否有科学根据?

不折不扣地训练后果就是北风的伤痛在全连最重!双脚浮肿得象馒头,走起路来一瘸一拐!以至半年后,北风从南京学习归来时,营部卫生员一眼就认出了北风。北风很是惊异!要知道当年与卫生员只是一面之缘,仅仅是找他看了一次脚而已。于是问他:“如何还能记得北风?”他回答:“当时二营就你的脚肿得厉害。”北风听后一时默默无语。

记得当年找他看脚时,北风按常规喊了他一声“班长”,他的脸红了,很不好意思,忙告诉北风:“我不是班长,你不要这么叫。”与其他老兵的坦然接受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他是北风在新兵连时遇到的最亲切的老兵。那时营部卫生所什么药都没有。后来北风托老兵上街时捎来伤湿止痛膏,将全脚贴满,有了它,同班弟兄也受益不少。

一语惊醒梦中人!“北风是最能吃苦的兵!”

这句话一直激励着北风,直到今天,无论是再脏再累的工作,北风都能够笑对人生!

『军营回忆』最能吃苦的兵

北风的班长周军。虽然是北风一再要求去的炊事班,但当炊事班长来领北风时,看着朝夕相处的战友和班长,当时竟泪如泉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