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将——国民党的末代军长们4

四、第四军军长薛仲述

说到第4军,最让人熟悉的莫过于北伐战争时的事迹,尤其是获得的铁军名号,一直被后人所津津乐道。不过这支出自粤军的老牌部队,在反蒋战争失败后逐渐没落,只能沦为中央军的附庸。抗战时期又因为失守长沙军长被枪毙,以致在内战期间始终默默无闻,实在令人可惜。

薛仲述是广东乐昌人,字力生,生于1906年6月6日。说起薛仲述不能不提起薛家四兄弟,其中老大是最出名的薛岳,老二就是本文的主角,老三是薛叔达,老四是薛季良。薛家兄弟四人都选择以从军作为职业,且都当上了将军,实在让人羡慕。不过薛家四兄弟都能在军人生涯中获得成功,主要还是靠实力最雄厚的大哥——薛岳的提携。本文在叙述主角时,还会顺带的提一下薛家其他几位兄弟的情况。

薛仲述在黄埔军校第五期步兵科就读时,已经是师长的薛岳就准备培养他在空军领域继续发展。果然,在薛仲述毕业后,薛岳就帮二弟取得了留学法国学习航空的名额。待薛仲述学成归国后,便被安排在广东的航空学校任教。但是薛岳属于张发奎一派,航校却被另一派陈济棠所掌握,薛仲述的空军生涯并没如愿,不久就因为受到排挤而回到了薛岳所在的第4军,当了特务团中校团附。

既然空军发展已不可能,为了使毫无队职经验的二弟能在陆军有所发展,薛岳便鼓励薛仲述投考陆大,而薛仲述也没辜负大哥的期待,成功成为了陆大正则班十六期的学员。薛仲达在陆大毕业后,正值薛岳荣升第9战区司令长官,便被大哥要到长官部的参谋处,在赵子立手下当了作战科的上校科长。此时,薛家老三——薛叔达在作战科当中校参谋,老四薛季良在长官部特务团当少校团附,一家四兄弟,齐聚一堂,实属奇观。

薛岳对自己的三个弟弟都是很照顾的。在八年抗战中,大都安插他们远离战场,即便是担任队职时,也会使他们避免参战。就拿老二薛仲述来说,先是被薛岳调到第90师当参谋长,旋升副师长。长衡会战爆发时,堂堂副师长正巧在印度接受美国顾问的培训,到会战结束前夕才返回部队。相比起来老三薛叔达到是有些血性,他到中央军校六分校当大队长不久就被大哥提拔为151师452团团长。在增援衡阳的作战中,薛岳本想安排这个团当预备队,但薛叔达不答应,几次请战,先后率部攻占雨母山阵地和衡阳车站,是推进到离衡阳守军最近的部队之一。而老四就相对安逸了,他先是当了长官部特务团的团长,继被调任中山团管区司令,没经历过战阵。

薛仲述返回部队时,师长陈侃因为增援衡阳不利以及失守长沙数罪并罚,被撤了差,遗缺就由薛来接替。薛仲述寸功未立,就当上了师长,实在让部下不服,但是部下也都知道,谁叫他是我们“老大”的弟弟呢。薛仲述心理清楚自己的地位是靠大哥的支持才得来的,所以为人处事都很低调,加上兼任军长的欧震对薛时有照顾,时间一长,那些部下也就都“习惯”了。

1947年3月,薛岳因“剿共不利”被免去了徐州绥署主任一职,薛仲述的两个弟弟也被先后编余,只剩下老二带着整编第90旅在苏北与共军周旋。但是薛的指挥能力实在不怎么地,盐南一战,整90旅旅部被端,副旅长张晓柳、参谋长罗立被俘,薛仲达只身脱逃。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时,第4军全军覆没,薛仲述又一次幸运的逃脱了被俘的命运。这个时候薛岳已经复出,被任命为广东省政府主席兼保安司令,在大哥的安排下,老二薛仲达被任命为省府干训团教育长,老三和老四分别出任广东省保安第5师和第6师师长。1949年11月,薛仲述和薛叔达又被提拔为暂编第5军和暂编第6军军长,薛季良任暂6军副军长兼暂17师师长。1950年1月,升任海南防卫总司令的薛岳将暂5、暂6两个军和葛先才的暂7军并编为新的第4军,军长一职由薛仲述出任。

1950年4月,西康失守的消息传到了海南,使防守海南的国军士气更加低弥。对于担负琼西守备任务的薛仲述来说,海南的丢失只是时间问题,到不如多想想自己的活路。当解放军发起解放海南战役的时候,无心恋战的薛仲述就带着第4军不顾一切的向海港八所撤退,依托海路头一个带着残部抵达了台湾基隆。海南一失,国军就只剩下台湾这一个“复兴基地”了,负有战败之责任的薛岳从此赋闲,老三薛叔达和老四薛季良也先后退出了军界,只有老二薛仲述仍在军界坚持。他的第4军被缩编为第4师,薛本人降任师长。两年后又被提拔为第5军军长,最后在三军联大战术系主任的职位上结束了戎马生涯。1996年12月13日,薛仲述在台北病逝,享年101岁。两年后薛岳去世,享年103岁。而老四薛季良至今仍健在,时年98岁。与一门四将的荣耀相比,薛家的长寿更是让人羡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