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size=16]size=14][size=12]size=12]

[[size=10]size=14] 回忆一位曾参加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英模所做的报告

上世纪八十年代,那时老山前线正打着热乎。学校组织军训。负责我们训练的是一位连长,他曾参加过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并立过二等功、三等功。我们老师得知他的这段经历,邀请他为我们做了一次英模报告。我记得这位连长是山东人,平易近人,个头虽不太高,但很壮实。冲锋枪速射打靶,别人击中靶心一、两枪,他打中了五枪。现发表这篇贴文,以飨读者,并做为对他和他的战友的纪念。

惟相隔时间太长,记忆错误在所难免,现尽力回忆报告内容:

我们连诞生在井冈山时期,林彪曾任我们连连长。我们师常驻河南,当时参战部队大部分是南方的部队,上级为了锻炼我们决定我师参战。78年某天,那时我是班长,我们连是机枪连,我们正收大白菜,突然来了战备命令,部队集中学习《人民日报》、《解放军报》控诉越南反华的文章,当时猜测可能是往柬埔寨调,因为那时柬埔寨已被攻下金边,要亡国了,大家都很紧张,后来得知要到越南,才觉得好多了。正式命令下来后,我们把大白菜分给了驻地周围老百姓,并接收了一批新兵,全师坐上闷罐车开赴云南,途中对新兵进行了训练,新兵军事技术不高,主要让他们背弹药。到达云南后就开始了紧张的战前训练,那时训练不像平时有班长监督,这时人人自觉,都知道晚半秒钟卧倒,子弹就打到身上了,就有可能牺牲。

某日夜间,团长坐吉普车开会。吉普车停在会场外,留一警卫员看车,越南侦察兵看到了车辆,摸上来了,那名警卫员没经验,站在车旁,大喊一声“谁”,“哒哒"一梭子扫过来,将警卫员双腿打断,人家也跑了。我们在驻地也很紧张,子弹上膛,恐怕他从我们驻地经过。(战后,这件事做为经验教训被通报。)

战前,举行动员,会场上号召:共产党员站出来。党员都站出来了,不言而喻,党员就应该牺牲在前。我做为机枪连班长带领全班配属步兵连,在正式打响前执行穿插任务。出发前,吃的一餐米饭却没有煮熟,只好拿毛巾包上带走,为此连长把炊事班长训了一顿,训得他直哭。说:你知道不知道,有多少同志吃了你这顿饭,就再也吃不上了。当然连长也知道为不暴露目标,炊事班做饭不敢冒烟,火小当然饭做不熟。

我们在向导及师侦察连的人带领下,在进攻前夜间,偷过边境,不敢走大路,走小路、稻田,按时到达指定位置不久,就听到万炮齐鸣,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每个山头200发炮弹,不管有人没人。我们攻击的第一个目标,没费什么劲,山头上只有2个越军;第二个目标,也没费劲,消灭了敌人的一个营部,敌有9人,可是怎么也找不到敌人的营长。为防止敌利用茅草向我偷袭,用喷火器烧周围茅草,这时只见有个人提着冲锋枪往山下跑。俘虏说是他们的营长。经火力压制,敌营长卧倒在草丛里,向他喊话:优待俘虏,缴枪不杀(越语)。敌营长就是不投降。我们的一个副连长,是高干子弟,立功心切,带一通讯员下去抓俘虏。匍匐前进至敌不到10米时,飞身跃进,只见敌营长端起冲锋枪一阵扫射,副连长当场牺牲,通讯员重伤。我在另一山包上,正好能看到敌营长的位置,取了一盒曳光弹——50发,对射手说:起来我打。瞄准敌营长一通射击,将50发曳光弹全打了出去。两个班副下去拖出了敌人的尸体,只见敌营长已被打成了马蜂窝,这个二等功给了我。战后,那个副连长的母亲来到部队,大哭,谁也劝不住,最后我们都给她跪下,说你就是我们的母亲,我们就是你的儿子。

接着我们接到攻打某山头的任务。越军在山头上用高射机枪平射向我们猛烈射击。当时我们谁也不知道他们使用的是什么武器,那么粗的大树都被打穿,这是啥呀?攻上山头一看,原来是高射机枪。不过机枪射击也有规律,谁能找到它的规律,就能通过。这时牺牲了一个排长,被打断了一条腿,敌火力控制下,也没办法救护,流血过多牺牲。我们攻上山头后,将敌高射机枪炸毁。

我们又接到进攻某村的任务,在连长带领下,与越军展开巷战,这是最危险的,说不定那个窗口出来一支冲锋枪向你扫射,打下来后,付出了一定伤亡。。干部带头冲锋,我们班担任掩护任务,这时我们中了一发枪榴弹,正射手负重伤,副射受轻伤。我正在旁边,所幸没有受伤。因为枪榴弹爆炸都是碎片,正、副射手浑身是伤,两人疼的哇哇叫。

任务完成后,连长说我们应该发扬主动精神去进攻另一个山上的敌人。当我们刚登上半山腰,就遭到炮击,战士们一个个东躲西藏,连长举起望远镜一看,是坦克打来的,坦克上是“八一”标志,赶紧下令撤退。撤到山下以后,我找到连长,请求他帮我们撤退我班的两个伤员,连长没有答应,因为这时伤员已经很多,人家自己还顾不过来。我班任务是配属步兵连,我做为班长也有一点权力,下令将重机枪拆散扔掉,用竹竿穿过雨衣的四个袖筒做成担架,做了两副,我抬着负伤的正射手随连队撤退,因为没有经验,一抬担架就挤住了伤员,疼得他直叫,疼就疼吧,比没命了好得多。配属的那个连,还不如我们呢,有的伤员还没有担架。我还找了支冲锋枪留着自卫,两个弹夹放在伤员脚边,不然碰到遭遇战怎么办?不丢弃伤员,也是为了维护军心,不然的话,负伤了都不管了,以后谁还给你卖命呀?!我们找到大部队,交了伤员,我向领导汇报:我把机枪丢了。上级也没敢把我怎么样?“你怎么把武器丢了”我说:“要人就不能要武器,要武器就不能要人,人是主要的。”他们没敢把我怎么样。我又带领部队原路返回那个村,战士们进到村里分外眼红,举起枪托砸了村里的家具、锅、灶。田里的水牛一枪一个,但没有动村里的人。他们要是欢迎我们,我们能牺牲那么多人吗?那两个战友的命是我救的,战后,他们两人的母亲到了部队,非要给我跪下。

我军进到越南城市,就把商店门上贴上封条,不允许人随便进入,战士中没有发生抢劫、偷盗现象。战友们都说:打仗能活着回来就行了,根本就没想那事。

不久,就接到了撤军的命令。我军根据上级指示将公共建筑、工厂、设施、矿山一律摧毁。油库,一把火烧了几天几夜;谅山上的工事,堆满炸药,炸的让他几年也修不好;花几个亿造的桥梁,每个桥墩上放几吨炸药,彻底破坏。把冰箱、缝纫机、摩托车等能用的物资,都拉回来了。他们有些地方也比较富。这些工厂、设施都是我们过去支援他们的。

我们连奉命担任后撤掩护任务,占领了后撤必经的一个山头。早上,起了大雾,我们正吃着大部队丢下的充裕食品,好多天没有吃到这么好的饭了,猛听见哨兵大喊:敌人上来了,快打呀。我们赶紧丢下东西,射击。原来是敌人的一个加强连,正在向山上爬,他们也没有发现我们,报话机、冲锋枪都在身上背着。越军迅速散开向我发起冲锋,一条一条的火箭弹拖着尾焰从我头顶上飞过,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打完仗到山后看到了没有爆炸的弹头,才知道是火箭弹,这是用来打坦克的,他们用来打人!要不是哨兵发现敌人早,我们都得让人家打趴下。我们守卫的山头上一共有三挺重机枪,火力非常猛烈,有一个胳膊负伤的外单位战士不肯下火线,給我压子弹,压不及,急的他光哭,战后我给他报了三等功。打了一天,数数有一百多敌人尸体,逃跑了没几个。逃跑的敌人,也不回头看,只顾跑,打着就打着了,打不着就跑了。这一仗,我们连荣立集体三等功,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阻击连”称号,我个人又荣立三等功。

有一个我们连的战士,战争刚开始时负伤,被送回国治疗。他觉得治得差不多了,又跑回来了,赶上了这一仗,因为没有他的位置(打仗时各有各的位置),就让他当通讯员,他在战壕内,被敌人射来的子弹击中头部牺牲,一句话也没有留下。这个事迹被记者搜集素材,后拍成了电影。

我连还有一个战士,独自押送两名俘虏安全回到国内,圆满完成任务,也立了三等功。

当天夜间我们接到了后撤的命令(实际上是撤回国的命令,上级为避免出现混乱或其它意外情况,没有宣布目的地。),紧急开拔,急急忙忙往回走,天明才知道已深入我国境内。回到祖国了!人一下子就没劲了,整个瘫倒地上了。我们连是最后撤出的连队。

这场战争,打出了国威、军威,表明我们中国人说打你就打你。我们后勤搞得好,每个营有50名民工支援,使我们没有感到粮弹匮乏,伤员也得到及时后送。当时苏越订有结盟条约,如越南发生战事,苏联有义务出兵。结果打了十来天,苏联也没敢动。

我在这场战争中没有牺牲、没有负伤真是幸运。

报告会,被数次掌声打断,大快人心。时隔二十余年,仿佛仍历历在目。[/size][/size][/size][/size][/size][/siz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