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截至目前为止,人类虽然进行了持之以恒的深空探测,并使用各种方式试图与外星人交流,但仍然没有找到其他智慧生命存在的证据。不过,宇宙中存在着其他智慧生命是必然的,而且,人类很可能是智慧生命中的一个特例。

为什么这样说?人类的祖先——灵长目中的南方古猿、乃至更早一些的拉玛猿、森林古猿,虽然有群居的习性,但它们并不是社会性生物——这里说的社会性生物指的是蜜蜂、蚂蚁或是裸鼹鼠那样的、个体不能独立于群体之外存在的生物,而非狮子、角马那样虽然聚成一群,但个体仍然可以独自生活的生物。换言之,人类是先进化出了智力,接着才有了社会分工,是以单个个体而非群体为单位生活的。

在人类而言,这样也许是一件好事——人的最基本特征就是思考,就是独立性和独特性——也就是所谓的“个性”,但从智慧生命发展的角度看,这样却不是什么有利条件,为什么呢?因为单个个体为生存的基本单位,那么当智力(特别是自我意识)进化出来之后,人类原先出于本能的生物需求进化成了私有欲,从而引发了人类社会的不安定因素。人类是唯一一个大规模自我消灭的物种,在冷战中,有好几次都险些将文明自行摧毁,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每个外星文明都像人类一样,由非社会性生物进化出智慧,那么这样的智慧生命能够成功地存活到进入星际文明时代的几率是极低的。

因此,从概率论的角度来讲,智慧生命很可能是沿着另一条道路——先有社会组织分工,再出现智慧而产生的。也就是说,社会化生物在发展中进化出智力和个体意识,然后产生文明。由于社会化生物的生物本能是为了群体生存而存在,因此有了智慧以后,并不会相应地出现私有欲,而是群策群力地进行发展,自毁的风险要远小于人类这样的、由个体产生智慧后出现社会的文明,这样一来,很可能宇宙中大多数文明都是社会化生物进化产生的,而人类只是一个极低概率下的特例。

而这种猜想也就能解释为何直到目前仍然没有地外文明来拜访地球了:也许在地外文明的眼中,地球上的人类是奇怪而不可理喻的,甚至不被算作智慧生物,因此他们也就不会大费周章地前来拜访。对于能够进行星际旅行的文明而言,物质转化技术早已让他们摆脱了资源困境,而社会化生物的行为是计较最终消费比的,很显然,来到地球自然不是什么好的选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