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与你同行]年青与年老的张广天--《红星美女》观后

[原创•与你同行]年青与年老的张广天--《红星美女》观后

月亮升起来了/月光把你包围/大海茫茫无边/你躺在海底安睡。

灵魂升起来了/灵光把你包围/道路茫茫无边/你走在路上陶醉

月亮升起来了/升起来了

灵魂升起来了/升起来了

有着淡淡忧伤的歌声在人艺的小剧场里回荡。这是张广天的新戏《红星美女》的歌词。

用它来诠释整个作品的基调看来是最合适的。

凭心而论,是一部不错的剧作,至少身为观众热烈地起立鼓掌时,都自觉受到了一次精神的洗礼。

写的是一个叫周萱女孩儿的故事。这个女孩儿单纯,美丽,清洁。母亲在她七岁时坠落谷底。她患上了梦游。常去烈士陵园,在那里睡着的一个红军战士常常醒来,和她一起说话,并赠给了她一枚红星。后来,父亲在事故死了,她成了孤儿。 在北京她开始了新的生活,与垫子相爱。但在迪厅她丢失了红星。从此交上了厄运。在举行婚礼的时候, 垫子被警察抓走。因为他杀害了他的仇人。女孩儿又一次开始了梦游。在火车隧道里, 她遇到了红军战士。找回了红星。她希望和他一起走,但是,却被告知,人是不可以回到历史中的。于是,她终于回到了矿区,看到了美丽的月亮。

周萱的形象无疑是一个理想的化身。美丽清洁执着不屈不挠一尘不染。是剧作者极力刻画的一个形象,或者说是一个符号,集剧作家的理想与感慨于一身。

但这个剧作最打动我的不是周的悲剧。打动我的是周萱父亲的死。个人性命在集体利益面前的渺小。是炸掉煤窑挽救你的生命,还是牺牲你的生命挽救煤窑?当个体被迫做出选择死亡的决定时,相信每个观众都感到了一种强烈的冲击。人自身无限珍爱的生命原来在别人面前却是如此渺小!这也是在我眼中,剧作最富光采的一幕。张广天用大段大段的抒情诗一样的对白构造了对于父亲及无声无息生命们的追怀,当白衣女孩追问苍天人的生命价值时,那一刻,我被打动了。这是剧作最棒的地方,某种意义上体现了剧作者的人文关怀。

观看的时候,有一种感觉,张广天老了。因为他是一颗古典主义的心,崇尚浪漫,崇尚灵魂,崇尚坚贞的爱情。他不断地让他的人物追问灵魂。追问红星。并一再告诫观众红星的重要。并让女孩唱了一首歌。生锈的面容好象夕阳/你一笑起来空气都在摇晃/看不见眼黑只有眼白/这神色比云天还要苍茫/ 走起来就象风吹弯了树/你嶙峋的瘦骨却是折不断的钢/漫天的月光霜一样冷/这红星却温化我的伤/其实游击队员的坟墓里什么都没有/可是为何我的心中却多了一点光 这显然是张广天歌唱《红星美女》原因之所在。而不幸的是,这种表述方式却是如此地老旧。

感到张广天苍老的同时,也会深刻地感受到他的喷薄的激情。周与垫子在海洋的风波中对于爱情的对话,爱情中一个人倒下,另一个人依旧前行的对白,让观众深深体会到了张广天对于理想爱情的激情描述。他显然是一个乐观主义者,甚至让我感到剧作者在执着地宣称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口号。张广天显然对现在年轻人的爱情有看法。

他不断地让他的人物宣扬爱情极左路线。用以批评现世轻率的爱情观。只是身为观众的我没有多少触动。也许他只是让他的人物在声嘶力竭地说话,并没有多少真正打动人的 地方吧。不过,周萱有一句话倒是印象深刻,“你可以意识不到我的存在,但你却能感到我的不在。”――多好的句子呵,一直在我的脑海里闪光。

在这部剧作中,除去一些比较先锋的表达方式外,本质上其实还是张广天对于时代的一种怀旧。是对于灵魂的追问。仿佛是一个染发穿名牌有着时尚包装的E

时代的青年,怀着一颗怀念红军怀念六十年代的心。看完后总有些隔的感觉。或者说张广天试图触摸到现在,很可惜,他没能做到。只是传达了他那份过来人的令人感动的热情与执着。

剧作中以红星来象征精神与灵魂,无可厚非,但是由于用意太过明显,使得整个剧作意义显得直白,不由间觉得是在填鸭。张广天低估了他的观众的理解力。剧作中对于水桶乐队人物的描写不仅单薄,且极其概念化。看着这些前卫青年,我总是会想到八十年代穿喇叭裤的年轻人形象。除了衣饰变化之外,仿佛并无二致,这使人不由不怀疑剧作者对于当代青年看法的停止不前。抑或说是一种想当然。这种创作与表述方法,显然也不属于现在。

但是,不管怎么说,前天晚上在人艺小剧场有限的空间中,那美丽的白衣少女有些青涩的嗓音念出大团大团情感洋溢的诗歌般的对白,红色与黑色相间的舞台背景,飞翔着的白色纸屑,不断变幻的灯光都给人以视角与听觉的强烈冲击。是这激情洋溢的诗歌对白及抒情的音响效果,是整个舞台构成的激情深深打动了我。所有的一切,正应验了张广天的话,既是行为的艺术,又是艺术的行为。不仅仅如此,白衣女孩儿周萱在高处飞扬 的漂渺而优扬的歌声,色彩浓烈的精美构图,更使得这部剧作成了一首浪漫而充满激情的抒情诗。

看来,这一次,张广天终于让他的诗找在剧场里找到了寄居所。

从首都剧场出来,寒冷彻骨的北京有些明亮,溢光留彩。刚才的诗情画意在眼前开始变得如此地遥远与不清晰。甚至怀疑是做了一场梦。朋友们在车上聊天,说起身为剧作家的幸福,因为他可以把他的情感和思想用如此动感而浓烈的方式渲泄出来,实在让人羡慕。其实,身为观众的我们那一刻何尝不是幸福的呢,在这样的时代,能被一个诗歌般的剧作所感动的时刻也是弥足珍贵吧。虽然剧作内涵有些单薄与直白,但是,那个纯洁 的白衣女子依然会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定格。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