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与你同行]痛是活着的证明---直面《昨天》

[原创•与你同行]痛是活着的证明---直面《昨天》

贾宏声不是一个十分出色的演员,什么“90年代偶像明星”的封号只是一种宣传的措辞,其以往的表演在我印象中并没有留下什么鲜明的痕迹,所以他演艺生涯的起伏本不会引起我的丝毫注意。然而这次不同了,他曾经吸毒的一段经历被拍摄成为了电影《昨天》,由其本人与父母重新演绎过往那段刻骨铭心的惨痛生活,单是这种直面正视昨天的勇气,就足以彪炳今年的华语影坛。

我们是否可以把贾宏声看作一代从艺人员的缩影,他们也曾热血澎湃、激情四溢,在艺术道路的拼搏追逐中却不能与广大受众产生共鸣,屡屡身限彷徨与迷惑之中,只有借助音乐和酒精来宣泄情感麻醉自我。观片时,向来反感摇滚乐的母亲冷不丁地冒出一句:“其实他们心里也是 十分苦闷的……”在影片的描写中,我们不难看出他其实从来就没有精神失常过,最终的回归只是向社会的一种妥协。

我们很难说这种妥协是否是一种懦弱的表现,但是仅从今后能够象诸多正常人一样生活的实际效果上来看,这是积极的可取的;同样我们也很难判断贾宏声往日所追求的那种文化是否就一定代表着颓废低迷并没有丝毫可取之处,但是仅从其远离大众生活基本轨道的实际状态来说,抛弃是明智的抉择。

我以为大多数人都会像我一样以为,这样一部电影多少会有一些警世作用,展示毒品对个人、家庭造成的巨大危害,告戒人们远离危险的毒品。但是贾宏声在参加《实话实说》节目时说只是想通过这样一部电影反映当今年轻人与父辈之间的代沟。我震惊于这样的回答,便开始觉得真正勇敢的不是贾宏声本人,而是他的父母。

经历了一次情感的巨大创伤之后,还能够出于"为了孩子"的考虑重新演绎昨天的故事,无疑是将伤口又一次揭开,并撒上盐粒反复揉搓。影片中的种种述说无不猛烈撞击着观众,我想也同样撞击着有着真实经历的演员自己,而且这种撞击更为 猛烈。

这样的表演是需要极度的勇气与社会责任感的,这对贾宏声批评父母表演的“骗人说”是多么巨大的嘲讽啊。我不怀疑贾宏声对父母满怀孝心的赤子情谊,但是我担心的是贾宏声是否真正抛弃了其自身原有的价值体系,是否在未来的岁月里将自己与父母的分歧包裹得严严实实,而不再有暴风骤雨般的爆发。

由于是真人演绎,加之贾家原本就是演艺圈内人士,所以表演是相当成功的,尤其是贾宏声的父母。其实我们在这里使用表演二字是不够确切的,剧中的人物其实是用心灵在与观众沟通。从影片的表现手法来看,故事主题采用了戏中戏的框架,几次利用话剧场景来说明这一点。

我认为这种尝试似乎并没有预想中的那么成功,尤其是贾宏声打父亲的这一场,突然拉深到舞台场景,一下子就缺乏那种特有的冲击力。影片中贾宏声思想转化的那一段也显得十分的仓促与突兀,似乎缺乏更多的铺垫,有那么点莫名其妙。影片中时常采用人物独白的方法前后串联,父亲 、母亲、导演、鹏友……,一轮接一轮,借此表现故事的真实性,这是比较成功的。而影片的结尾利用几声婴孩的啼哭寓意其新生活的开始,有新意,很有神来之笔点睛的味道。

一个时代的记忆,上世纪90年代。我们成长了。他们颓废了。昨天就是对准颓废的那拨人。那拨人就是那拨人。最出名的是所谓第六代导演和地下摇滚。

激情被压制后容易颓废,其实就是阳痿。90年代他们是阳痿的一代。还记得〈长大成人〉吗,那个唯一一部让我们在影院看了两遍的国产电影。若干年后传来女主角吸毒身亡的消息。 那个时代的一角向我们掀起。

导演张扬,《爱情麻辣烫〉因为一干明星的出演而票房颇丰。〈洗澡〉对环境的变化多少让人有点怀旧。而〈昨天〉背后的那个张扬让人觉得弱智。 物理间离。他硬生生地把镜头拉出来露出剧场。他说他想给观众一个思考的空间。那我不如去厕所思考。那时候我边上一位酷似吸毒青年父亲的老人是这样上了

趟厕所。也许他在思考,我知道这部电影是拍给他看的。 我喜欢侯孝闲的间离,在前景露半个墙壁就可以了。很美。

自我阉割的一代, 他们没有走的太远,在幻觉里飞扬的人们都已经死了。 他们开始聪明起来。贾宏声是谁?关我屁事。现在我知道他又开始演戏了,在这部吸毒教育片里。他希望以他的血泪教训来警醒世人乎? 一个时代的真实永远不可能在中国的影院里重现。那个银幕搭起的党的喉舌。张扬不会不知道这一点。理想被镇压后的阳痿到开始聪明,聪明到自我阉割。张扬和他的电影〈昨天〉构成了一个行为艺术,标志着90年代阳痿一代的的继承者们开始聪明起来,形成自我阉割的新一代。

以后。成年期自我阉割会疼痛。同情。儿童期不会。比如程亮。幸福。我们需要商业片,商业片会越来越好看。然后会有艺术片。

歌德说追求物质的丰富,坚持精神的崇高。

我们先追求吧,然后坚持。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