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知名学者卡普兰22日接受日本朝日新闻采访时称,中国和印度将为印度洋各方面利益展开竞争,他还说中国最令美国恐惧的并不是将很快拥有一两艘航母,而是其正在大力发展的潜艇部队力量。他称,中国15年内拥有的潜艇数量将超过美国

中国目前在印度洋无法保护其海上航线

卡普兰称,中国将成为东半球一个强大的陆地国家。这包括两方面,其一,中国将加大对中亚地区影响力,获得当地矿物及油气资源。其二,中国将在温带和热带太平洋沿岸拥有绵长的海岸线。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将成为一个拥有实用海岸线的重要亚欧国家。因此,它拥有前苏联无法比拟的地理条件。

卡普兰认为,从许多方面来看,美国都是一个传教型国家。其设法改善海外国家民主制度和民主生活方式,这使其外交政策有时候看起来有些咄咄逼人。而中国则不同,其外交政策以提高全球五分之一人类的生活水平为目标。这就意味着获得矿物、金属和能源。这使中国走出海外,寻找拥有矿物、金属和能源且对华友好的政府。

中国不是一个满足于维持现状的国家。它非常自信,但其表现自信的方式却不同于美国。卡普兰认为,这会导致中美两国在二十一世纪爆发激烈竞争。至于印度,它会成为一个地区大国,而非超级大国。目前中国正在扩大对印度洋的影响。其对环印度洋国家——缅甸、孟加拉国、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的军事援助就证明了这一点。

印度正在向东西两方扩展。这是横向扩展,而非纵向。这种扩展方式与19世纪后期英国印度总督相似,可打造一个将巴基斯坦、缅甸和孟加拉国包括在内的印度次大陆,并可以在中东和南亚营造势力范围。

卡普兰认为这就是印度战略方针的目标。印中两国彼此相邻,人口均超过十亿,均有非常丰厚的文化底蕴。它们未必会成为对抗性仇敌,但势必会成为竞争对手。卡普兰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印度并不能与中国相提并论。中国远远领先于印度,其在一年内拓展的公路网比印度境内所有公路都要长。在中国,政府是发展的助力;在印度,政府是发展的障碍。在这里,卡普兰指的是中国远比印度要有活力。

卡普兰称,虽然印度可能会成为一个“重要的”地区大国,但其似乎渴望成为一个可与中国相提并论的全球性大国。很显然,印度能够成为一个重要的印度洋地区大国。但在将之与中国做比较时,人们需要注意到这一点:印度政府在印度的表现很糟糕。

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已成功塑造了郑和的历史形象——明代著名航海家,曾率领其船队抵达波斯湾。其之这样做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对外发出一个信号:中国将印度洋视为活动范围,而且其活动也是善意且良性的。

卡普兰称,目前中国正在环印度洋地区建造现代港口设施。其向当地国家提供了大量军事、经济和政治援助,尤其是斯里兰卡。不能忽视的是,中国基本上协助斯里兰卡打赢了对泰米尔猛虎组织的战争。

换句话说,如果中国与这些国家建立了强有力的政治与外交关系,且协助这些国家建造了现代化港口设施,那么其就很可能能够使用这些港口设施。其不一定需要专门的军事基地。事实上,在军事基地这一问题上,中国在印度洋还面临着另外一个问题——其无力保护自己的军事基地,其甚至无法控制海上交通线。

中国潜艇数量15年内将超过美国

卡普兰称,中国有着远大的海上抱负,但目前并未完全实现。中国军用和商船往来于印度洋。在那里,其最终将与当地一些国家签署相关协议,但其不必或不想在这些国家建立军事基地。与此同时,卡普兰认为中国拥有一、两艘航母并不值得担忧,因为航母是国家威望的象征。而且,航母可被用于和平目的,例如印度洋海啸后救援工作。当需要人道主义救援之时,航母是最好的工具。

卡普兰称,人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中国正在发展的潜艇力量。潜艇是真正的战争武器——其并不用于执行和平的人道主义任务。以中国目前发展核潜艇及柴电潜艇的速度来看,在未来15年内,其拥有的潜艇数量将超过美国。

不过,即便如此,中国潜艇力量也不能与美国抗衡,因为这不仅是数量问题,同时也是质量问题。美国潜艇质量要远远高于中国新潜艇的质量。而且,在提及航母之时,并不单单是指拥有足够获得航母的资金,还包括航母与驱逐舰、巡航舰、舰桥及潜艇协调作战的能力。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很长时间。

上世纪20年代和1941年日本发展强大海军的速度说明,一旦下定决心,一个国家能够在一代人的时间内壮大海军,特别是在资金充裕的条件下。中国显然能够如此。一旦中国不必再担忧台湾问题,其会将更多的精力集到中印度洋之上。

卡普兰称,一旦中国有效统一台湾的地区认知出现,那么地区态势也就会发生改变。很显然,如果美国再也不能保护台湾,美日关系就会受到影响。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目前部署在台湾对面的导弹、亚太地区部署的水雷、超视距雷达、反舰导弹等所有武器系统及平台都旨在封锁美国海军进入东中国海、进入台湾海峡的通道。随着这些武器装备的部署,中国在第一岛链内更加自信,中国海军同一海域的行动更加自由。这样一来,其便能够把更多精力放在南中国海和印度洋之上。

日本势必会与印度结盟制衡中国

新德里非常关注霍尔木兹困境的问题,人们对印度严重依赖海湾地区石油和天然气的现象表示担忧。对此,卡普兰称,新德里担心中巴两国在该海峡联合对印发难。目前,印度正试图通过将西南部加尔瓦尔打造成马拉巴尔海岸主要基地,来克服这一问题。

至于中国面对的马六甲困境,卡普兰称,中国正通过多种途径突破困境。一种办法是打通通过马来西亚的输油管道。另外一种办法是通过修建公路将沿印度洋新港口设施连接,通过陆路运输能源。第三种方法是中日合作,投资建造贯穿泰国或马来西亚的大陆桥或管道,这样一来,马六甲海峡、龙目岛和巽他海峡就不再是连接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唯一通道了。

就日本而言,卡普兰称,目前日本战舰拥有量是英国的四倍。尽管其国防开支仅占GDP的1%,但其海军仍然非常强大。日本拥有非常完善地定位能力、特种部队和潜艇。日本潜艇舰队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潜艇舰队之一。虽然日本的军事政策是非侵略性的,但其仍然拥有一支非常强大的军事力量。现在,日本在亚太地区力量均势上起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未来,日本势必会与印度结盟,是因为两国都是民主国家,都靠近中国,但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卡普兰称,日本再度军事化是一个问题,但这并非硬件问题,因为就硬件而言,很久以前日本就已再度武装起来了。这是一个心理和政治的问题,而且这一问题很有可能会被解决。日本将成为一个“正常”的国家,这个国家拥有强大的军队,能够很好地制约这种均势状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