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回忆——老班长

我的班长叫阿贵(不是真名),我是87年兵,我的班长是83年兵,我们中队除了我的班长,最老的兵就是85年了。我们光所有的老兵叫班长,我们中队所有的老兵,都向我的班长叫班长。

后来我知道,中队的老兵都是我们班长带出来了。在基层战斗班第五年的老兵,在我们执行看押任务的武警中队很少见,也就说这一年在不转志愿兵,就要复员(其实当时我并不知道)。

我的班长和其它两个两个战斗班的班长不一样,我的班长比我们新兵起得早,班长每天起床后先将中队干部门前卫生打扫干净,(我们营区是平房,第一排干部宿舍和队部,二和三是战斗班和弹药库,四是食堂)。队部门前的卫生别人永远抢不到班长的前面,不论新兵还是老兵,天天如一日。在回来叫我们起床,这时离起床哨还有30分钟,被子叠完,大家抢着去打扫责任区的卫生,这卫生和我们叠得被子一样,永远达不到班长的要求。我们的营区地面每半年,就会在外面拉些黄土从新铺平,因为每天扫走的都是土,不是垃圾。这样的营房,现在的兵可能体会不到。

我的班长不像是老兵,除了那床洗的发白的被子,还有身上旧的军装,这样说是因为他起得比新兵早,干的工作比新兵多。有一次,我们班的一个新兵,被另一个班的老兵打了一记耳光,班长找到那个老兵,抓住那个老兵衣领质问,你凭什么打新兵。在部队老兵打新兵,有时候并不是有多大的怨恨,更多的是这能体现老兵的权威。班长在干部眼里是能绝对信任的老兵,在老兵眼里是尊敬的班长,在我们的眼里却是不可思议的。那时我们是多么想成为老兵,在我们的眼里老兵是那么舒服,而新兵每天都在班长的眼皮底下,时时都要表现自己,要求进步是我们的全部生活。

班长好像和我们的指导员关系很好,指导员无时无刻都在关心班长的成长进步。大会小会第一件事就是表扬班长,后来也听说,指导员答应帮班长转志愿兵,这只是听说,我们能看到的是班长去指导员房子次数更多。

我的班长是农村兵,但班长从未向我们说过他的家乡,更不知道班长家里的情况。当兵几个月后,知道在武警内卫中队,第五年的兵还不能转志愿兵,就只能复员。我们支队每年都有转志愿兵名额,大多是支队的司机,也有下面中队的老兵,但都是炊事班班长,有技术的,战斗班的班长几乎没有。我在的时候,班长探的一回家,回去的时候两手空空,回来却是大包小包,那天晚上是班长当兵最忙的一天,指导员,队长,司务长一个都不能少,分完的所有东西,剩下就是规划自己以后如何在部队生活,那一刻,班长心中应该是最美了,能看到美好未来,那是多么美妙的日子啊。

这一天我在上哨,班长来了,走到我跟前,从兜里拿出烟,弟给我一支,当时,我很惊讶,班长从不抽烟,而且哨位不准抽烟,班长是知道了。点燃烟的同时,班长的眼泪流了下来,我从没见过班长流泪。

班长要复员了,我和我的班长只相处的一年,在班长眼泪流出的那一刻,我也流泪了,我知道班长这五年所付出的是什么,当自己带的兵都当班长,自己确一直按新兵在要求着自己,所有工作都走在新兵前面,五年是多少的日日夜夜,在这一刻,一切都要重来。

我的班长复员后并没有回家乡,在指导员的帮助下,落户到中队驻地的县城,在城关派出所找到一份联防队员的工作。好多年了没有联系过,不知道班长的生活可好,我希望我的班长生活幸福。

这是真实的故事,希望我的班长看到后跟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