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站了起来,心里有些激动,但还是严肃地大声回团长的话:“是!谢谢首长的关心,我一定会努力的,决不辜负首长的厚望!”说完向首长敬了个标准的军礼!团长笑着说:“你别动不动又站起来,这里就我们俩,别给我假惺惺的整那套!”我尴尬的笑着!没有接下团长的话,但我觉得我是该敬这个军礼,至少他是我的首长,是我的长者,更是一为好团长!

等我坐下后,团长和我拉起了家常,问长问短,我这时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对我尊敬的团长说了我们军校留下的回忆!也许团长是怕再次出现尴尬的局面,在也没有说有关鼓励的话,更没说出我接下来的安排,只是一味的拉家常,这一聊就是一下午。午餐还是叫人送来的,因此,我也算是享受了一次团级的待遇吧!只是不知道那为送饭的士兵怎么想的,要知道人家可是团长的专用人才啊。

天不知不觉地暗了下来,一聊就是一下午,时间过去,我们却全然不知,要不是电话的铃声向起。我们还以为办公室里暗下来是天要下雨了呢。电话是嫂子打来的,听电话那头传出来的语气,应该是在责问团长怎么还没回去。而这边的团长,则笑着并温柔的答应着嫂子的每一句话。嫂子的真名叫邵冰,嫂子跟我们说过她为什么叫邵冰,她说她的父母是在长途车上把她生下来的,原本还没有到预产期,可是坐的长途汽车那司机为了路近些,走上了有一段颠簸的路段。也许就是这样的颠簸,嫂子就要早出来了。然而,长途汽车可没有什么专业的医护人员,它不像火车,有专业的医护服务。在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嫂子的母亲面临的可是极度危险状况,汽车在着急的跑着,车上的人也在焦急的关注着,嫂子的母亲成了全车的焦点。

就在大家火急燎燎的时候,一位身穿军装的士兵走了上前,说道:“我是学医的,让我来吧!”而这士兵刚开始不敢上前是因为在当时,一些人的思想还不够开放,士兵怕引起误会,可如今事情到了这番田地,也不得管那些俗套了,救人要紧。一位身穿军装的士兵走了上前,说道:“我是学医的,让我来吧!”而这士兵刚开始不敢上前是因为在当时,一些人的思想还不够开放,士兵怕引起误会,可如今事情到了这番田地,也不得管那些俗套了,救人要紧。

就是这位士兵的帮住,保住了嫂子她母俩,嫂子的父亲为了记住这一刻,把嫂子取名为邵冰,寓意哨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