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与你同行]歧路上的台湾新电影

[原创•与你同行]歧路上的台湾新电影

1985年是台湾新电影面临转变的一年,从〈光阴的故事〉开始崛起的一批新导演, 经过了3年多的挣扎奋斗,终于在台湾影坛全面接班,成为国片制作的中坚份子,去年几乎所有重要的台湾电影,都出自这十几位「新锐」的手笔。

如:侯孝贤的〈童年往事〉、杨德昌〈青梅竹马〉、张毅的〈我这样过了一生〉、 陈坤厚的〈结婚〉、万仁的〈超级市民〉、王童的〈策马入林〉与〈阳春老爸〉;加上执导首部大电影即引起瞩目的「更新锐」,如:麦大杰的〈国四英雄传〉、叶金胜的〈哟哪啦.再见〉、邱刚健的〈唐朝绮丽男〉(多年后再出发的新作)等,构成了台湾电影去年的代表作名单。这批电影类型广泛,显然已突破了台湾新电影头两年的「乡土写实电影」创作主流,在形式与内容方面都作出新的探索。表面上看来,这应该是台湾电影发展史上很值得庆幸的一年,然而,事实上颇有出入。

商业与艺术并存

近几年台湾新电影遭遇了一个半的大挫折。一个大挫折是商业上的普遍失败,反映出新锐导演的作品对国片观众而言,已缺乏前两年的新鲜感和吸引力。新锐导演的作品中,除张毅的〈我这样过了一生〉能挤上卖座国片前十名,同时获得叫好叫座的全面成功之外,其他影片只有小部份勉强保本,大部份却亏得血本无归:如〈青梅竹马〉、〈唐朝绮丽男〉、与虞勘平的〈台北神话〉等,都是令片商对新锐导演不得不「另眼相看」 的影片。

至于半个挫折,则是舆论界(包括影评界与大众传播媒体)开始转变了他们两年多以来对台湾新电影捧场不遗馀力的态度,出现了「拥侯派」与「反侯派」之争。那些导演个人风格浓烈的作品(以〈青梅竹马〉和〈童年往事〉为代表),一方面固然仍得到某些评论的夸赞,但另一方面也有些评论对这些钻牛角尖的作品提出不以为然的意见,甚至在金马奖的评审上,也出现了相当对立的看法。这种现象,是1985年之前所没有的 ,对台湾新电影的发展而言,显然也算是一种挫折。

由于台湾新锐导演在制作上和商业上出现了严重的歧异(前者是高品质,后者是低卖座),假如依这种情形继续发展下去,则台湾的电影制作在往后的日子势必要走上「艺术电影」与「商业电影」彻底分家的路。可是,当前的台湾制片环境,除非有政策性的需要,否则仍未奢侈到可以支持「艺术第一,票房第二」的作品,偶然有2、3部看来像这样的作品出现,只是「计算错误」或「阴错阳差」的后果而已。因此,在新的一年 ,台湾的新电影势必要在歧路上有所选择:继续走艺术路线以图在国内外的影展扬威? 还是向商业靠拢以图在票房上收复失地?照当前的发展来看,似乎后一条路的声势要来得大些。

以过去卖座较佳的几部新电影来说,像〈我这样过了一生〉、〈结婚〉、〈超级市民〉和〈国四英雄传〉,除了维持导演个人表现之外,也重视影片的「包装」,企求雅俗共赏。他们的这种「让步」,不见得就真的减损了影片的艺术成就,更不是「出卖自己」。事实上,在影史上排名最高的「艺术电影」,如〈大国民〉、〈游戏规则〉、〈单车失窃记〉、〈罗生门〉、〈东京物语〉等,都不是属于冷僻疏离的个人电影,而是名符其实的雅俗共赏之作。因此,我觉得上述的几部国片,不但没有因为卖座上的成功而贬低它们的价值,反而为台湾电影找到了日后的一条可行之道。

旧瓶新装酒亦香

当然,有人会担心台湾新电影一旦向商业电影主流靠拢,会反过来被主流同化或吞食,因而失去自我而随波逐流,就像如今已消云散的「香港新浪潮电影」一样。不过,

我对这个问题倒是比较乐观,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台湾的主流商业电影一向表现得不如香港出色,没有那麽企业化,亦没有那麽技术化,始终没有足够的力量来蚕食新电影,反而很有可能被称为新电影的创作者反过来同化主流商业电影,从根本上逐改变它的品质和品味,进而全面提升台湾一般商业电影的制作水准,因此是一种「良性循环」。

第二,台湾的新锐导演和编剧,普遍具有文化上的「使命感」,几乎都拥有一种为国家、民族、社会尽点什麽心力的企图,而这是香港新浪潮导演所最欠缺的。基于这种

「使命感」的驱使,所以台湾的新电影不但在技术上力求进步,尤其在内容上普遍有「为人生而艺术」,甚至「文以载道」的倾向,这种例子俯拾皆是,却在香港新浪潮电影中难得一见。像在香港长大而于台湾念大学的麦大杰,在台湾就可能拍摄出强烈批判恶补教育的〈国四英雄传〉,回香港却只能为新艺城拍喜剧〈天灵灵地灵灵〉。当然,这种文化历史上的使命感不一定就能保障台湾的新锐导演拍出好片(像李佑宁的〈竹篱 笆外的春天〉就因为历史使命感造成压力而使作品大失水准,叶金胜的〈哟哪啦.再见〉也因为民族使命感太重而无法拍得更挥自如),但却起码可以防止他们彻底地为五斗米折腰。

我一向认为,台湾的商业电影之所以在市场竞争上一直输给港片,除了影片制作费偏低及缺乏有足够号召力的超级巨星担纲之外,影片本身拍得不够好看也是一个主要原因。最好的一批导演都拍个人电影,剩下来二流以至三、四流的导演操纵商业电影的大局,那么台湾的商业电影又怎麽会拍得够水准呢?因此,台湾新锐导演跟商业结合,不但不是一件坏事,在现阶段来说,甚至是一件颇为迫切的好事。只有把整个电影市场搞 活了,新锐导演们才可能拥有更广阔的创作。

以今年的趋势来看,「商业化」很可能会是大部份台湾新锐导演所追求的一个新目标,但他们会技巧地加入一些自己的东西来提高这些商业电影的价值。譬如年初公映卖座甚佳的林清介〈校园档案〉,在师生恋的校园笑闹场面之外,尚利用「校园间谍」问题作出政治上的强烈讽刺,从而开拓了同类型影片的一个新层面。此外,刚上演过的但汉章的成人情欲片〈暗夜〉,及正在拍摄中的陈坤厚的四男一女爱情片〈流浪少年路〉 等等,相信亦可以在既有的旧瓶上装上新酒,不但使酒质更香醇,亦能使饮者更爱喝。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