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与你同行]影迷恋碟癖之血泪史

[原创•与你同行]影迷恋碟癖之血泪史

[原创•与你同行]影迷恋碟癖之血泪史

多年以前,人们租碟看。(注1)

第N年的时候,遇到一个看了20年电影的鸟人(注2),从此以为自己找到人生目标 ,接触大师及著名电影——的名字无数,心甚向往之。

N年前,一张录像带单子在江湖上流传(注3),有无数人妄图一口吃下,后来被很多人奉为收藏宝典——幸好当时要30块钱一盘,所以没买,不然现在会哭死。

再后来刻录盘出世,这个东西最开始的来源是翻刻创造社出过正版而大陆未现盗版的vcd,再后来开始将上面提到的那批录像带转录成vcd,再以刻录碟的形式在市面上交易。(注4)再后来,刻录碟慢慢变得混乱(注5);而就在这个时候,ddvd已经悄然占领所谓的艺术电影市场。

ddvd为什么愿意盗大师?我猜这跟人民生活水品提高有关系,虽然很多人不知道XX尼、XX司机到底有什么好,但是当买碟的说:这个有名,这是XXX的代表作的时候(注6 );仍然有人会买。这当然是好事,在现在的情况下附庸风雅是促进市场多样化的重要手段之一,也是促进人民群众精神世界更为开放精神生活更为丰富的好现象。

我当然也是人民或者说平民百姓的一部分,所以没看过的觉得有意思的出名的大师的得奖的要买,要挣银子养活自己所以要看书要考试所以要给心机要会朋友要玩游戏要逛街要旅行要吃喝拉撒睡,结果就是一书架一地的碟但是没时间看有时间看的时候还不一定有心情看有欲望看,有心情有精神看的时候还保不准就碰上一个烂片。

所以昨天违反文化传播法的危险看了《夏日暖洋洋》之后,今天早上我走在人行天桥上的时候想,那些看电影的日子是再也回不来的——很简单,我们很多人已经过了看电影会起鸡皮疙瘩(感动或者震撼)会掉眼泪的时候了,而我之前以为只要我的碟足够多我就有看到它们并且再感动的机会——现在我忽然明白,再看到我也不会有太多感觉了。就是这样。

至于说拍东西,吃蛋跟下蛋是两码事。不列入讨论范围。

所以,所谓超级影迷和碟片恋物癖患者之间,不过一线之隔。而这中间,是回不去一段路和无数扔到水里再也拣不回来的钞票(买完录像带买vcd再买dvd,从枪碟到胶片版到大碟版到家常版,这中间的血汗钱换来的是无尽的悔恨的泪水)。

注1、重庆森林,大话西游,香港制造,赌城风云,沉睡者,情书……;现在想起来,那些感觉真的只能回忆而不可重温了。

注2、《城市画报》上曾有一篇小说《十年后最正点的影吧》,就是根据这个家伙的故事改编的,而这个故事是我回家的时候讲给小说的作者我的初中同学听的。

注3、当时最早在水木上看到这张单子,立刻叫了还在北京的liar去联系,结果他见到了后来电影夜航船的网主。关于这张单子的来源和故事有各种版本,以不同形式在江湖中流传。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爱看电影的人当中,能一下子拿出几万买片子的有钱人虽然不多,但有。

注4、很多录像带当时是在各地的观影活动中以孤本形式流传,再由各地观影活动的参与者将其转为vcd,最后流入市场。这里面有很多令人景仰的大师网友,现在有的在出国,有的在挣钱……

注5、所谓混乱,有人开始把以前出过盗版的东西拿出来刻录,比如王家卫系列刻录碟;有人开始把没字幕的外语片拿出来刻录;有人开始把从电视上录下来的电影转成vcd再刻出来买——无所不用其极,想钱想疯了。还有很多人在原碟拥有者不知情的情况下把别人的碟刻出来买,有一位网友的话我印象深刻:现在这些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啊……

注6、这些卖碟的都是给买碟的惯出来的。现在每次去买碟,那个女的已经会拿着有小麦穗(多半写着得了什么什么奖)的碟对我说,这个你肯定要的,然后我就要了。不忙的时候,我还会上课吹吹牛讲讲关于大师的花边及八卦……另外一件搞笑的事:一个师兄在某群上抱怨现在到处都是狗屁不通的艺术片,很多新片和大片开始不那么容易不那么快就能买到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