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无意做当年的某人,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才能和政治抱负有限,但用这样的标题的确是出于一种鲜明的目的和一种必须以“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快感来对所谓文痞朱苏进来一番口诛笔伐。他是近十年来在历史剧创作领域疯狂作孽的“朱苏进们”的总代表,请他对号入座,请他扪心自问,请他以一个尚算混迹于文字圈子的人去思考如下的文字是否和他的剧本们一样匪夷所思,是否和他的狂妄自大一样不可理解。

作为朱苏进笔下文字的观众,从他执笔并疯狂推销的《康熙王朝》、《江山风雨情》、《朱元璋》、《郑和下西洋》等主旋律历史剧的尘埃中,我艰难探头,但不幸的是,我再一次被《三国》迎面而来的沙尘暴所推倒。这幕号称以还原历史为己任却仍在片头心虚地以“史诗”作为招牌的烧钱大戏,已再一次用它牵强的脚本逻辑、粗糙的人物形象、迟钝的历史感觉,赤裸裸地逼迫我投向“厚古非今”的阵营。

十年了,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们的观众却依旧不能割舍对上世纪最后一个十年的一系列历史剧的怀念。仅仅将原因归于那个时代的影视作品的匮乏和单一,这只能为那些没有经典问世的无才编剧和无能导演所拼命维护。该检讨和该反思的人,恰恰是一批以朱苏进先生为代表的编剧们。十年来,他们究竟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什么样的事情,他们究竟是以什么样的态度来进行历史剧的创作,他们的解构和建构是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目的?

可以说,《三国》这部电视剧,很好地回答了这些疑问,也恰到好处地展现了这十年来广泛存在于中国历史剧创作领域的三大丑陋恶习——用 “以其昏昏使人一起昏昏”的创作态度亵渎观众,用 “一切为现实服务”的险恶用心歪曲历史,用“艺术改编有理,颠覆历史无罪”的可笑说辞逃避责任。此三大恶习,迁延十数年,颠扑不破,到如今的《三国》,尽矣!

观众们不禁要问,《三国》是一部什么样的戏?《三国》这就是一部挂着三国羊头骗钱的戏。这是一部缺乏基本舞台逻辑的戏。这是一部暴露朱苏进短浅学识和愚蠢为人的戏。

请原谅我不能逐字解释这三个定义为啥这么说。作为不得不插叙的部分,我希望参考朱先生在接受《三联生活周刊》采访时的言谈,让我们重温下这些亮点——

“《三国演义》开始就是桃园结义,我连写都没写,因为我觉得不好看,意境可以在后面的台词中不断出现。”

“《三国演义》里就是他骂曹操,曹操不忍心,最后还是杀了他。《三国志•陈宫传》里陈宫就是只求一死,你不杀我,当年的事我就给你到处说。”

“写《三国》我觉得比写其他剧本都轻松。”

三国演义要大量地舍掉!《三国演义》前五分之二是跟“三国”没关系的,“三国”的建立是在刺董大战之后。”

一段历经千年的历史事实,经百年加工,历多少代人呕心沥血参与创作,铁一般的历史逻辑在陈寿手中发端,经无数民间文人艺人锤炼,在罗贯中毛宗岗手中加工成型的作品,无论是故事逻辑还是人物塑造,都极尽艺术之巅峰。而朱苏进先生偏偏对这千年以来的成果不以为然,非要推翻重写。他自以为改编极具艺术之高妙,比《三国演义》更高明,但是在我看来他笔下的人物只是充满了浅薄和无知。奸雄曹孟德在汉宫前面大呼国贼董卓,极像一个草莽的江湖好汉;枭雄刘备没有一兵一卒就敢前去会盟,典型的政治白痴;而刘备的那个三弟张飞,竟然还好意思吵嚷着让刘备当联军盟主,我真怀疑这是李逵而非那个粗中有细的张飞。而剧情逻辑荒诞之处更多,请恕我难以赘述。朱苏进不是在原先的三寸上再让它长五寸,而是硬生生的砍掉原来那三寸,然后自己画出一个八寸出来。

在这种自信,或者不客气点说是傲慢之下,埋藏的是他的无知。不要以为用《三国志•陈宫传》这种貌似内行的话就能骗住观众。试问哪个版本的《三国志》里面有所谓的陈宫传?朱苏进你怎么不说《陈宫本纪》呢?朱先生说《三国志》对白门楼那段写的比《三国演义》好,真是让人可发一笑。读过这两本书的人几乎都知道,《三国演义》里面的描写几乎是原样照抄《三国志》的。可见,他既没有读过《三国演义》,更没有读过《三国志》,对三国几乎无知。怪不得朱苏进先生敢说写《三国》剧本很轻松。的确很轻松,这样不负责任的写剧本,谁不轻松!

朱苏进先生,你的问题,不在台词雷,也不在功底烂,是你那种强不知以为知、强不能以为能的流氓作风和无耻态度决定你做人做事的性质。你以为天下文采都在你手,你以为对陈寿罗贯中的“缺席审判”就可以僭越先人另造神话?可笑至极,狂妄至极!你的天真可以笑死整个中国,你的幼稚足以让你的祖先蒙羞,须知,他们也是经历过三国的。请你不要再侮辱祖先。

另外,我要严正指出,朱苏进先生,你是有历史问题的。

仅仅《康熙王朝》一部,曾记否,那句“宝日啊,你强暴了朕”,曾记否,那句“我孝庄”,曾记否,那句“当年成吉思汗就是从这儿进入,灭了宋朝”。在你手上,古人们尽情穿越,未卜先知;在你手上,历史事件殊途同归,奇妙苟合。你的无知被瞎了眼的制片人和导演无情放大,你的愚蠢将与这些烂剧一起遗臭万年。

朱苏进先生,请你不要把我的格调混同于你,我无意于写如此哗众取宠的文章。和谁说、为谁写注定要和文章的质量挂钩。你要对这篇文章的批评负全责。

最后祝福你,祝福你就此休手,给自己保个晚节。你也老矣,百年之后,你的“主子爷”的孝子贤孙们要心血来潮写个《朱苏进》,你希望人家怎么尽情的编排你呢?


本文内容于 2010-5-24 23:38:04 被拜月教小罗罗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