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原创•与你同行]从一分钟开始

[原创•与你同行]从一分钟开始

上一周,我在最后一分钟里做了一个决定,赶赴迟到的侯麦观影; 5部片子连着放下来,5次最后一分钟的惊喜; 请让我为这最后一分钟欢呼,oh yeah~~

如果电影里有rap,那么侯麦堪称老大无疑。 这位法国新浪潮独树一帜的大导演,竟然运用谈话和独白到了近乎于迷恋的程度,一个房间,一条街道,足以展开一个透视爱情和审视社会的精彩故事。

我曾偏爱戏剧,因为相信人的对话最生动,也最真实。苏格拉底没有著作,有的只是他的对话,而他却因这些对话被处死。后现代哲学家的理论说,声音比文字更接近本意。

看了侯麦,我才觉得自己和电影又近了一步,和生活又近了一步。

很想扯扯着5部电影,但直到现在自己兴奋过头,笔不择言,暂且作罢:

夏天故事 Summer's Tale, A (1996)

三分钟恋爱 Baker of Monceau, The (1963)

午后之爱 Love in the Afternoon (1972)

三心二意 Suzanne's Career (1963)

莫德之夜 My Night with Maud (1969)

张爱玲说:出名要趁早。其实,谁不这样想呢,包括现在的DV人。尽管大多数DV人的活动仅停留在纸面上,但几乎每个人都有一鸣惊人的想法。他们热衷谈论dogma95、贾樟柯 、圣丹斯电影节,那些电影神话鼓励他们把电影梦继续下去。

他们有着良好的自我感觉,以谈论好莱坞为耻;他们志存高远,似乎只要愿意,那些电影小奖唾手可得。他们是些狂热的观影人,以颇牛的语气探讨和揣度大师。而那些大师站在摩天云里,面目暧昧,俯视众生,嗓音里发出难懂的声音。DV人像通灵者把他们理解的信息从云端传到地面,告诉世人说:那是神谕。

DV人不满足于解读,他们终于拿起机器,自己操作一番。他们的作品——如果那些东西也叫作品的话,以观念取胜,玄而又玄。

他们试图发明一种理论,把空洞和粗糙包装成艺术。他们大概会成为很好的抽象艺术家、行为艺术家,但电影,对不起,他们离得太远。因为电影需要资金、需要观众,需要良性循环。就现在的情况看,在观念和形式的探索上他们还比不上法国的那批先锋派,那些前辈以大量的实践给电影带来了新鲜血液,而且不求回报——也不可能有回报。看到如此高涨的热情换来如此惨淡的结果,DV人也许该清醒一下,更弦易张,放下高傲的姿态,说一点人间的语言。

电影工艺复杂,需要实践和琢磨。我相信天才,可那是稀罕物。大多数人还得勤学苦练。人要有自知之明,不能把自己出生时的哭闹当成音乐会强迫人家买票。斯皮尔伯格从小就拿8毫米的机器玩过来的,基耶洛夫斯基成名前也在电视台拍了很多专题,没有无本之木。

DV使人人得以亲近电影,但并不是拿起机器就能成个电影人。以后拿机器的人会越来越多,就像现在满地的卡拉OK和傻瓜相机。浅尝辄止、自我满足的人将消失在人群中。

面队电影,DV人应该谦虚。我们不能酸溜溜得瞧不起好莱坞,瞧不起香港电影,瞧不起电影学院。据说电影学院时兴拍“一分钟电影”。就一分钟的胶片,非常珍贵,你不得不好好琢磨。我一个朋友看了包括张艺谋在内的人的许多“一分钟电影”,虽然稚嫩,但其中的小心翼翼明显可见。录象带比胶片便宜得多,DV人也就大方得多,从没掌过机的人也敢弄部大片出来。实际上真弄出来还算勇气可佳,大部分都夭折了。面对一大堆纷乱的影像,你只能无所适从。你不懂画面,不懂声音,不会场面调度,不会后期剪辑,一切的一切,都懵懵懂懂,只有一颗红亮的心,那一切还是零。

志向远大不错,可路还得从一步步走为好。“一分钟电影”你要弄好就很让人佩服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剧本、导演、摄影、录音、演员、剧务,包括盒饭矿泉水哪 一样不需要操心。现在已经有人在搞DV的电影比赛了,片子长度应该尽量短一些,我想,这样可以促使DV精品的产生。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