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张遂是怎样证明“千里差一寸”是错误的

赵景宜

在《公示测量“千里差一寸”详细步骤》一文。给大众介绍了怎样测量出“千里差一寸”的方法。可是,在中国的天文论坛里,它被定义为反科学。见于此,本文将介绍张遂用什么方法证明“千里差一寸”是错误的。以方便大家了解张遂的证明方法出现了什么错误。进一步认识“千里差一寸”,为用“千里差一寸”作为时间测量的标准,来读《中国时间和格林尼治时间的设置与优缺点》,为科学的运用时间为人类造福。

要叙述张遂的证明方法,就有必要先了解“一寸”在漫长的中国天文测量中,为什么它的长度一直能保证没有变化。我们知道,在中国的不同王朝统治时期,度量衡都是不同的,例如:在秦始皇统一中国以前,列国的度量衡是不一样的,才有了闻名史册的秦朝的统一度量衡。唐朝的度量衡与现在的度量衡也不一样。那么,流传下来的“日圭表”的数值就应该随着度量衡的变化发生相应的变化。可是,“日圭表”的数值一直没有发生过变化。那么,盖天派是用什么方法来以不变应万变的呢?

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新的王朝颁布新的度量衡以后。用新的长度标准重新做一根圭杆,把它重新安装上,以示对新王朝的尊重。然后测量当天的日圭投影最短点的日影长度,在第二天再测量日圭投影的最短点的日影长度。利用日影长度长的长度减去短的长度,得到的数值就是新的天文“一寸”标准值。这样,以前的圭表就可以正常用了。换句话说,就是天文测量日圭投影用的尺子,不是我们大众使用的尺子。它的一寸是按照两天的日圭投影差来确定一寸的长度的。

“寸”在古代不但是长度的单位,还是角度的单位。

张遂是用什么方法证明“千里差一寸”是错误的:

张遂利用政府手段,在全国的许多地方用在地面垂直立杆,用测量连续两天的日圭投影最短点长度来获得一寸的长度标准。然后,规定在全国统一的某一天,在具有日圭观测条件的地方测量当日日圭最短投影长度的方法,获得的长度值是一样的。所以,证明张衡的“千里差一寸”是不存在的。

张遂的这种证明方法,完全把用指南针确定方位排除在证明之外。还把古代我国对长度一寸和角度一寸使用同一单位给混为一谈。把应用新科学技术用于天文观测的路给堵死。从而使中国的天文观测能力从世界第一,经过若干年后,到大清时中国的天文成为世界最差的。

二〇一〇年五月二十四日星期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