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玉树重建:中国军网记者千里寻访生命线

千里寻访生命线

——中国军网记者随运输车队G214国道见闻录

记者 孙礼

距离“4·14”地震已逾一月,抗震救灾也转入灾后重建阶段,在一片废墟上重建一个新玉树是一项耗材巨大的工程。如何将数以万吨计的材料安全运进青藏高原腹地?进出玉树的运输线是否安好?带着这些问题,中国军网记者跟随运输车队,千里寻访G214国道这条玉树灾后重建的“生命线”。

陆路进出玉树的唯一通道

“现在我们站在山顶俯瞰结古镇,大街上车流畅通,能看到主要街道上商业已经恢复,格萨尔广场等处的板房已经成片站立起来,刚刚经历的地震之痛的玉树州府,正像她的名字一样,在这个5月里顽强生长。”——记者在结古寺旁的现场报道拉开了此行的序幕,让玉树保持生机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源源不断的养分供应,而维系着这养分供给的,正是国道G214线。

从西宁到玉树,全长810公里的国道G214线,是从陆路进出玉树的唯一通道。值得庆幸的是,这条生命线在地震中没有遭遇严重破坏,除了燕山口至结古镇的数十公里路段出现塌方和桥梁裂缝,其余路段保持了通行能力。但即便如此,这趟行程也毫不轻松。据记者调查了解,全线仅有西宁至倒淌河102公里路程为一级公路,通行能力好,其余700多公里路段因为穿过冻土层和高山弯道,路况令人担忧。每天,数以千计的帐篷、棉被、食品和水就从这里穿越三塔拉,翻巴彦喀拉山,据统计,目前已有超过6000吨物资通过G214国道运抵青藏高原最腹地的玉树州,占全部运送物资的70%。随着玉树巴塘机场恢复日常起降,这条陆路进出的唯一通道将成为灾后重建的主动脉。

在车轮上运来一座城市

连一颗铆钉都无法自己生产的玉树,灾后重建的运输,几乎意味着整座城市的工程量,这个艰巨的任务,将在很大程度上由解放军运输部队担负。

常年在这条线路上执行补给任务的汽车某团遭遇了空前压力。地震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他们已经出动了501台次车辆,运送了5000余吨救灾物资,全团处于满负荷运转状态。作为全军首批应急反应作战部队,常年高原备战摸索的经验帮上了大忙。“团里打破建制,根据任务进行小群多路运输,解决机动性难题;增配的国产北斗卫星导航系统确保指挥部掌握各乘队情况,还为此次任务单独配备了90部对讲机以保证各乘队内部指挥协调使用。”团政委白敏这样向记者介绍,而他自己则从16日开始,带着19名保障人员,在海拔4200米的花石峡兵站专门为抗震救灾任务开始了临时保障点。记者离开时,本来晴空万里的高原突然迎来大雪,仍在检查车况的工程师虞荣广见惯不惊说,这样的天气在这里是家常便饭。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这支部队目前执行抗震救灾的车辆里程已经超过900,000公里,确保灾区急需的物资安全运抵。而根据下一步的运输计划,在未来的一年时间里,他们还将担负超过5000吨物资的运输任务。

玉树重建:中国军网记者千里寻访生命线

路过切巴一家时,车队总会停下来在这里稍作休息。切巴是汽车某团官兵的共建家庭。孙礼 摄2

玉树重建:中国军网记者千里寻访生命线

路上藏民停下手中工作向过往车队招手。这已经成了青藏高原一道熟悉的风景。邹小庆 摄3

保障线上的战斗

“4·14”地震以来骤然增加的车流也让G214国道沿线兵站面临保障难题。

从玉树到最近的大城市西宁810公里,全线的中点,也是海拔最高的兵站花石峡所在地。本来可以保障90人左右食宿的兵站在这个月里,平均每天接待的人员在100以上,这样超常的工作强度已经持续了整整一月。担负运输任务的汽车某团干脆自己在这里建立保障点,还拉来了一辆野战炊事保障车——原因很简单,兵站保障能力已近极限,更多时候只能自己想办法。在G214国道上,有接近700公里的路段没有手机信号,平均走上200公里才能看见一个城镇,如果车辆在半路抛锚,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恐慌和夜晚刺骨的寒风,是很多过路司机面临的最大难题,地震发生之后,一些部队把自己的车辆技术人员干脆留在花石峡。记者留宿时见到某团42岁的老工程师虞荣广,顶着高海拔缺氧带来的剧烈头痛,打着吊瓶,夜以继日为车辆排除故障。

穿过奔腾的通天河、黄河,翻越高耸的巴彦喀拉山口,记者随车队通过这条进出玉树的“生命线”,花了整整两天,而据介绍,这已比平时快了一倍。此刻,为灾区军民准备的生活物资、灾后重建所需的大量建材,依然在这条大动脉上忙碌穿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