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5月8日,印度中央后备警察部队在东部切蒂斯格尔邦遭到纳萨尔派武装袭击。当时,中央后备警察部队乘坐的防弹车在巡逻时遭遇地雷袭击,其中8名成员被炸身亡,至少有1名成员和2名平民受伤。由此想到最近印度的中央后备警察部队连续吃亏, 4月8日,被纳萨尔派武装打了个漂亮的歼灭战,击毙76人,打伤8人,而“毛派”的代价仅为一死一伤。4月20日,纳萨尔派武装又同时向4个印军哨所发动攻击。除了看热闹,还能从这些战斗看出些什么信息来呢?这里根据能够收集到的媒体报道和照片,和大家一起来琢磨琢磨。

先看这些战斗的主角。印度中央后备警察部队,简称CRPF,属于印度准军事部队,是印度武装力量的一部分。印度“准军事部队”构成比较复杂,它的人数有106.9万人,担负印度国内治安维护的主要职责。它编制复杂,隶属不一:有隶属国防部的海岸警卫队,隶属内阁秘书处的国家安全卫队,隶属各邦的邦警察部队,隶属内政部的阿萨姆步枪队、边境警察部队、中央工业保安部队,隶属交通部的铁路保安部队和隶属国防部的国防安全警卫队等,估计看到这里大家也一样头晕,实在是复杂。CRPF也隶属于内政部,拥有16万人,负责国内游击队活动追剿、武装巡逻的机动部队。CRPF的武器装备包括手枪、半自动步枪、冲锋枪、自动榴弹发射器、地雷探测器等。从装备看CRPF优于我国的武警内卫部队,因为我武警内卫部队主要执行维护社会治安,处置各种突发事件和抢险救灾等任务,并不配备榴弹发射器这样杀伤力较大的武器。

纳萨尔派武装是个在印度存在多年的政治武装派别,又被称为“毛派”游击队,1967年在西孟加拉邦的纳萨尔巴里村“诞生”。他们声称要为了“替多年来被政府忽视的农民争取权益”。目前,印度有20个邦都有他们的活动,主要集中在印度中部的恰蒂斯加尔邦、恰尔肯德邦和安德拉邦,控制着约2亿人口的地域。成员以城乡贫困激进青年为主,经常袭击军警,勒索工程承包商,并在若干偏远地区成立税收、司法等“行政机构”,颇似一级“地方政府”。

据印度官方估计,纳萨尔派武装的人数大约在1万人到2万人之间,也有认为只有7000-8000人的。过去都只干些小打小闹,摸岗炸桥的小勾当,并不出名,在这之前估计铁血坛子里知道他们的不多。不知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突然闹出大动静来,不但频繁出击(就在4月6日战斗前两日,号称“黑猫”部队的印度陆军安全部队的精锐特种大队在奥里萨邦戈拉布德地区也遭纳萨尔游击队地雷伏击,造成10死16伤),还公开表示下一阶段将是“阵地战”。大概经济工作最近搞得比较好,手里有了本钱,敢给政府叫叫板了。

CRPF尽管是准军事组织,但从图片上看装备并不不差,一色的AKM突击步枪,防弹背心、通讯器材等等配备完善,还有扫雷车等重型装备。而游击队的武器可就差太远了,除了“李•恩菲尔德”步枪外,还有前膛装药的火药枪,这可比AKM差了不止一点两点。“李”步枪也算是一代名枪,射击精度高,操作轻捷,射速比同代的毛瑟步枪、莫辛纳干步枪都要高些,但毕竟到现在已经几十岁高龄,实际上就是一枪形的“烧火棍”。游击队的“李”步枪自己不能制造,主要是从自己的作战对手印度军队和警察手里缴获,拿到就是旧枪。经过长期使用,子弹将原来的7.7mm口径的枪管早已磨成了8mm、9mm,来福线也磨没了,打出去的子弹头不能旋转,在空中跟斗骨碌的都不走直线,也就一滑膛枪,有效射程和杀伤力都很低。在抗日战中,我八路军也遇到过这样的情况,部队使用的都是从敌人的手里缴获的老旧枪支,精度和杀伤力很低,常常出现一个连的火力压制不住10来个日军冲锋的战斗局面。为了确保杀伤敌人,同时也为了节约子弹,就只有把敌人放到跟前才打,我军善于“近战”的优良传统其实是被逼出来的。

游击队也有自动武器,但是不多,很杂乱。从照片上看有AK系列、印军使用的“伊莎波尔”(FN FAL的印度版)突击步枪。根据照片观察,这些自动武器主要配给班、排长或是有经验的战斗骨干。至于通讯器材、车辆之类就更是别想,那是“交通基本靠走,通讯基本靠吼”的。

对其他几次战斗,印度各媒体的报道比较少,4月6日的战斗稍微详细一点。综合目前看到的报道和媒体刊登两个幸存者的说法,战斗过程大体如下:

由80名安全部队外加当地警察组成120多人的巡逻队,3月下旬开始执行为期数日的巡山任务。6日清晨,游击队先袭击一个哨所,打死3名警员。接报后,原本总数为120人的巡逻队分成82人和38人的两个分队。82人的大部队由防雷车开道,车内搭乘15人,其余成员随车步行,前往增援。在离开基地还有4公里的一处多林山地遭到伏击。1000多(也有报道说几百人)的游击队在此设伏,精心布设了大量地雷。防雷车首先被埋在路中间的地雷直接摧毁,车内15名乘员全部阵亡。当步行的安全部队在路边寻找掩体时,游击队预置的大量反步兵地雷又给予重大杀伤。在火力打击之后,游击队发起冲锋,仅付出一死一伤的代价将敌人消灭,带着缴获的武器装备,怀着“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的豪迈心情消失在山林。

后来印军的架势比较大,出动了空中和地面部队增援。直升机先赶到实施机降,进入战场救出8名伤员,清点阵亡人员时发现CRPF的副司令官也在其中。这位副司令长官是相当的倒霉,本来以为选了个安全的地方下基层,作作秀而已,谁知偏偏遇上了致命“绝杀”。各媒体都没说他怎么阵亡的,估计是印军士兵们“关怀领导”,自己吃苦走路,让“领导优先” 坐车,结果给一锅烩了。这样的结局实在不好说出口,大家就都不说,面子上好过些。

从4月6日和前后一系列的战斗看,“毛派”游击队战术灵活,采取“围点打援”等多种战术,出敌不意攻敌不备,其“稳、准、狠”和绝不拖泥带水的战斗作风,表明他们学习中国“毛”式的游击战术是相当到位的。

从这些战斗也中可以看出一个共同的特点,战斗意志不强始终是印军战斗力的短板。两军对垒,除了装备水平外,部队的战斗意志和战斗作风起着关键的作用。中国人爱说的“狭路相逢勇者胜”的“勇”就是指的一支军队的战斗意志。就是这种差异,就使世界上出现了看起来强的部队不一定强的怪事。

游击队的政治主张从有限的报道中可以看出,他们要替“穷苦的农民争利益”,还要解放妇女等。成员主要由“城乡贫困激进青年为主”构成,他们为了自己的理想拿起武器与强大很多的敌人作生死的搏斗,这样的的部队,战斗意志之坚定是可以想象的。在这次战斗的报道中,没有看到有游击队杀害伤员的报道,这反映出游击队纪律严明,志存高远。

反观印度军队,从英联邦时期开始,就是一支有浓重殖民地雇佣传统的军队,官兵多系被雇佣的职业兵,参军只是养家糊口而已。每遇到战斗,官兵普遍以应付差事的态度对待。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时,我解放军就对此有深刻的体会。如11月20日凌晨,我边防部队某部2营的穿插先头部队在与印军第48旅廓尔喀联队第6营在查库镇遭遇时,指挥员判明印军虽数倍于我,但并未察觉我军已经穿插到跟前,毫无战斗准备,于是下令发动攻击。我军战士分数路在夜暗中向印军猛冲,先用“40火箭筒”将7辆满载弹药的军车打燃引爆。混乱中,印军2辆美制M3A3“斯图亚特“轻型坦克向我军冲过来,企图夺路逃跑。我战士即用“40火”迎击扑过来的坦克。第一辆坦克被两发火箭弹击中起火,另一辆坦克的乘员吓得屁滚尿流,弃车逃命。在爆炸声惊天动地,火光冲天的查库镇上,印军未组织任何抵抗即四散窜入密林,我军顺利占领了查库镇,关上了穿插包围的大门。这里的廓尔喀联队并非鱼腩之旅,而是印度陆军的精锐。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挥着极有特色的弯刀,作为英联邦国家军队参战的廓尔喀兵曾令“沙漠之狐”隆美尔手下的北非德军闻声色变。

在遇到“毛派”游击队的突然袭击时,如果CRPF们遇袭能够就地组织抵抗,迅速判明情况,发扬手中60多支“AKM”的优势火力,压制敌军,同时强占制高点,不但可以免于被全歼,游击队能不能全身而退还是个问题。但这帮CRPF想到的首先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保住小命。这也难怪,当兵本是为了吃饭,命都丢了还吃什么饭呢?结果正好中招。

印度近些年来经济发展不慢,已经和中国一起跻身世界“金砖四国”的行列。口袋里有了钱钱,就大手大脚起来,从飞机到坦克大把大把地向外国买,几乎从头发武装到了脚趾头。但是现代化的外壳里面包裹的还是雇佣观念变化并不大的印度兵。印度在现代化发展的过程中,经济有了发展,但是社会发展很不平衡,贫富悬殊差距极大,各种社会利益群体矛盾尖锐。“毛派”游击队以“替多年来被政府忽视的农民争取权益”的口号就能够在有2亿人口的地区生存几十年,这与印度底层社会的利益诉求不被主流社会认同,底层民众只有自寻解决问题的渠道有极大关系。在这样的情况下,印度军队也成为各种利益、矛盾交织的地方,军队内部被复杂的社会利益、种姓制和民族矛盾切割成不同的利益族群,致使部队的向心力不强,士兵战斗意志极差。CRPF比起印度陆军算是三流以外的部队,由于士兵素质、训练程度和管理水平都比较差,更加放大了这些矛盾冲突,战斗意志更差,所以才会反复被游击队“算计”。

在我军战史上也有过一个战例,可以看出战斗意志坚决与否对战斗结果起着决定性的影响。 1959年,在平息旧西藏反动上层策动的叛乱斗争中,四川甘孜州道孚县我军一支排级规模的分队奉命护送20多名政府工作队和当地藏族地方干部下乡。当这支50多人的队伍行进到玉柯区一处河滩上时,突然遭遇埋伏的大批叛军袭击(事后查明有1000多叛匪参加了埋击)。我军不但人数比敌人少很多,武器也不足,工作队和当地干部虽然有枪,但都是自卫用的短枪,能够与敌人交火的只有护送分队的3挺机枪和10多支步枪、几支冲锋枪,随身携带的弹药量也有限。战斗一打响,我军被敌人火力压制在路面上,敌人仗着人数众多,骑马轮番冲击,我人员开始出现伤亡,情况非常不利。这时我分队指挥员沉着冷静,判明在平坦的道路上,徒步分队如果没有阵地依托,必将受到敌骑兵的重大杀伤,只有依托防御工事,固守待援。我军遂利用路边河沟的石块构筑防御工事,组织防御。面对强敌,我军指战员士气高昂,誓与阵地共存亡。而叛军人数虽多,但组织散乱,毫无战斗意志,有利就一拥而上,出现伤亡则一哄而散,四处躲避。针对这种情况,我军灵活调配机枪火力,利用刚换装不久的“53”式轻机枪(苏联德普机枪)点射和“53”式步枪(苏联莫辛纳干卡宾枪)射击精度高的优点,在每次叛军发起冲锋时,首先将冲在前面的几个亡命徒打倒,其余的就都会掉头逃命。有少数叛军逼近我阵地,则集中几支“54”式冲锋枪(苏联波波莎冲锋枪)以密集的火力阻击敌人。就这样,我军在河滩上坚守了2天2夜,直到援军到来将叛军消灭。这场战斗敌我双方的装备差距并不大,我军是“53”式枪族加“54”冲锋枪,叛军则主要是英式的武器:“李•恩菲尔德”步枪、刘易斯轻机枪(藏区称为“壮筒机枪)、“司登”冲锋枪等,与我军武器基本相当。在策动叛乱时,美国中央情报局还给叛军运送了大量的“M1”伽兰德半自动步枪,其性能优于我军的“53”式步枪。参战的叛军也是叛军中战斗力最强悍的康巴叛军,双方的差异就是坚定的战斗意志。

当然,一场战斗的胜利有偶然性,如果游击队不那么“狡猾”,本来是毫无胜算的。但愿游击队继续“狡猾”下去,以己之长击敌之短,不要因为一时胜利而冲昏头脑,犯我们曾经犯过的“左倾盲动”错误,真的脱离自己实际情况去打什么“阵地战”,如果那样做的话,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