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我停下来的,不是我所见-电影《海上钢琴师》

使我停下来的,不是我所见,而是我所未见……

你能体会吗?那些我看不清的东西,在那延绵不断的城市中,我能看到一切,可就是看不到尽头……

什么都有,就是没有尽头……而尽头,正是我所未见。

比如说这个钢琴,琴键有开始,也有终结,傻瓜也知道只有八十八个键,它们是有限的,而你却是无限的。

在这有限的八十八个琴键上,你可以弹奏出无穷无尽的音乐,我就喜欢这样,我也只能这样生存。

但你们把我送上舷梯,把我推向一架有无数个琴键的钢琴,真的,由无数个键组成,可如果琴键是无穷的,我又该怎么演奏呢?

我只能说,我坐错了地方,那是上帝才能弹奏的钢琴……

老天啊,你有没有看到那些街道?那千万条街道,怎样才能从中选一个?选一个女人、一栋房子,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选一片属于自己的风景,选一种自己的活法。沉重的世界压在你的肩头,黑黝黝的却看不到尽头。要是你离开这里,去往那个陌生而无穷的世界,你难道就不感到害怕?

我在船上出生,“世界”在船上来来往往,可每次也就两千多人。船上也可以充满期望,但都限定在船的范围内,从船头到船尾那么大,你可以在有限的琴键上弹奏出无穷的欢乐。我从小就学会了这种生活,陆地,对我来说,是一艘过大的船,是一个过于漂亮的女人,是一次太长的旅行,是一种太浓郁的香水,是一曲我弹奏不出的音乐……

我不能下船,我不愿放弃我的生活,毕竟,我就像一个从未存在过的人,你是个例外, 你是唯一一个知道我还在这里的人,你最好习惯这样,原谅我,我的朋友,我不会下船的。

我能想象到天国的情景,一个可怜的家伙在名单上找我的名字:“你刚才说你叫什么名字?”

——Nineteen Hundred(1900)

——Niemann, Nightingale?

——是这样的,先生,我在船上出生……

——你说什么?

——我生在船上,长在船上,死在船上,所以没有在你这里注册。

——死于沉船?

——不,死于六吨半的炸药。

——现在觉得好点了吗?

——还好吧,就是少了条手臂。

——一条手臂?

——是的,被炸掉了。

——在那边找找看有没有。

——掉的那一只是左手臂,先生。

——那太遗憾了,我们只有两条右手臂。

——两条右边的?

——是的。

——恐怕只有这样了。

——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愿意什么?

——安一只右边的代替。

——那好吧,相比之下,有一个总比没有好……

——那就好。

——对了,一个是黑人的,一个是白人的。

——哦,我要相符的那个,当然,这可不是种族歧视,只是因为美观上的考虑……

这很好笑吗?真是糟糕啊,两条右臂在天国中生活,那又该如何划十字呢?

我现在开始想象我用两只右手弹出来的音乐会是怎样的,我只希望天堂里,也有钢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