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陈道明王志文联袂的电视剧版《手机》将于5月10日登陆四大卫视。27日,网易娱乐独家专访了该剧的原著作者刘震云。作为该剧的艺术指导,刘震云表示,冯小刚拍的电影虽然好,但人物关系因时间短而非常集中,而电视剧版的人物线索有二十多条,经典台词比电影还多,特别城市和农村两条线并行,全景式的反映了中国现代生活的这种变迁的电视剧,自己看到改编后的剧本后非常兴奋。>>>>>>电视剧《手机》专题

“本来只是想做一碗‘羊肉烩面’,没想到这个筵席越做越大。”刘震云表示没想到最后有这么多演员加盟,而每一位演员都是能在电视界中挑大梁的人物。尤其是大赞陈道明说,陈道明塑造出来一个过去在银幕上没有的知识分子,甚至评其表演“恐怖和犀利”。被问张国立和陈道明谁更接近自己心目中费墨的样子时,刘震云则保持中立,“他们都是,虽然各有特点,但他们的表演都非常好。”

剧版人物线索多达20条 经典台词比电影多

网易娱乐: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想做电视版的《手机》的?

刘震云:我从来没有说要做电视版的《手机》,而且当初因为有书了,也有电影了,我觉得没必要再做电视剧了,最初的提议是“上品佳作”的总经理王均和王小剑,他们说了之后又找到了宋方金老师,最后出来了一个大纲,然后在北京郊区的一个叫喇叭沟的地方开了一个研讨会,我看了这个大纲之后非常兴奋,兴奋并不是因为这个大纲对小说的这种演绎有多么的充分,而是有许多小说所没有的,或者小说想说没有说出来的弦外之音,言外之意特别多。

我觉得有两点:一点就是它确实把我们这个时代几十年的变化充分的反映出来了,我们怎么由一个严肃的时代向娱乐时代的转变,还有一点我觉得方金做得特别好,就是把城市的生活跟农村生活勾连起来,这种全景式的反映中国进几十年来中国的变化,中国生活的变化,中国人精神的变化,也从来没有这么充分过,而且方金在写《手机》这个电视连续剧剧本的时候,使我最惊喜的是他知道写作最大的功力在什么地方,就是对人物关系的铺排。

网易娱乐:观众都非常关心,电视剧《手机》和电影究竟有何不同?

刘震云:大家知道电影拍得非常好,因为是小刚导演拍的,但是电影这个艺术形式只有一个半小时,对人物的关系要求非常集中,也就是严守一、费墨、于文娟、沈雪和伍月这么几个人物关系,但是方金这次的人物线索可能有二十多条,特别是由城市伸展到乡村,又由乡村反打到城市,不管是“黑砖头”、“黑砖头的老婆”、陆至信、吕桂花、牛彩云、于文海,他们演出这种活色生香的人生话剧,再跟严守一、费墨这样一组人物勾连起来,这种全景式的反映中国现代生活的这种变迁的电视剧,还没有过,我看了觉得非常兴奋。

这个剧还有一个更大的优点,当这个电视剧在播出的时候,这个优点会转化成看点,就是它的幽默感,我觉得方金对幽默感的理解非常深刻和独到,幽默不但是词语的幽默,主要是人物关系的幽默,这种人物关系,比如“黑砖头”跟“白石头”之间的关系,包括牛三斤跟吕桂花之间的关系,包括于文海跟牛彩云之间的关系,还有“黑砖头”跟于文海之间的关系,还有像严守一跟费墨之间的关系,每一个人物关系本身他们在一起就是非常幽默的,这也给演员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幽默感接着会产生出一些副产品,比如一些经典的台词,因为篇幅长嘛,可能会比电影里面的经典台词更多一些,当然,可能流传的台词也会更多一些,范围会更广一些。

网易娱乐:这部剧改编力度很大,剧中是不是不再针对婚姻内的谎言,而是在探讨人类信任问题?

刘震云:可以说两者都有,没有那么严格的区分。

演员被比“精锐部队” 幽默感能让观众笑三回

网易娱乐:这次的主创阵容都非常强大,跟他们合作感受如何?

刘震云:沈严导演是我一直非常尊敬和敬仰的导演,我非常喜欢他原来跟陈道明老师合作的那些作品,我一直想认识他,这次正好通过这个机会认识到他了,通过他又认识到王雷导演,本来只是想做一碗“羊肉烩面”,没想到这个筵席越做越大,由于沈严导演的加入,接着一些演员像陈道明老师,陈道明老师的加入使这个阵容有极大的丰富、豪华,接着像王志文老师、梅婷老师、刘蓓老师、柯蓝老师,范明老师、尚铁龙老师、李建新老师、马兰老师,每一个不管是主角还是配角,都是现在电视界里面能够挑大梁的人物,我刚才还在说,为什么要有这么豪华的阵容?导演曾经跟我说过,正因为它是一个全景式的,反映中国从城市到乡村一个整体生活风貌的电视剧,是“淮海战役”而不是一个小的“遭遇战”,所以需要这么多“精锐部队”发起这么全面的进攻,一个正面的主攻。

本来不管是刘蓓老师、梅婷老师、范明老师他们自己挑一个电视剧都没有问题,更不用说像道明老师和志文老师了,这样的组合是为了保证它的内容、风格,而所有这些演员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个特点就是他们能够很快的领会到我们编剧、导演的意图,这个意图从内容上来讲就一句话“有一说一为什么这么难”,从风格上来讲特别的幽默,特别的有结构幽默,有人物关系幽默,有黑色幽默,而这种幽默和词语上的幽默最大的不同,它起码能笑三回:我们在看电视剧的时候可能会笑;看完了以后晚上洗洗睡的时候,在洗脚的时候又笑了;第二天早上上班的时候可能还会笑,接着到办公室的时候,它会成为一个话题。但是我说这些所有的意思都跟我没有太大的关系,我在整个的合作过程中跟这些老师学到了很多东西,因为我从看剧本,包括导演拍完,两个导演剪出来的片子,我在看的过程中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

网易娱乐:您对几位“老师”的表演满意吗?

刘震云:我觉得不是满意的问题,我学到很多东西,可能对我以后的创作会有好处,我特别高兴的是能跟这么多好朋友,首先能成为好朋友,接着能做这样一件大家共同觉得是一个有趣味,有意思、有意义的事情,而且能把这个有趣的、有意思、有意义的事情呈现给观众面前,相信大家会喜欢的。

评陈道明“恐怖和犀利” 与张国立不分伯仲

网易娱乐:此前你说过,这次陈道明演的费墨很犀利,他在这个剧里面给人感觉是有点虚伪的知识分子的形象,费墨是您眼中的传统知识分子形象吗?

刘震云:不是,我说的道明老师对费墨的塑造所谓犀利是因为他塑造出来一个过去在银幕上没有的知识分子,这个知识分子就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我们这个时代由严肃转向娱乐的这样一个轨迹,这个轨迹体现在费墨的身上就是他人生的轨迹,而且他的转变是那么的自然,那么的随意,那么的认真,那么的毫无知觉,包括他自己也毫无知觉,这个比他直接的转变还要可怕,他用随意的,其实可怕不产生在可怕的环境中,是产生在随意的环境中,比如要在战争当中打死许多人,这并不恐怖,但是在商场里面出现人体炸弹,那就是恐怖事件,而道明老师就是把日常生活当中不经意的人的这种转变给了表现出来了,这是恐怖和犀利的,而且这个可能折射到每个知识分子的身上,而大家都知道,知识分子从来没有形成一个独立的阶层,他们基本上是一个附庸的阶层,而且他的知识并不能发现,有发现的知识分子非常少,基本上是知道别人发现的东西,然后拿过来帮忙或者帮闲,而这个帮忙或者帮闲,就集中体现在了费墨身上,而且费墨表面看很虚荣,其实内心有时候也非常有决绝的地方,因为他能够抄严守一的后路,这是严守一没有想到的,严守一最后就问他“我们还是朋友吗?”犀利主要就是在这个地方。而且道明老师演绎的非常好。

网易娱乐:电影中的张国立,和电视剧中的陈道明,哪个是您心目中费墨的样子?

刘震云:他们都是,虽然是不同的人来演,演出来也各有特点,但他们的表演都非常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