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三国》,怎一个雷字了得

新版《三国》已然播出了八集。就个人感觉而言,我觉得它在剧情改编和观念重述上都下足了功夫,而在台词和细节的设定上则不无“雷”人之处,媒体和网友的争议也正在于此。

在老版电视剧中,貂蝉要到第六集《连环计》才肯露面,明显借用了“貂蝉拜月”的民间故事。貂蝉本是王允的家奴,甚至也可以说是王允的女人,所以王允一见貂蝉在月下长吁短叹,就一声断喝:贱人,莫非你有了私情?貂蝉则深明大义地表示要为司徒大人分忧,万死不辞。王允心生一计,为了离间董卓和吕布父子临时认她为义女,使出连环计。

新版里的貂蝉第二集就露面了,而且原本就是忠良之后,王允的义女。王允被董卓责问,回家以后忧惧万分,准备拔刀自尽,貂蝉没有任何征兆地出现了,一番话打消了王允的疑虑。第三集,吕布进司徒府搜捕曹操。吕布和貂蝉不期然相遇,这次用音乐和镜头铺垫了一下,两个人同时如遇电击,埋下伏笔。第六集,吕布在乱军中救下貂蝉,两个人彻底对上眼。第七集的时候,他们双双进入琼瑶剧的节奏,好一番朗情妾意,如胶似漆。

老版中,吕布和貂蝉之间只有阴谋,没有爱情。吕布和董卓对貂蝉都是色欲,貂蝉对二人都是虚与周旋。新版中吕布和貂蝉是纯真的爱情,有吕布的台词为证:我愿意永远沉浸在小姐的芬芳中。就在这时候,可恶的王允脑袋被驴踢了,突然想出了连环计,一定要拆散这对鸳鸯。老版中,王允先后请吕布和董卓来家吃酒,一女二许,再经过貂蝉在凤仪亭的惺惺作态,董卓和吕布很快反目成仇。新版三翻四抖,董卓和吕布就貂蝉问题进行了几个回合的缠斗,董卓在吕布心目中的形象一步步坍塌,下了杀人的决心。编剧朱苏进曾经说过,他要让《三国演义》枝繁叶茂。这一段体现了这个意图,董卓在貂蝉和吕布之间那个纠结,貂蝉在爱情和大义之间那个挣扎,都是有说服力和感染力的。

老版中,貂蝉完成使命后,众人把酒欢庆,她却打起行囊远走世外了。与此相伴的是一首婉转的离歌:“告别了龙争虎斗门,辜负了锦绣年华,错过了豆蔻青春,为报答司徒大义深恩,拼舍这如花似玉身,从此后不见儿的身影,也再不闻儿的声音,貂蝉已随清风去,化作了一片白云。”从中可见,编导虽然无意改变吕布和貂蝉的关系,但却对貂蝉的明理和牺牲进行了毫无保留的赞美。

新版中,吕布刺董后,貂蝉说:“我已被老贼玷污过,将军不会嫌弃我吧。”吕布痴情依旧,两人终结连理。估计在后头吕布兵败徐州后,两人还会有一段生离死别,让这段言情戏有个悲剧的收梢。在这里,貂蝉哪里是被玷污的美玉,她既没有真正失去爱情,又诛杀了国贼,基本上是道义和情感的完人。老版中的吕布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新版中的吕布是个痴情而单纯的勇夫,懵然无知掉进局中,到死也不明白貂蝉的深邃心思。

老版貂蝉的演员是陈红,新版是陈好,两人环肥燕瘦,先天条件不相上下。我以为,陈红没有貂蝉的风情,而陈好刚出场时显得憔悴,进了董卓的嵋坞后换上苹果绿的服装,跳起了有板有眼的汉舞,才有了倾国倾城的感觉。

老版里的吕布是张光北,他的身形和气质都堪胜任,只是缺少些无敌天下的豪气。后头演到吕布狼狈不堪时,呲牙咧嘴,灰头土脸,加上那身铠甲,像极了美猴王。新版里的何润东倒是符合新吕布“纯情男孩”的定位,他让《三国》头回有了偶像剧的味道。

老版中的董卓是残暴、专横和淫乱的简单符号,他的上位纯粹是汉室引狼入室的结果,老演员里坡的身量和霸气那是相当到位。新版里的董卓头脑复杂了不少,既会恐吓群臣,也会笼络人心,还知道拉大旗作虎皮,霸占貂蝉还打着献给天子的旗号,演员吕晓禾年轻时是战斗英雄“梁三喜”,岁数大了就成了“任我行”和“董卓”,坏得老到。


原著《三国演义》的基本倾向是“尊刘贬曹”,老版电视剧对此倾向进行了修正。对曹操的主观贬抑少了,但他毕竟干了太多的“坏事”,终究是天使和魔鬼的混合体。刘备阵营则始终是正义的栖息地,刘备实施仁政,关羽是忠义化身,张飞固然残暴,却最重手足之情。新版电视剧大大增加了曹操的分量,让他坏也坏得很有型,刘备一方代表忠义的定位虽然没变,戏码却少了很多,至少前十集中是这样。

桃园结义”只有一个镜头,朱苏进的剧本里甚至都没写,估计是高希希在现场临时加拍的,在第一集里照了一面,然后就像“快闪族”一样不见了。张飞“怒鞭督邮”的故事也没了,刘关张参加平定黄巾起义的事迹也没了,虎牢关成了他们第一次登上历史舞台的地方。老版里,三兄弟是公孙瓒的手下,跟着主公参加讨董。新版里,三兄弟不带一兵一将来投军,上来就被袁术轻慢。袁家兄弟四世三公,原本不把任何平民百姓放在眼里,刘关张出现没几分钟,就几次断喝“叉出去!”只有曹操识英雄,重英雄,对三兄弟和颜悦色。

“三英战吕布”老版里拍得简单,走马灯般转了几圈,吕布就败北了。新版里这一段最少有十分钟,打出了电视剧马战的最高水平。马战是世界级的难题,别说电视剧,就是电影也必须借助电脑特效才能达到效果。老版《三国》的最大问题是“武戏文唱”,动作场面草率,新版在这方面改进颇力。

老版里的刘备(孙彦军)老是一副似笑非笑的面孔,可以说是慈祥,也可以说是虚伪,新版里的刘备(于和伟)一上来相当木讷,任周围洪水滔天,他只是不抬眼皮。只有在跟曹操坐而论道时,才精光四射,语调铿锵。想必,新刘备要的是“沉默寡言,言则必中”的酷劲儿?新老两版的关羽在外形上都能服众,当年的陆树铭是个新演员,表演技巧稚嫩些,只是一味在睁眼和闭眼之间找感觉,现在的于荣光是武生出身的动作演员,早就练成了收放自如的演技。老版的张飞李靖飞)豹头环眼,符合原著的描写,声若洪钟,不用演已经是“猛张飞”。新版里的张飞(康凯)看上去毛发浓密,其实细皮嫩肉,打扮也更像钟馗,而不是张三爷。更好玩的是,他是剧中的“金句王”,开口必有笑声。他一口咬定吕布是“三姓家奴”,并且在两军阵前亲自解释,反复言说,让这个名词深入人心。他在各家诸侯面前大发天真烂漫之言,让人不笑也难。

总的来说,新《三国》是一部有想法的电视剧,所有的人物都不再端着,而是成了七情六欲的活生生的人;所有的事情都不再突兀,而是由了实打实的心理依据;所有的历史观都不再停留明朝,而是采行了更为人性化的视角。这些出自朱苏进和高希希脑子里的新点子,肯定会遇到熟悉和喜爱原著和老版的看客的争议,这就如同旧器官被新器官换掉后,通常会产生“排异反应”。但如果你不是一个一叶障目的琐碎主义者,或者抱残守缺的本本主义者,你就可以透过滚滚的雷声发现新版《三国》之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