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这次中国联合舰队穿过冲绳与宫古岛之间的海域,确实让日本神经非常紧张。中国海军战略思维与行动的第一阶段主要集中在近海防御,控制从日本本州岛岛、冲绳到台湾及菲律宾的第一岛链,涵盖了中国的黄海、东海和南海海域。第二阶段就是进军从日本小笠原群岛经马里亚纳群岛直至关岛的第二岛链,建立远洋控制权,削弱美军在远东地区的战斗力。这就是中国海军此次突破第一岛链的关键意义所在。

无论承认与否,因为甲午海战,一百多年来,中日海军之间有形与无形的竞争始终存在,毫无疑问.中国处于一个半封闭的海洋地理环境之中,发展远洋型海军相当不利。中国海军九大出海口几乎全部受制于人,平时受人监控、战时易被封堵。而日本作为一个海洋岛屿型国家,其舰艇可以随意进入大洋。可以说,在战略态势上,中国处于内线,日本处于外线,日本拥有先天的海洋地理优势。中国海军远洋能力的提升势必会影响到日本自身的安全。而日本海上自卫队长期暗藏在内心深处的优越感似乎也受到了冲击,声称要调查中国军舰在公海的活动。

海军远洋作战能力的构成要素非常复杂,媒体普遍关注的舰艇数量、武器装备仅仅是其中的一个部分。从某种意义上讲,一国所处的海洋地理环境、海军运用传统、海军战略指导思想等,对于海军远洋作战能力的影响更为深远。海军运用传统及海军战略指导思想方面看,日本从近代以来始终强调建立远洋型海军,无论是一战、二战,日本海军均以“大洋决战”作为其建设和运用目标,并在战争中积累了丰富的航母运用、岛礁攻防等远洋作战经验。中国海军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奉行“近岸防御”、“近海防御”战略,海军兵力结构、训练模式在很大程度上以配合陆军作战、濒海抗登陆、海上游击战为主。虽然近十年来,中国海军的装备水平、人员素质实现跨越式发展,综合作战能力取得显著提升,但要实现从近海向远洋的转变,中国海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在海军舰艇的远洋运用方面,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是中国海军首次大规模实施远洋部署。此前,中国海军的远洋行动仅以礼节性的军舰访问、断续性的小编队远航训练为主。相比较而言,日本的远洋活动则要丰富和广泛得多。从1991年海湾战争开始,日本海上自卫队即派遣舰艇参与海外军事行动。2001年11月至2010年1月,日本军舰根据《反恐特别措施法》开始在印度洋长期游弋,累计已向印度洋派出80余艘舰艇、1多万名自卫队员。长达九年的时间里,日本海上自卫队从“白根”级、“村雨”级到“金刚”级,从老式导弹驱逐舰到最先进的“宙斯盾”级驱逐舰,几乎所有的日本主力舰艇都不失时机地参与到印度洋海上轮换机制中,充分锻炼了日本舰队的远洋作战能力。在美日军事同盟框架下,日本海军舰艇每年都会在太平洋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海军开展军事演习、武器试验等联合行动。近年来,日本舰艇还在寻求与印度以及东南亚国家开展定期远洋训练。相对来讲,中国海军与外军联合演练尚处初级阶段,活动范围也基本局限于近海,远洋部署的经验与能力均有待提高。从近岸、近海到远洋,构建与中国大国地位相称的远洋海军,不可能一蹴而就。“军队跟着商队走,军舰跟着商船走”,随着中国海外利益的不断拓展,对中国海军远洋能力的要求也必然会持续提升.构建可靠的海外常驻补给点和舰艇驻泊基地,依然是中国海军实现常态化远洋存在的必要条件之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