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实力超日本 美日应承认中国海军成就

美国最新一期《华盛顿观察》周刊撰文称中国的军事现代化和军事行动,已经让“东京甚为焦虑”。该文称近日,中国与日本围绕东海问题不断发生摩擦,搅皱了平静融洽的双边关系。4月21日,日本政府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政府抗议,在东海活动的中国军舰上搭载的直升机4月份两次异常接近日本军舰,这是“对日本护卫舰实施危险的举措”。更让日本人担忧的是,中国军舰在4月10日首次穿越了“第一岛链”,向海军的“蓝水之梦”迈进。5天后,日本政府决定开发东海海底热矿藏的稀有金属。由于中日在东海的经济海域存在重叠部分,这一举动定会让中国不高兴。

“中日关系的发展中有一些天然的局限性。”美国外交政策分析协会(Institute for Foreign Policy Analysis)亚太研究主任詹姆斯·斯考夫(James L Schoff)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解释说,“鸠山内阁上台后,采取对华友好的态度,中国也试图改善对日关系。到目前为止,双方的政策基调尚未改变,不过中日关系的发展无法避免一些磕磕碰碰的地方。”

这些“磕磕碰碰的地方”随着中国军事现代化的步伐似乎从小变大,让东京甚为焦虑。只是,鸠山内阁还没有找到明确的应对战略。按美国丹佛大学(University of Denver)政治学助理教授、中日问题专家孙晶的话说:“日本的外交政策迷失了方向”。

“事实上,日本对于中国军力发展也做不了什么。”孙晶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日本已经看到,中国的实力超过日本已经毫无疑问,因此正学着一点点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当然,日本不可能一下子对中国说‘是’。中国也应该给予日本更多的时间,使其适应这样的转变。”

该文称所谓的“东海接近”事件发生在中国海军在该地区的军事演习中。日本防卫厅称,4月10日,中国军舰上的直升机以90米的距离接近现场监视的日本护卫舰“凉波号”。之后,防卫厅私下通过外交渠道向中国军方投诉“此举危及航行安全”。没想到4月21日在冲绳本岛以南约500公里海域,中国海军的直升机又一度接近正在执行警戒任务的海上自卫队护卫舰“朝雪”,并在其附近盘旋了两周。于是,日本政府向中国提出了外交抗议。鸠山内阁则在日本国会受到了在野党的攻击,其“友好海洋”政策被指责为“对华软弱”的表现。

把这些迹象放在融洽的中日关系大背景下观察,似乎不太协调。孙晶认为:“中日关系已经形成了一个体系(Institution)。要诊断中日关系中的问题,往往要跳出中日关系具体问题的范畴找端倪。”

孙晶分析说,日本抗议中国直升机在军演时过分接近日本的驱逐舰,但中方认为自己并没有违规。这说明,中国领导层内部对这一声音肯定是有支持者的。另外,中国军队的海外发展最近似乎遭遇到一些挫折。在索马里打击海盗的任务中,无法很漂亮地解救本国商船。因此,军方可能希望能过近海训练平衡一下中国海军的形象。

在孙晶看来,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的创举也是这一思维下的产物。“第一岛链”是1950年代有美国人提出的遏制中国的海上防线。这条岛链包括从日本九州、冲绳、台湾,到婆罗洲岛的海域。直到1980年代,中国提出了“近海防御战略”,才定下了2010年前突破这条岛链,削弱美军在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影响力的目标。于是,2010年4月10日,10艘中国舰艇南下穿越位于冲绳本岛和宫古岛之间的公海海域,在外洋潜行的潜艇极其罕见地浮出了水面。日本防卫厅首次证实了这一情况的发生。

“其实,几十年来‘第一岛链’的概念在中国人中更有认同感。”孙晶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中国海军早已拥有突破‘第一岛链’的实力,只是不轻易这样做。这次穿越,中国舰艇始终在公海航行,并没有进入日本的领海。因此,这些举动并不是为了刺激日本,或许更应解释为一种‘扬我军威’的姿态。”

斯考夫呼应说,无论是直升机接近军舰之争,还是日本开采东海资源,都不会根本性触动宏观上的中日关系。

“中方直升机接近日本的驱逐舰,并不是有意要挑衅日本;日本开采稀有金属也不是特意针对中国。这些事件虽然会对中日关系造成一定挑战,但也恰恰说明,鸠山内阁改善中日关系,并不是要努力取悦中国,中方亦然,”斯考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文章进一步认为无论中国海军突破“第一岛链”的举动的目的如何,处于这条岛链上的日本多少都会有些焦虑。更重要的是,“东海接近”与“穿越岛链”事件再次显示了中国军事发展的速度,这早已引起了华盛顿的关注。比邻中国的日本又作何反应呢?

“日本对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反应基本与美国相同。”斯考夫分析说,“在美国,不同的人对中国的军事发展有不同的理解。有些人比较担忧中国军事发展;另一些人并不认为这会给美国带来威胁,而将之视为很自然的事。日本社会对此也存在很多争议和分歧。但总体上,日本要比美国站在更加防御性的角度应对中国。”

在斯考夫看来,日本人对华的态度就会受到这些突发事件的影响。比如,之前发生的中国出口日本的有毒水饺事件,曾让日本人十分关注中国的食品安全和产品质量问题。一旦出现对华摩擦,他们的态度会更加脆弱,更加敏感。

孙晶注意到,鸠山内阁每年都会抗议中国国防预算不透明。这说明,中国的军力发展的确引起了日本政府的关注。然而,日本对此却显得无可奈何。

亚洲的军事格局正在悄然改变。过去,美国主导,日本第一的局面正在因为中国的崛起而发生变化。“但是,日本对于自己在亚洲的新定位并没有明确的认识,”孙晶说,鸠山内阁上台后,改善了对华关系,与美国关系也闹得有点僵。他提出的“东亚共同体”的概念由于一些政治敏感性,也没有实质性地被落实。

从回应中国崛起的角度,斯考夫认为,一国海洋军事能力的发展不一定就要对其它国家造成威胁。实现海外利益也不一定就是零和游戏。历史上,美欧的军事竞争就可以以和平、合作的方式进行。中国海军走向世界,也可以是与其它国家合作维护世界海洋的安全。

“美日应该承认中国海军的成就,给予其合作执勤时的一些决定权和资源,将其包容于国际军事合作中。”斯考夫建议说,比如,在索马里打击海盗的行动中,中国目前仍是单边作业,并没有正式与其它国家合作维和。美日应该考虑,如何从系统、情报分享等方面给予中国海军以帮助,让中国加入多边联合行动的阵营中。

这些“双赢”战略听起来的确振奋人心,但落到实处又不太容易。 斯考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坦承说,“中日的东海之争是历史性的,双方的争执具体而细微。争执一起,一方说是争执,另一方则说是在本国领土之内的合理操作,这就很难找到解决方案。”

“随着中日双方军力的发展、对东海资源的开发,摩擦是不可避免的,唯一的方法是双方不要把注意力放在这些争执上,而是更广泛的合作领域,积极地看待双方都能受益的地方。这或许才是解决之道,”斯考夫对《华盛顿观察》周刊说。

孙晶也看到了中日外交中独特优势:中日在东海问题上的小摩擦会继续,但是不会影响大局。中日外交关系的特点是“人性化”。一旦有什么突发事件,两国政府的沟通还在其次,两国政府内部的人员却能达到有效沟通,双方是靠建立人脉来解决问题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